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丹道武神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援兵

第二百五十八章 援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是君帅做的?”

    余笙这才注意到,庄庭身上并没有升起一丝寒气,而是在裸露的脚踝处,有着一对细小的针孔,周围渐渐变成了暗黑色,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中毒迹象。

    君帅是绝不可能用这种下毒手段,这么做的只有可能是一个人——

    沈红泥轻轻抚摸着手中竹叶青,一步一摇的走到他身边,嘲讽道:“要动手就动手,费什么话,等的老娘都不耐烦了!”

    “毒八婆!谁让你插手的!”余笙气愤道,“好,今日便趁着君帅在场,咱们两个就好好比个高低胜负!你以毒杀人,小爷偏要解毒!”

    说做就做,余笙口中咒决脱口而出,白鹰像是一道闪电一般飞到庄矮子脚踝处,羽毛轻轻抚在伤口的地方,仔细看可以发现,羽毛之上抖落细细的粉尘,粉尘快速灼烧起来,快速和伤口融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同时庄庭也被这种炙烤疼的脸色巨变,五官拧在了一团。

    江长安微微一笑,来了一些兴致,这粉尘竟然和龙纹鼎的炉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这效果却差的不止是天高地远。

    单论这粉尘治疗时受的疼痛,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径,而且伤口表面虽然痊愈,但是内在腐烂问题不能快速解决,以至于伤口表面还是深深的紫黑色,而相比之下龙纹鼎炉灰则只有无限的温润舒适,转眼之间就能愈合如初。

    “比就比,老娘怕你啊!”沈红泥娇叱道。

    竹叶青飞窜出去,可怜刚刚能够活动的庄矮子“啊”的惨叫一声,手臂上又被咬了一口。

    接着又是白鹰的火烧治愈,伤口结痂愈合。

    还没等伤口白肉合拢,青蛇再度出手……

    顷刻间来来回回折腾了数十次,庄庭神情呆滞木讷地站在原地,紫黑的颜色几乎遍布全身。

    楚梅风没有上前阻止,从头到尾带着殷殷笑意也像看一场好戏一样,道:“江先生,这么久不见,别来无恙——”

    “我也正想请问楚先生,为何来扰青莲宗?如果是为了逼我回来,那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总不会再难为我青莲宗的弟子了吧?”江长安笑道。

    “江先生这是说的哪里话,谁敢难为青莲宗的弟子?我的人自从来到这里可是一直都是安分守己,从未逾越雷池一步,倒是苏大宗主,今天猛地带着这么多的弟子冲了下来,我的手下遭到挑衅也是没有忍住,幸亏江先生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今天这个误会可就大了,呵呵……”楚梅风皮笑肉不笑道。

    “那楚先生废了这么大的力气,现在我回来了,究竟所为何事呢?”

    “奉恭王殿下命令,近来皇城中多有闹鬼之说,朝中的六品御灵师查出是人为而成,不是单纯的孤魂野鬼,而是有人操纵,蓄意加害景皇,恭王殿下奉命搜寻幕后主使,在下可是一眼就想到了江先生的大才……”楚梅风邪意笑道。

    苏尚君冷冷道:“笑话,夏周国几乎纵横半壁神州,十九州郡,为何你不去他处,偏偏来我方道山青莲宗——”

    的确,莫说面对夏周国,就算是在赢州,方道山都只是沧海一栗,恭王夏己其中刻意的指向性不言而喻。

    甚至就连这个什么魂灵做乱的消息都是凭空捏造的一个蹩脚借口。

    苏尚君淡漠道:“而且,要说这操控魂灵的方法,刚才所有的人可是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利用我青莲宗已故大长老的亡魂练就魂尸,难道你就不可能是纵乱之人?”

    楚梅风呵呵轻笑,没有一点慌乱,道:“苏宗主不要心急,切听我慢慢道来。”

    “朝廷中那位御灵师曾设立陷阱捉到过一只魂灵,然后他发现,这魂灵根本就不是人或者妖死后而生出的,它的身上并没有结契的痕迹,是由单纯的灵力酝酿而成,众所周知,神州上有一门功法,且只有一人懂这一门——五行仙象决,这个由江州第一天才江凌风的成名绝技,江凌风虽然已死,但是却将这门秘术传给了自己唯一的一个弟弟,江先生,我说的对吗?”

