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人在火影,我是蓝染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庸才与天才

第一百五十四章 庸才与天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奈良鹿丸正在睡觉。

    因为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正常人,一般来说都是需要睡眠的。他也一样。

    自诩天才的他需要睡眠,而睡眠正是沉静的时候。而只有沉静的时候,才能够把思维从无限狂飙的世界之中拉扯回来,让自己不去面对自己的伙伴已经异化了的现实。

    加入到蓝染惣右介的队伍之中已经过去了三周二十一天的时间。相比较约定好的四周只差了一个月。他抽出了时间基本上已经将那些书籍和论文全部阅读完毕了,虽然说很是震撼,但是在他的眼中说实话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他想要当的是普通的忍者,而不是那种超越想象的狂人。

    但是很明显的,他的伙伴们已经入了魔了。哪怕是现在,他已经躲在房间里,闭上了眼睛,似乎都能够听到外界三个开始用影分身之术进行钻研与磨合的三个曾经是伙伴与忍者的个体双眼通红的呢喃声。就仿佛是地狱的魔君重新出现了一样,奈良鹿丸不论如何都不想承认那三个人曾经是自己认识的伙伴和青梅竹马。

    因为换洗衣服很麻烦,所以干脆就穿了蓝染提供的只要一套就够用的白色长褂,男女羞耻感似乎已经放在了一边。超过五百小时的接连不断的学习与研究,还有无限的影分身之术同样进行的研究让她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不算是人类的范围了。

    至少奈良鹿丸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类能够在短时间内扭曲疯狂到这种程度的。

    两个花季少女甚至不顾自身形象和可能的走光问题,疯狂的使用体力丹和醒神符,只穿着白大褂红着眼睛钻研着有关于查克拉方面的各种问题。

    而油女志乃则是更加离奇,他眼中已经完全不存在女性这种东西了。曾经只是看到女孩子就有点害羞的少年,现在明明身边就是两个到处都是春光乍泄的美少女,他连关注的想法都没有。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分出来了十几个影分身,几乎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就是在实验室中不同的培养皿内,通过不同的查克拉来测试昆虫的环境反应。虽然早就知道油女家是玩弄虫子的家族,但是他也第一次意识到这种东西的恐怖。

    油女志乃研究虫子,其他的两个女孩子分别研究查克拉操纵术和花朵的变形。在蓝染惣右介不限量的查克拉和符篆的帮助下,三个人几乎是每个小时都会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正在向前攀升。每隔二十个小时,他们都会专门停下来,开始分享各自的研究笔记和猜想,彼此之间互相印证。

    奈良鹿丸曾经偷听过他们的会议,虽然他们背的依旧不如自己熟练,但是她们从种种应用方面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甚至油女志乃在花与虫的基础上提出了查克拉信息素的理论。

    从理论上来说,人也会被信息素干扰和变化,这份论文如果深入挖掘的话,很可能会诞生出来一系列不得了的秘术。

    但是对于油女志乃来说,他只想要探索到更好的虫子而已。

    二十一天,他学习的时候那些人在学习,他睡觉的时候那些人在学习。头疼就去吃蓝染给的药剂,研究出现瓶颈就开始询问蓝染,然后自行寻找相关论文进行理论上的研究。

    说实话,奈良鹿丸真的害怕了。他感觉这好像并不是他认识之中的学习和进步。毕竟学习不就是忍者学校中的那样吗?大家开开心心的学点忍术,然后不断的去研究,然后快快乐乐的成长,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啊?为什么忽然变成这么可怕的样子?

    感觉上,就好像随着时间的推进,他们逐渐的从忍者,变化成了某种另外的,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似的。当一个个体的生活习惯,行为方式,思考逻辑,乃至最后的生长条件都与他人完全不一样的话,那么这种存在还能称得上是人么?他们三个可是已经有足足二十一天的时间没有上厕所和生理活动了,但是好像还是很健康的样子。

    如果说这就是某种科技的话,那奈良鹿丸确实是恐惧的。

    他不想要,也绝对不肯变成那种鬼样子。

    在只有一个人的休息室中,奈良鹿丸闭上了眼睛,逐渐放空自己的精神,希望能够得到安稳的睡眠。

    这个房间确实是极其安静的,隔音效果非常棒,甚至外面经常出现了一些实验的爆炸和查克拉动荡,里面都没有什么感觉。

    可奈良鹿丸总感觉到脑海之中似乎有着什么隐约的声音正在催促着他,正在驱赶着他。让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继续沉睡下去,反而是想要去做一些事情,想要去干一些大事。这种思考总是如同梦魇一样蚕食着他的精神。

    聪明的他甚至知道那些声音的来源究竟是什么。劣等感,被比下去的失落感,还有自己身为天才的无聊的自尊混合成的动力源泉,种种复杂的情绪驱使着他想要继续向着那看不见未来,但是却莫名的有着吸引力的道路走下去。但是,看到那些人疯狂的表现,鹿丸要承认自己害怕了。

