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予她宠溺 > 第十八章:你是不是瞒着哥哥早恋了?

第十八章:你是不是瞒着哥哥早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行。”顾晏辞轻笑,“那多谢木木不嫌弃。”

    “……”

    李绵绵快步回了教室。

    又过了十分钟,雨势渐渐小下来。

    两人收拾好东西,一前一后地往楼下走。

    学校里很安静,已经没什么人。

    但等到出了校门,周围行人便多了起来。

    虽然知道有外套遮着,也知道别人根本不会看她,但李绵绵还是有些不自在,总是忍不住去扯后面的衣服。

    顾晏辞侧首看见,微微放慢速度,落后她小半步,走在她斜后方的位置。

    “不怕。”他语气又轻又缓,“哥哥在后面给你挡着。”

    李绵绵顿时不再扯了。

    她抬起下巴,看见头顶上那把深蓝色的伞。

    这其实是一把单人伞,很小,完全遮不了两个人。

    看起来顾晏辞也没打算遮两个人,因为这伞完完全全都罩在她的脑袋上。

    李绵绵垂头吸了下鼻子,觉得那里酸涩得厉害。

    这一路上,两个人都十分安静。

    周围只有雨滴打在梧桐叶上的淅沥声,是这个夏天最为平和的背景音。

    李绵绵默默地想,她永远也不要问他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好。

    也永远不会让他知道自己的小心思。

    她不想让他体会自己的难堪。

    也害怕他有一天会决绝地转身离开-

    回到家,李绵绵立刻把顾晏辞的外套取下来仔细查看,还好,没有沾上血迹。

    放下心后,她先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去敲顾晏辞家的门。

    自从有了钥匙,她一般都直接开门进去。

    但今天的经历让她突然开了窍,知道男女之间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还是谨慎地选择敲门。

    很快,顾晏辞过来将她放了进去。

    他也刚洗了澡,换上一件白色的T恤衫,头发也重新蓬松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清爽许多。

    李绵绵是过来还外套和水杯的。

    顾晏辞的杯子刚刚被她抱了一路,里面的热水已经喝得干干净净。

    进屋后,李绵绵将外套搭在餐桌旁的椅背上。

    刚想顺手把水杯也放在桌上,她蓦然想起什么,收回手拐入厨房。

    顾晏辞回头发现人不见了,随后就听见从厨房传来的水声,连忙两步跨过去,手一探关了水龙头,蹙眉问:“你做什么?”

    “我给你洗了呀。”李绵绵小声说,“我喝过的……”

    “谁要你洗?”

    顾晏辞夺过杯子放在一边,语气里带着些怒意:“这几天不能碰冷水,你不知道吗?”

    “……”

    李绵绵愣愣地看着他,好半晌才发出声音:“你为什么知道?”

    顾晏辞:“……”

    看见他沉默,李绵绵的思维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散。

    片刻后,她没忍住出声询问:“哥哥,你是不是早恋了?”

    “……”

    顾晏辞气得发笑:“你说什么?”

    李绵绵自觉心虚,嗫嚅着说:“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这个很奇怪吗?”顾晏辞屈指在流理台上轻叩两下,“生理课初中就会学,班里女生也偶尔会讨论,怎么,我是不能长脑子还是不能长耳朵?”

    “……”

    李绵绵从没听过顾晏辞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说话,一时感到有点儿震惊。

    又不知为什么,不禁很想笑。

    就觉得,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不那么像个稳重的大人。

    原来他也是有脾气的,也会恼羞成怒,会朝别人释放怒气。

    虽然这泄愤的方式有点儿奇怪,是一种拐着弯儿的揶揄嘲讽。

    但还挺可爱的。

    李绵绵眯着眼睛朝他嘿嘿两声:“那我不洗了,你自己洗吧。”

    停顿几秒,她笑容一凝,喃喃道:“还有你的外套……”

    “那个你也别管。”顾晏辞说,“我会洗。”

    “噢。”

    李绵绵偷偷在心里庆幸,还好上面没染上血迹。

    不然要让顾晏辞洗那个,她实在接受不了……

    不对,她压根儿就不会过来还衣服,肯定会洗得干干净净,晒干了才拿过来还他。

    ——虽然那样就必然会被爸妈发现……

    啊,总之不管怎样都很尴尬。

    还好没沾上血迹……

    李绵绵悄悄吐出一口气,转身往外面走:“我明天考试,先回去收拾东西了。”

    “你等会儿。”顾晏辞跟出来,抬眸看了眼时间,“现在还早,我帮你看看。”

    “啊?”李绵绵愣了下,“看什么?”

