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 > (29)连四五十岁的大爷大娘,都要唤她一声“葱姐”

(29)连四五十岁的大爷大娘,都要唤她一声“葱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晏衔用豆根糖将猪圈的活,都换给大队里的小孩们。

    他自己则抱着数学书,看得认真.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

    看了眼左手腕上戴的璀璨金表。

    见时间差不多了,他合上书,把英雄钢笔插在上衣口袋里。

    准备去接小姑娘下工,顺手再捡些柴禾。

    就在晏衔路过外院大厨房的门时,豁然敞开。

    许荟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

    她身穿薄透汗衫,平角裤衩,长发滴着水,半湿的状态令傲人曲线若隐若现。

    “晏衔,你把大学推荐的名额给我,不然我就喊你耍流氓!”

    “滚!”晏衔眼看着许荟要拉扯自己,厌恶的避开,大步迅疾的往前走。

    真脏,要好好洗洗眼睛……

    许荟穷追不舍,还要撕开她那薄透的无袖汗衫。

    “那好啊,我替您老人家喊!”门外一道响亮的女声响起。

    方才,郁葱不知道为什么,右眼皮直跳,就早些放牛回来。

    还没迈进院里,就遥遥瞧见许荟诱人的着装,本以为这是准备献身,没想到却是碰瓷的。

    孤男寡女情况下,男人面对美色总是意志薄弱。

    她存了三分考验晏衔,三分八卦,四分要教训许贱人的心思。

    然而,人家小哥哥洁身自好,反而是这个许荟,再接再厉的给她们女性同胞丢人跌份。

    “来人啊,许荟耍流氓……”是郁葱替对方喊的。

    不待她话音落下,许荟就连滚带爬的跑回大厨房,地上还留下一淌新鲜的热黄汤。

    这就吓尿了?

    真不禁逗……

    “砰!”破旧的木门,死死关住。

    晏衔见小姑娘给他出气,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可又怕她以为他不洁身自好。

    简直,是无妄之灾!

    他不想滋生误会,忙解释道“小葱,我什么都没做,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晏哥哥。”郁葱语气肯定,眼神坚定。

    这几天她收了不少小哥哥送的红蓝宝石。

    拿人手短,不允许她别有心思。

    何况,她来的时候比他想的还早了那么一丢丢?

    晏衔有满肚子要解释的话,几乎都要脱口而出,可当被人无条件信任的这一刻,蓦然敛住。

    他耳根渐渐染红,手脚都不知道哪里放。

    年幼时,他被舒赤檀和舒白藤联手诬赖他偷吃了肉,晏妈连问都不问,直接就给他一顿打,还饿了他好几天。

    他想解释,却又觉得很无力,慢慢地他也不再解释,而是用实力去证明自己。

    然而此刻,小姑娘在极其容易误会的场景下,不需要他任何解释,她也会无条件信任他。

    郁葱看着小哥哥笑的那样干净纯碎,忽然觉得自己方才那试探的心思,是那样卑劣。

    她总是在权衡利弊,可为了他,她也想勇敢一次,什么都不去想,只因为他是他,她甘愿义无反顾。

    不过,即使她是只纸老虎,也知道感情的事儿要男方主动,女孩子要矜持。

    后面,就看小哥哥的表现了……

    要再接再厉,她给他加油哦!

    小姑娘是自己回来的,晏衔不用去接她下工了,但柴火还是要捡。

    他心疼她瘦弱,干脆去芦苇荡打点野味,给她加餐。

    郁葱目送小哥哥离开,刚回院里准备下厨,做点好吃的。

    “嘟!”汽车喇叭声在知青点外响起。

    当即,郁葱想起了邱姐。

    嗷嗷嗷,棉花来了!

    滋溜往外跑。

    果然,她一出来就瞅见邱姐从车门下来。

    郁葱迈着小腿儿快步上前,笑得亲亲热热,道“哎呦,今早我还打喷嚏呢,感情是我邱姐想我了!”

    “天天念叨妹子呢!今早上班前,我让我哥把东西都放车上,正好晚上回来的这会儿功夫来妹子这头溜溜。”

    说着,邱姐招呼邱哥把大公交里棉花,都给搬下来。

    “可真是有劳邱姐惦记了。”郁葱随手扒拉了两下,惊呼道“邱姐多给了吧,我那块的确良哪里换的了这么多新棉花?还都是摘干净棉花籽的好棉花。”

    “咱们大邱庄的棉花都是自己种的,队长上交公家后,大伙儿分的也不少,我把他们手上的都给换了些,多个一星半点的就算是姐姐的心意。”

    “那可谢谢邱姐了,我这还有对小发卡,您闺女见了肯定喜欢。”郁葱从口袋里拿出从百货大楼买的瑕疵品发卡。

    黄心红花瓣发卡跟小太阳似的,看起来喜庆极了。

    邱姐不想占便宜,可想到自家闺女的欢喜模样,就有些移不开眼。

    郁葱直接把东西塞进对方的口袋。

    二人又是一通撕吧!

    最后,邱姐半推半就的从了。

    等天再黑点儿路就不好走了,郁葱一番不舍,终于把邱家姐弟送走。

    看热闹的社员见大公交开走了,又要抓紧回到自家的自留地挥洒汗水。

    他们白天伺候公家的地,晚上才轮上自家的,为了《小葱奖》他们舍不得浪费丝毫的功夫。

    郁葱满意的点点小脑袋,特意赞扬了好一大串的话。

    前面的几个大娘们是热情善良、纯洁憨厚的人。

    中间几大位叔叔、爷爷,是勤奋务实、朴实无华、任劳任怨的人。

    最后轮到护国大公主,她送上了无私奉献一词,给对方生生地臊红了脸。

    等她叭叭了一通,这才抱着那袋棉花往里走。

    棉花都是新的,籽儿脱的干干净净,白花花的十分松软。

    这要是做成被褥,只想一想都知道盖着要有多舒服!

    什么缝纫机这些针线活也难不住她,可难的是整个大队长里,只有杨国祥与杨金叶的两家里才有缝纫机。

    凭她的三寸不烂之舌也是能借到,可她好歹也是记分员了,大小算个领导,若是让那几个刺头儿趁机闹开,多少影响她威信。

    她新官上任,下面这些人多少有些不服的……

    一旁的徐红霞眼底透出讨好的光,跃跃欲试的开口,道“葱姐,我请了病假,这会儿刚好闲着,我帮你做活吧?”

    是了,眼下不说徐红霞只比郁葱年长两岁,就连大队上四五十岁的大爷大娘,都要唤她一声“葱姐”……

    比当初徐红霞当记分员时,那可是威风百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