    他在恐惧,在抗拒着变成那种极端的模样。

    尽管他很清楚,这实际上只是因为一个月的时间限制的原因导致的,他也很明白,能够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蓝染惣右介无上限的支持。

    甚至光是从那查克拉的味道和存在的磅礴波动他都知道,光是这些天喂下去的各种丹药里面蕴含着的查克拉的力量恐怕甚至不下于一尾守鹤的能量。维持几个小孩子几十天的生活简直是不在话下。

    但是不论有着多少能够说服自己的理论,如今的奈良鹿丸也是裹着被子蜷缩在角落里面,感受着来自同伴散发的那种不似人类的阴冷的氛围,在有些恐惧的世界之下闭着眼睛,祈祷自己能够尽快的进入到睡眠的状态。

    可,也不知道究竟是逆反的心理还是如何,鹿丸只感觉到自己的五感越发的清晰灵敏起来,甚至就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都是那么的震耳欲聋。

    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个听起来脚步略微沉重,似乎并不像是小孩子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啊,鹿丸君。你已经睡了么?”

    “……还没有,蓝染老师您应该能分辨出来的。”

    “确实如此,但是小孩子总有一些想要不让大人看到的地方,我总得保持一份礼貌才是。”

    声音听起来柔和而又充满着让人信赖的磁性。

    奈良鹿丸当然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也知道他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能力,还有怎样强大的手段。

    蓝染惣右介,这个二十多天来表现的如同蹁跹君子,甚至可以说是完美的导师一样的男人正走到了休息室中,拉出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奈良鹿丸的床边。

    “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聊聊么?已经三周过去了,鹿丸君还是不肯学习,这让我很苦恼啊。”

    “如果是普通的那些理论,我已经背下来了。也没有说让我必须要什么都明白吧?你不是说了只要什么都背下来就可以了么?”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我还是不太想要放弃你。”

    “是想要让我加入到那种环境中吗?算了吧,我实际上甚至不太想当忍者来着。”

    既然是聊一聊,那么就没有什么既定的立场和想法。奈良鹿丸心中积压着的某些恐怖的情绪似乎因为被褥和黑暗的原因,也得到了释放。

    “我什么都比别人学的快,而且我也比其他人要聪明,我只是不想变成那个样子而已。如果蓝染老师伱想要让我变成那个样子的话,那就大可不必了,我觉得那样子不太像是一个人类应该有的样子。”

    “……我想你搞错了一个前提,鹿丸君。”

    在奈良鹿丸的身后,蓝染惣右介传来了一声有些无奈的叹息。

    “我并不是珍惜你的所谓的才华,鹿丸君。我只是看见庸才也不想放弃而已。毕竟你的成果影响到我的声誉,这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啊。”

    “庸才?我吗?”

    “嗯。相比较其他人,你确实是很平庸的人。”

    在鹿丸有些轻蔑的反问中,蓝染惣右介很平静的说道,就像是阐述着某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真理。

    “战斗有点小聪明,学习上有点小头脑,这可以称之为聪明,但是这并不是才能。真正的才能是要施展出来的,而不是说你耗费的时间比别人少就叫才能。”

    “时间从来都不是什么关键的因素,最重要的是成果。你花费一小时学习了忍者学校的全部课程,并且自己完全习得。然而在三年的学习时间内没有任何长进的话,你的成绩也只是跟三年的普通的忍者没有任何区别。这不叫才能,这叫无能。”

    “才能是要被施展出来才叫才能的。你甚至连到了真正需要拼搏的时候都没有见识过,也不知道忍术的开发和后续所需要的精力与能力,只是沉浸在小聪明之中,觉得耗费的时间比别人少,玩的时间比别人多,就觉得自己是有才能的,这是一种最常见的谬论。因为你满足的只是自己,从客观上来说,你只是一个无能的普通学生而已。”

    蓝染惣右介的声音平稳有力,就像是某种武器,一刀刀的插进了奈良鹿丸的心里,将他那些最敏感的地方剖析出来。

    相比较之前的那些木叶之中有记录的天才,奈良鹿丸的真实成绩并没有多么出色。

    他是中忍没有错,但是却也没有晋升为上忍。成绩也是普普通通,查克拉对战的结果也是一般般。虽然嘴上说有着数百种打倒敌人的办法,但是查克拉不行就做不到。

    可,问题是,如果有查克拉的话,那任谁都能够轻松击败敌人不是么?正因为他很聪明,所以他才很清楚这一点。实际上自己并不是那种想象之中,呈现出人类智力上限的那种天才。实际上他就跟蓝染说的一样。

