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名唤法师,写作盗贼 > 第十九章:烙印

第十九章:烙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分钟后,在男厕隔间里花了几十个魔法伎俩的手艺活儿,清理完身上血污的泽维尔走了出来。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长袍,简易地处理了肩膀的伤口,又用易容帽换了张看上去就是好人的平易近人模样——按照先前的计划,既然解决了袭击者,那就该接着从猎人那边入手,进行对莱格罗斯的调查了。

    想到这里,他意念微动,打开了在视野边缘跳动的面板。

    【嘀嗒】

    【恭喜你,冒险者。

    在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战斗之中,你存活了下来。

    在敌人最后的气息之中,似乎触及了些许真相——但那真的令人信服吗?

    你没有依据,也难以判断。

    然而有一点是确定的:“昆泽”、“帕登”…还有祂,“乌特”。

    这些你从未听闻的姓名,指向了一个从未得知的势力。

    并且…是以“祭品”的身份。

    真相究竟是什么?他们为何盯上了你?

    在蒙昧的迷雾中,未来的光芒微不可查。

    祝你好运,冒险者。

    去吧,去寻找你的命运——在黑暗来临之前。

    【《猎物的反击》已完成,正在结算奖励。】

    【已达成特别奖励条件,正在结算奖励。】

    【您获得了大量经验值。】

    【您得到了祂的注视。】

    【您获得一点『烙印』。】

    快速扫过接二连三弹出的系统提示,看着经验槽里迅速堆积的经验值。

    泽维尔想都不想,连带着先前存的少量经验,将它们直接全部投入法师职业中——游荡者盗贼的等级还被未知力量锁定着,能自主升级的只有法师,自然不必多加思考。

    【法师(Lv.1)等级提升了!请查看职业面板。】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法师终于达到了二级。那么,就该是选择职业子职的时候了…说实话,他还没有想好,在如今的情况下,什么子职最为合适。

    但在点开职业面板的法师板块之后,他不出意外地看见了提示:

    【未获得奥术传承。】

    “果然…”泽维尔吐了口气。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即便达到了选择子职的等级,也需要自己先行获得奥术传承资料,才有办法继续提升——当年在《遗忘之界》中,作为游荡者想要选择盗贼子职时也是这样的情况。

    …但是相比法师的奥术传承,普通战系职业的传承资料可好拿多了。没记错的话,身为“谢维”时,他的盗贼传承是直接在一个私下的游荡者组织中,花了些许贡献拿到的。

    看起来只好寻找类似“法师公会”的组织了。或者回到时钟酒馆里,问问被称呼为死灵系法师的提夫林埃尔诺有什么线索——不过说实话,对于最标准的法师八大学派传承,泽维尔的兴趣都不大。

    按照前世看过的资料,他更喜欢获得独属于精灵血脉的“剑咏者”,或者掌握秘迹的“时间魔法”,以及被许多职业实名辱骂的超模子职…“学识掌控”。

    但后面两者在游戏中并不属于舞台中央的主大陆,而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传承。

    不知道它们在这片诺拉大陆中是什么情况,是否还存在……泽维尔思索着。

    至于那个从未听过的名词『烙印』,泽维尔选择性地暂时忽略掉。即便是身为传奇盗贼的前世,他也没对这个名词有过什么了解。并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在面板上多出一个【烙印:1】的资源位置以外,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发生。

    当然,也不排除真的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不知道——泽维尔想着,看了一眼天色。

    正是正午,日光耀眼地照射着街道。

    他抬手把长袍的帽兜戴上挡住些许阳光,转身朝着镇子边缘去。

    被那伙袭击者耽搁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也是时候继续进行调查了。

    ……

    猎人们居住的地点是整个暗林镇的边缘地带。

    高耸的砖石堆砌成牢固的城墙,其上有着均匀分布的瞭望台和防御建筑。因着无光森林常年的雾气,攀着些许青苔。

    泽维尔抬头看了一眼城墙上值班的卫兵,转身迈进一旁排列得有些混乱的木质小屋群中。

    按照先前路人的说法,居住在这儿的便大多是猎人们了——不仅方便出城猎杀魔兽,也更容易得到守卫的保护。

    当然,也有些孤僻的猎人并不和他人住在一块,选择独自躲在森林中的隐蔽小屋里。

    不过这个大概和泽维尔的目标无关。

    泽维尔扫视了一圈四周,很快锁定了问话的目标:一个搬着板凳坐在小屋门前备菜的老太太。

    扶正了一下头上的毛线帽子,确认自己还处于易容状态后。泽维尔走近了那个老太太,露出和蔼的微笑:“午安,夫人。方便我问一些问题吗?”

    老太太没抬头,只是继续给手上的土豆削皮。

    伴随着有规律的“唰唰”削皮声,她用有些尖利的声音回答泽维尔:“嗯?有什么事要麻烦我这个糟老太婆吗?要是委托狩猎什么的,还是等马克西那小子回来再提吧。”

    “不,只是一些问题。”泽维尔干脆蹲在地上,瞧着一片片落到地上的土豆外皮,“马克西是您的儿子吗?他也是这里的猎人?”

    “没错。”老太太抬起头来,用有些怀疑的眼神盯着泽维尔,“我可没在这一带见过你,小伙子。是马克西又惹什么麻烦了吗?”

    “啊,我叫诺贝托。”泽维尔用人畜无害的眼神瞧过去,“是刚来到暗林镇的冒险者。听说这儿出了些麻烦,想来找点活干——啊,对了,是马文大叔叫我来的。”

    老太太用藏在皱纹里的浑浊眼珠仔细看着泽维尔,似乎在确认他说的话。

    看了半天,她放下手里的土豆,拿一旁的抹布擦了擦手,“进屋子里谈,顺便喝点热茶吧,小伙子。”

    跟着老太太推开吱呀作响的老旧木门,泽维尔来到了这间小屋的大厅里——虽然它的大小并不足以被称作大厅。

    一入门,他就感受到一股暖意。

    泽维尔看向嵌在墙里的壁炉。里面堆放着木柴,但此刻并没有点燃。

    他将心头的奇怪压下,打量了一下四周。

    地面上铺着野兽的皮毛地毯,墙壁上挂着长角、头颅和利爪之类的战利品。

    四脚的大餐桌靠墙放在客厅边上,一旁摆放着几把款式各不相同的椅子。桌面上铺着餐布,摆放着一个陶制的花瓶,里面插着一束还算新鲜的橙色花朵。

    看得出来这间小屋的主人是个相当不错的猎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