    “看看你的学习。”顾晏辞捏了捏鼻梁,“我这学期有点忙,没顾得上你。我看你好像一学期没考第一了是吧?但是第二第三也不差什么,估计就是哪个地方你没注意。趁着还有时间,我帮你看看,期末努努力考个第一。”

    李绵绵正想答应,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哥哥你今天不用上课了吗?”

    “嗯。”顾晏辞淡淡道,“请了假,今天不上课了。”

    “啊?”李绵绵急道,“是因为我吗?你不用……”

    “没事。”顾晏辞打断她,“正好我最近有点累,回来休息一下。”

    “啊……”

    李绵绵还想说点什么,又想起他和普通学生不一样,便点头笑起来:“那好呀。”

    两人进了书房,李绵绵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桌上,准备重新收拾一遍。

    顾晏辞倚在旁边,看着她那堆七零八碎的书本文具,突然说:“等等。”

    李绵绵放下要去捡东西的手,看向他问:“怎么了?”

    顾晏辞没答话。

    他拧紧眉,掀开面上两本书,从中间抽出来一张粉色的信封。

    “!”李绵绵惊了惊,“这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顾晏辞把信封扔回桌面,下巴一抬,“拆开来看看。”

    “……”

    李绵绵盯着那片粉色看了会儿,迟疑着说:“我觉得……好像是情书。”

    “哦?”顾晏辞低笑两声,“原来你知道?”

    “我不知道!”李绵绵连忙说,“我不知道谁塞到我书包里的!中午还没有呢!”

    “唉。”顾晏辞叹了口气,“我们小木木长大了,还有人给写情书了。”

    “……”

    李绵绵羞得脸颊发红,也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打开看,捡起来揉成一团就想扔,被顾晏辞制止。

    “你还是看看到底写了什么,万一不是情书。”

    顿了顿,他又改口说:“或者我帮你看,免得里面写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影响你明天考试。”

    李绵绵立刻把信塞进抽屉里:“那我考完试再看。”

    顾晏辞好整以暇地观察她几秒,问道:“你是不是瞒着哥哥早恋呢?”

    李绵绵:“……”

    刚刚她才问了他同样的问题,转眼就被原封不动堵了回来。

    “我怎么可能早恋!”李绵绵立即有理有据地反驳,“我们年级比我成绩好的男生只有顾宣朗,我难不成还能看得上他?”

    “嗯?”顾晏辞觉得好笑,“你看不上比你成绩差的小帅哥吗?你还挺慕强。”

    “当然看不上。”李绵绵一本正经地说,“长得帅有什么用?成绩比我差,以后肯定考不上同一所大学,那在一起跟过家家一样,有什么意思?”

    “哦。”顾晏辞赞同地点点头,“有道理。”

    “所以哥哥你也不要跟比你成绩差很多的女生谈恋爱,以后迟早会分手的。”

    李绵绵见缝插针地添加私货:“我觉得,哥哥你至少要等到大学才谈恋爱吧?……不对,大学也很早,你应该参加工作了,稳定了再谈恋爱。”

    “……”

    顾晏辞失笑:“你从哪儿学的这些?”

    李绵绵:“我自己想的。”

    “那你还挺厉害。”

    顿了顿,顾晏辞又问:“不过顾宣朗不是成绩比你好么,长得也还行,你为什么看不上他?”

    “顾宣朗用死耗子吓过我!”李绵绵不可置信地盯着他,“我又不是受虐狂!”

    “哪儿那么严重。”顾晏辞轻轻拍了下她脑袋,继续说,“那如果他没吓过你,你就能看上他了?”

    “那也不会。”李绵绵摇头。

    顾晏辞脸上挂着笑,好奇地问:“为什么?”

    李绵绵:“他长得不好看。”

    “他还行吧?”顾晏辞诧异道,“你眼光这么高?”

    “………”

    李绵绵偷偷瞄了他一眼,蓦地烦躁起来:“哎呀!你怎么这么八卦!”

