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 > (4)狗肚子里藏不住二两香油

(4)狗肚子里藏不住二两香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知青点曾是老地主的四合院,后来临近的几个大队都来抢,干脆就划给知青。

    院子占地不小,但砖瓦年久失修,墙壁斑斓,要是不讲究的话住人没大问题。

    她赶紧准备洗漱用具,又跟着记忆找到自己的破柜子,拿了换洗的干净衣服。

    马上公安就要来了,可不能耽搁了看热闹。

    倒是有人看见她了,但幸好都是素来对于傻妞视而不见的,并非爱欺负人的那几个……

    春寒料峭,灶台上的有两大壶热水,郁葱用了个现成的。

    浴室既小又没有窗,闷闷地不透气,但插上门至少不用担心走光。

    里面有个蓄满井水的大缸。

    掉瓷的红双喜盆只有一个,她直接拎着两大壶热水,用脏一盆就兑一盆新水。

    砸开皂角,扒拉了一下被风吹得凌乱的碎发,干脆直接洗了,发丝里有好几个苍耳,搓的时候都扎手。

    身上也不干净,拿着洗的发硬的旧毛巾,搓了又搓。

    越洗越带劲,倒了好几盆水。

    擦头发的功夫,同时还泡着脚。

    刚换上衣裳,就听外面闹腾起来。

    她赶紧加快速度。

    黑布隆冬的小浴室热乎乎的,出来冷风一打,登时就一个激灵。

    本村的社员也都听到了某些风头,纷纷过来打探。

    公安将舒赤檀单独请入空屋喝茶,看热闹的人从小门外挤到了院外。

    郁葱故意落后众人,恰巧瞧见两个女知青偏离大队伍方向,鬼鬼祟祟往外走,她俩戴着布帽,口中低声讨论着什么。

    这布帽有些眼熟,恰似芦苇荡溜走的那人……

    郁葱这个傻妞习惯性被众人无视,毫无压力的躲在石墩后面,玩土旮沓,同时竖起耳朵。

    “怎么办?我家老熊被抓了!”

    “我家老卫也是,他们会不会供出咱们?”

    “要是只有老熊和老卫还好,可还有那四个呢!”

    “早知道咱们就不该拿朱榆他妈那十块钱的好处费。”

    “现在说那些也没用,记住鸡蛋是舒赤檀贪嘴偷吃的,那开水也是舒赤檀烧的,你和我都看见了。”

    “可是……”

    “别可是了,朱榆他妈都暗示了,晏衔得罪了大领导,哪怕公安查到也都不敢管,说了咱们就真完了!”

    石墩后,郁葱杏眸圆睁。

    这两女知青和她住一屋,都欺负过她。

    李白洁和被逮走的卫粹忠仅仅只是好朋友,连上下工的路上都刻意分开,想不到都处上对象了?

    而许荟据说是在老家有对象。

    这个年头也兴玩儿地下恋情?

    这两人可真有心眼,利用晏衔与继兄舒赤檀的固有矛盾使劲搅和。

    她要赶紧和晏衔说说。

    众人都忙着听屋里公安的询问,没人注意到郁葱。

    但月洞门后的晏衔只一个余光就发现小姑娘,朝她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郁葱洗澡时算是暖和过来了,小脸红透如熟苹果,惹人喜爱。

    她下巴往一侧歇勾,晏衔就不动声色的退出人群,到空着的大厨房等她。

    大厨房的晚饭做了一半,炭火未灭,暖和极了,正好方便她把这湿头发晾干。

    哎呀,小哥哥好细心,好温柔~

    她狗肚子里藏不住二两香油,将偷听来的事原原本本的转告给晏衔。

    最后,她苍蝇搓手的问道“是不是你那亲妈又准备拿你的好处,去讨好继子呢?”

    大家好歹也做过那么多年近邻,谁家那点事儿还不清楚?

    按理说,她与晏衔也算沾点八道弯的亲戚。

    晏妈就是郁家那个改嫁来的三伯母,几家人都住在铁路局的家属楼。

    她父亲姓舒是入赘的,她随母姓郁,父母早年得了机缘都是铁路局高工,在修铁路时塌方,她也意外落水,魂回现代,这个身体成了傻妞。

    她外祖家的舅妈不愿养她这个累赘,三伯家趁机拿过她的抚养权,霸占了她家的家资,却使唤她干脏活累活。

    若不是晏衔照顾一二,她被饿死、累死、冻死,都不好说。

    三伯父家里的原配妻早亡,留下一个三岁的儿子舒赤檀,晏妈为了立足舒家,费心费力的讨好继子。

    晏妈与三伯父也都是哏都铁路局的,家里算上晏衔一共三个孩子,必须有人下乡。

    但晏衔的户口本一直没跟来舒家,姓氏自然未改。且他有工作,是铁路局保卫科的小队长。

    可晏妈为了让他下乡动用了人脉,直接报上晏衔的名字,又安排舒赤檀接替他的工作。

    知青的名字报上去便无法更改,晏衔得知后,二话不说也报了继兄与继妹两人的名字,又将晏爸留下的房子租给老领导,同时私下还高价卖掉工作。

    总之,让晏母的算计竹篮打水一场空。

    原本她作为遗孤根本无需下乡,但在晏母的操作下,愣是顶替了他继妹下乡,算是内斗的牺牲品。

    她与舒赤檀、晏衔同是去年下乡,在家时晏妈从不让舒赤檀沾手家务,到了知青点哪怕是男人十指不沾阳春水,也招人白眼。

    而晏衔既勤劳又能吃苦,日日十工分,偶然救了公社领导的幺儿,今年两个上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其中就有晏衔一个。

    晏妈这种有前科的毒妇,难免会故技重施,用这个名额去讨好继子。

    这会儿想来,确实是晏妈能做出来的事,毕竟那个女人在晏爸失踪就马不停蹄的改嫁舒家,丝毫不念旧情。

    是以,郁葱听那两女知青的谈话,首先想到就是晏妈使的腌臜手段。

    晏衔沉默的看着小姑娘,瞳色漆黑,明明干净澄澈,却像一眼望不见底幽深寒潭。

    郁葱见他沉默,顿了顿,还是念在他帮自己的份上,有些话不吐不快。

    她瞟了他一眼,小表情十分坚定的开口道“按理说我一个晚辈不好议论长辈,但你妈的性子太左,我是不认做长辈的。

    你要是还把你妈当妈的话,你这辈子都只能给你继兄和继妹做踏脚石。”

    晏衔单膝蹲下,用烧火棍将柴火扒拉开,挖出里面的山芋(红薯),放在铝饭盒里,递给她,道“吃吧。”

    炭火里焖烤的山芋火候正好,外面皮没一点黑糊,完整的山芋皮里面已经赤黄软糯了,一捏糖汁都要溢出。

    她腹中空空,馋得直吞口水,小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这个年代的山芋不还未曾改良,咋会出来这么甜糯的??

    郁葱满腔激愤,准备了一肚子唠叨,都被晏衔的烤山芋给压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