    只是用这种想法,用自己是天才来逃避内心之中的恐惧罢了。

    而面对被窝里开始有些发抖的鹿丸,蓝染的声音在身后依旧平静的叙述着,将他的一切剖析干净。

    “同样的年纪,同样的成绩,甚至比他人更差劲的开发能力。井野君有着花手里剑的开发记录,而小樱也阐述了有关于樱花冲这种源自于纲手怪力的技术,至于那位油女志乃更不用说,他一直针对昆虫的改良开发是值得赞赏的刻苦钻研的结果。”

    “很多人都会被你这种所谓的天才欺骗,但我需要的并不是这样的人。我需要的是有勇气面对的人。短时间内能够达到标准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却无法进步,那对我来说与废物没有区别。”

    “像你这样的连帷幕都不敢掀开,也不敢走出自己被窝的孩子,说实话,我只是不想让你污染我的名声。”

    “……”

    完全无法反驳。

    倒不如说,他一直以来确实是都在使用家族的秘术,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开发什么东西。

    相比较充满开拓精神的其他三个人,他确实察觉到自己可能并不属于蓝染惣右介的需求范围内的人。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他也可以做到的。他也可以变成那个样子。

    鹿丸现在心中稍微有点点生气了。因为被人小瞧到这个样子,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

    径直从床上爬了起来,鹿丸直接站在了地面上,对着面前的蓝染惣右介深深地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对于师傅的尊重。

    “蓝染老师,请教导我。”

    “我为什么要单独指导你?你也没有想要学习的地方,我也没有必要插手你的爱好和选择吧?”

    “诶?”

    “啊,可能是因为很多文学作品给你造成了错误的印象吧,我并不是因为看好你而特意跟你聊天的。而是因为你相对于其他人落下了太多,会影响到我的声誉我才专门和你聊天的。就如同我一开始说过的那样,我只是不希望你让我的名誉蒙羞。仅此而已。”

    看着面前似乎有些发呆的奈良鹿丸,蓝染惣右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鹿丸隔壁床铺。

    那上面正散乱的放着两个女孩子的贴身衣物,看起来很是杂乱无章的样子。相比较彻底放弃人类生活的油女志乃,另外两个女孩子偶尔还会回来换一换因为实验导致破损的衣物。

    但是现在,那上面被蓝染放着,准备更换的那些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衣物了,只能说是某种燃烧过后的残渣。而蓝染惣右介正有些尴尬的将两个女孩子另外的衣物拿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生活老师一样带着衣物走出门外。

    “而且我来这里跟你交谈,也并不是专门为了你来的,鹿丸君。是因为小樱君和井野君两个女孩子搞了一个联合的查克拉实验,导致衣物全部损坏,我来专门给她们拿换洗的衣物的。虽然说研究是一件好事,而且保持精力充沛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有着正常人的想法和理智。”

    “看着两个岁数不大的小女孩赤身裸体的在查克拉制造的花海与樱花雨之中哈哈大笑的样子,说实话对于我来说也算是难得一见的景观了。她们可真的是属于难得的研究型的人才。不愧是能够开发出属于自己的忍术的中忍。”

    “只是有些时候,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还是人类,真希望她们事后回想起来不会感觉到太害羞。”

    “……”

    这句话是真的。

    尽管谈论的是让年轻的忍者能够面红耳赤的话题,但是鹿丸心中却没有感到半点的旖旎。

    小樱和井野他是知道的,可以说是木叶村里面最在乎脸面的两个女孩。

    而这段时间她们表现出来的魔怔和可怕,也让鹿丸感觉到心有余悸。

    但是,怎么说呢,虽然明知道蓝染惣右介大概率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万一呢?如果他真的这么觉得的呢?

    而且从大人的角度来看,似乎这么想才是正确的?没有被真正施展的能力从来都不叫能力,在使用真本领之前没人知道你的真本领是什么样的。扮猪吃虎时间久了,自己就真的是猪了也说不定?

    对啊,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不是么?她们变得这么魔怔,是因为她们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如今是为了她们的梦想迈进的时候,不魔怔就没有机会了。但是自己可是把所有东西都记下来了,而且自己还是一个天才,到时候仔细研究的话绝对不会比她们差才对。

    她们甚至连这种基本的羞耻心都不要了,那自己不睡觉又能如何?去研究研究这些看起来就很古怪离奇的理论又如何?

    自己可是木叶的天才,这种事情只要随便学学的话就应该能学会的才对。

    “等着吧……”

    小看我的话,可是要吃大亏的。

    到时候就用理论中的某些结论来对你恶作剧证明一下我的实力吧!

    直接穿好外衣,奈良鹿丸咬了咬牙,开始向着灯火通明的实验场所走了过去。

    数秒钟后。

    “鹿丸?!你为什么来了!”

    “佐助……这下我要怎么办……”

    “鹿丸君,我知道这段时间生活对你有点压抑,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做。”

    “我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凭什么骂我啊?!”

    看着两个披着蓝染出品的白大褂似乎开始逐渐找回了正常人性的女孩子,鹿丸涨红了脸怒吼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