    “嗯,说的都对……”江长安迅速应道。出乎了楚梅风的预料。

    苏尚君担忧得看向江长安,无论什么时候,江凌风这三个字都是他心中的最大的一块禁区。

    江长安浅浅笑着,一步步走到楚梅风面前。

    上百位黑甲刀兵同时谨慎地拔出刀刃,阳光照射之下没有所谓的寒光凛凛,只有钢铁杀戮的真实质感,毫不花哨,却能轻而易举地夺人生命。

    同一时间,数百位青莲宗弟子亮出各式各样的法器,不似统一,亮出各种各样的光芒,可谓绚丽多彩。

    丁武眼睛微微眯着,抱臂的右手缓缓摩挲着怀中的刀鞘。

    余笙和沈红泥也撂下已经死透了的庄庭,目光如炬地看着这个场上最具有威胁的黑衣抱刀的人。

    一走到两人距离只有一人之隔的距离,江长安停下了脚步。

    他把腰挺得笔直,一米八五的个子整整比对方高了半头还多,俯视笑道:“你说的都对,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

    楚梅风想了一千种江长安的回答,独独没有想过平日里冷静的他会选择这一种。

    楚梅风笑道:“你慌了,或者说,是江凌风的事情令你慌了,江长安,这不像你。你曾经教过我,当一个人敢于直面自己对恐怖的事情,那他将无所畏惧。这一句话或许你不记得了,但是我却记得清清楚楚,可讽刺的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做不到这一点,哈哈……”

    江长安面无表情,缓缓地伸出了手——

    楚梅风眼底迅速变得冰冷,周围的额刀兵甲士也都有些浮躁。

    江长安的手却只是轻轻掸去楚梅风领口的灰尘,笑了,笑的很开心。

    不知怎么,楚梅风心里闪过一丝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是以往面对这个白衣人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江长安像是在讲述个故事,娓娓道来:“五年前,我无法修灵,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废物,那时我觉得没有灵脉又如何,只要老子过的自在,去他娘的别人怎么说……”

    身后的苏尚君认真听着,看向那个白衣背影的眼神变得温柔,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是同情,却是一种从未如此强烈的保护欲。

    世家身份,兄长的天资,嫌恶咒骂,蔑视唾弃……

    她身后的所有人也都在听着,或许他们永远体会不到这种痛苦,但是江长安此刻所说却像是把一幅幅的场景展现在他们面前,将自己的伤口生生地再撕出新的口子,再独自一人默默舔.舐。

    江长安道:“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会以那一种看路边石头一样的眼神看我直到现在,知道如今,我看着你,才真正明白,原来他们的感觉是这样!”

    楚梅风嘴角的笑意渐渐退去,眼神也变得阴冷。

    面对这个让他灵脉全废的始作俑者,他却无可奈何。

    楚梅风双手展开,指向身后的数百位甲士:“江长安,说得再对,这次眼前的局势你又打算怎么化解?纵使你青莲宗是修行门派,但是我这些甲士也不是普通来头……”

    楚梅风有充分的信心,双方的实力悬殊极大,足以轻松地踏平这方道山!

    “吼!”随着楚梅风招手,数百名黑甲同时怒吼,杀意蔓延刺骨。

    所有弟子不禁足下慌乱,这些人都是杀人的机器,而他们一直生活在山里别说杀人,杀妖兽的机会都是罕有,气势自然弱了一大截。

    楚梅风冷笑:“江长安,这次你当如何?!”

    江长安一脸淡定从容,笑道:“给个机会走,行不行啊?”

    楚梅风一怔,疯狂大笑:“江长安你是在求我吗?哈哈,想走?不可能!今日你们都要死在这!”

    就在这时,山下半里外突然烟尘滚滚。

    咕隆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