    “这不是遇上了么,随口问问。”顾晏辞垂着手臂在地放情书的抽屉外边

    敲了敲,脸色比方才正经了些。

    “哥哥就是想考验一下你,免得你脑子不清楚跑去早恋。”

    他点了点头,“不过你想法还可以,听起来应该不会那么糊涂。”

    “……”李绵绵撇了下嘴,“你真的比我爸管得还多。”

    顾晏辞垂眸看她,勾起唇问:“这就嫌弃我了?”

    “………”

    他装模作样地叹气:“小孩儿到了叛逆期真是不服管,明明以前乖得不行。”

    李绵绵翻出教材砸在桌上,没好气地说:“说了过来辅导我学习的!”

    “行,哥哥错了。”

    顾晏辞站直身体,探手从笔筒里取出一支笔,吩咐道:“把你最近几次测试的卷子拿出来让我看看。“

    终于逃过早恋话题,李绵绵悄悄松了气,乖乖地把卷子找出来。

    顾晏辞一讲到学习就很严肃,没多久便完全忘了情书的事儿。

    雨彻底停下后,蓝清婉和李长风也都回来了,将顾晏辞留在这儿吃了饭才离开。

    晚上,李绵绵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一方面是因为紧张,一方面是因为今天和顾晏辞的谈话。

    本来后面她和顾晏辞一直讨论学习,已经把那些话忘得差不多了。

    没想到这会儿又想起来,竟然每一句都很清晰。

    仔仔细细地回忆了几遍,李绵绵突然发现,今天顾晏辞每次问关于情书和早恋的事,她都很确切地否认了。

    但反观顾晏辞,不论她问起有没有早恋,还是她提醒他晚点谈恋爱,顾晏辞都没有正面回应。

    ……而且他为什么知道来月经不能碰冷水?!

    他还知道卫生巾分日用和夜用!

    李绵绵越想越生气,同时还有点儿难过

    她恶狠狠地想,要是顾晏辞真的早恋了,那她就一一

    她就怎样?

    思考半天,李绵绵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做什么,就是默默地离他远一点。

    暗恋这种事,男生也许很难看出来,但女生是特别敏锐的。

    他要是有了女朋友,那人家肯定能看出她这点儿小心思。

    李绵绵一点都不想上赶着讨人嫌,不想让顾晏辞厌烦自己,进而也不想让他女朋友厌烦自己。

    所以她一定会离得远远的

    .唉。

    李绵绵翻身坐起来,觉得自己真是想得太多了。

    既然睡不着还容易胡思乱想,那她干脆起来看会儿书好了。

    于是她轻手轻脚的跑到书房,坐到书桌前,打开台灯。

    刚翻开书,她记起自己还有封情书没看,便拉开抽屉把那封信取了出来。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收到情书,以前也收过。

    每一封信她都会打开看,因为担心万一信里会写什么放学在哪儿等她之类的话,她就可以躲着走。

    手里这封信从发现的时候就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毕竟明天就要考试了。

    明明知道要考试,还选在这个时候给情书,这种男生就很幼稚,要么就是特别自私。

    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忍心打扰他呢?

    真的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会给他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

    李绵绵拆开信,蹙起眉大略扫了一遍。

    这信上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内容和以前的大同小异,肉麻得几乎有些油腻。

    看到后面,李绵绵感觉不仅是油腻,甚至让她觉得十分恶心。

    因为这个人在信里意淫她,说想牵她的手,想亲她,还说自己跟别的男生天天“谈论她,幻想她……”

    李绵绵反感得鸡皮疮瘩都出来了,看完立刻把信撕成碎片,连落款的名字都没仔细瞧。

    扔了信以后她还是觉得特别难受,仅剩的那点儿睡意也全部消散开,彻底无法入眠了。

    地站起身,十分烦躁地在屋内绕圈儿,使劲抓了抓头发,握紧拳,重起轻落地跺脚,甚至想大声喊出来发泄一下。

    啊啊啊!

    她在内心嘶喊——

    早知道就应该听哥哥的话!为什么她要这么手贱!哪怕考完试再看也好啊!啊啊啊!

    再也不想看任何情书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猥琐的男生啊啊

    啊!

    不行。

    李绵绵咬着牙想,如果哪天这个男生胆敢跑到她面前来,她一定要和他打一架。

    要是打不过……那就让顾宣朗和他打

    反正顾宣朗还欠地个人情……

    上次吓了她之后,顾宣朗拿着道歉信过来道歉,说谢谢她没让他背处分,还说愿意答应她一个要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