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2章 戏神附体

第2章 戏神附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高宁市的计程车司机师傅实在太厉害了,吓得凌一一不敢再踏入此蓝车区域一步,她三步并作两步逃离开去,开始寻找起回市区的机场大巴。

    高宁机场因升级不久,很多指示牌仍不清晰,交通管调也比较混乱。凌一一绕了好几圈都没找到机场大巴的等候区域。

    机场内的工作人员倒很热情,这个指一头,那个插一嘴,越说越将路痴凌一一弄得晕头转向。

    好不容易看到个没什么人较清静的出口,凌一一拖着疲惫的身体,与行李箱相互搀扶走了出去。

    门口外停了辆黑色的小轿车,见凌一一走了过来,车主大哥连忙摇下副驾位的车窗,他旁边还坐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妇人。

    “小姐,是要回市区吗?我刚接完我爱人,也要回去,我载上你,顺便帮补点油费,中不?”

    凌一一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机场大巴的影子,国外搭个便车本来就是比较常见的事情,加上车里还有个女人,凌一一脚也酸得不行,就没多想跳上了车。

    “大哥,请问多少钱?”

    车主大哥热情地问了凌一一要去的地方,然后随手举了一个巴掌,就自顾自开上了路。

    凌一一想着才50块钱就有干净的私家车坐,还能直达家里,心里一阵舒坦。

    没有了叨死人不偿命的聒噪,凌一一总算耳根清净,加上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走了不少路,她倦得头一沾椅背就进入了梦乡。

    “小姐,醒醒!到了!”

    凌一一好梦正酣,被人硬生生叫醒,脑里不情不愿混混沌沌。

    “这么快到了?”

    凌一一打了个大哈欠,伸了伸懒腰,手没注意撞到车顶,疼得清醒了不少。

    “大哥,给!”

    凌一一从钱包里掏了50元就要塞到好心的车主大哥手里,谁知这哥这会儿却像会变脸般快速换了副模样,一脸不快。

    “我说小姐,刚我们不是说好吗?500块钱,一分不少!”

    “什么?!”

    凌一一怀疑自己还呆在梦里,忍不住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痛中仍是强烈的不真实感。

    “从机场来这里竟要500块钱?你开的是飞机还是火车?”

    这时一直在副驾位不出声的妇人终于开了嗓。

    “我说你这姑娘好模好样的,竟这般无赖!我们两口子跟你又不认识,你死皮赖脸的要上我们车,还信誓旦旦说给500块钱辛苦费我们,我们才把你从机场大老远送来这里。不是想着有你这点钱,我们住在城的另一头,为什么要绕过来送你?怎么,你现在过了河就要拆桥?”

    妇人中气十足,将车子里的争吵陡地提升了几个档次,也将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招了过来。

    这时,就算是个傻子大概也明白是入了黑车的圈套。

    凌一一在国外待久了,何时见过这个架势,一时懵在当场。

    何况车里两人穿得人模狗样的,开的车又不差,大家怎么看也没觉得他们是史密斯夫妇,不觉竟也加入到声讨凌一一的行列中。

    二比一,加上周边浩瀚的群众力量,凌一一此时是骑虎难下,四面楚歌。

    “好心”大哥和“演员”妇人看着凌一一白皙得没什么血色的脸,以为她已经没招,很快就会乖乖投降给钱息事宁人,那他们可是少看了这位常年在外独自生活,见惯风浪的凌大小姐。

    只见凌一一把头发揉乱,一边大衣脱到一半挂在臂上,跌跌撞撞地推开车门,眼圈泛红,内有泪光。

    “各位叔叔阿姨、帅哥美女,你们可要为我作主啊!这位禽兽大哥在机场哄我上车,说顺路免费载我一程,我看他客客气气,还带着老婆的,就信以为真,谁知……谁知……”

    凌一一戏神附体,让还在车内的黑车夫妇惊愕之余,还让周围的叔伯兄弟三姑六婆揪心不已,纷纷倒戈。

    “谁知什么呀?姑娘你倒说出来,我们替你评评理!”

    凌一一看鱼饵投足,也该开始慢慢收线了。

    “谁知半路中途,禽兽大哥竟将我载到偏僻的路边,要对我动手动脚!”

    凌一一说得梨花带雨,人见犹怜。

    “好心”大哥没想到遇到“行家”,且越说越过分,他忍不住也下了车,冲到凌一一面前指着她的鼻子。

    “你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对你动手动脚?我老婆还在呢!”

    听到男人的辩驳,周边的大伯大婶又摇头晃脑起来,吱喳议论。

    “对啊,这位大哥带着个女人,怎会对姑娘做那样的事情?”

    “可不是嘛,这样说来也不合情理啊!”

    凌一一怎会任由剧情发展对自己不利,眼珠一转,愈发嚎啕大哭。

    “这位大哥禽兽,没想到这位嫂子更是禽兽不如啊,说她老公对着她没意思要和她离婚,她竟想出这般馊主意,纵着她男人要给他寻点新鲜的!我怎么这么不幸啊!”

    “演员”妇人听着凌一一离谱的编造,已是气得七孔生烟,愤慨地推门而出。

    “你这小妮子真是说谎都不会编得好听点的,我们真要对你怎么样,你还能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胡诌乱扯?”

    在嚎哭的时候,凌一一可是将后面的条理逻辑都顺了一遍,这个本来就是她的强项。

    于是,她并不理会妇人的干瞪眼鹅公嗓,转而面向外围看热闹的人们。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当他们要向我伸出魔掌的时候,有车路过好歹震慑了他们,他们只好作罢,并将我载了回来,然后再要宰我一笔!之后的事情你们都听见了!”

    “你怎么不报警呀?”

    刚才开腔问话的那位老太太此刻又扯开了嗓门,给了凌一一大大的助攻。

    凌一一控制了一下哭声,好让大家听清楚她的话语。

    “我没证据啊,就算把警察叫来,他们反过来诬告我怎么办?”

    周边群众恍然大悟,纷纷点头,连连说是,更有激愤者就要围住黑车夫妇。

    黑车夫妇见情势不对,坑人不成反被坑,今儿也算是栽到家了,慌乱中顾不上载凌一一来时的路费油费,飞也似地转身上车,突破重围绝尘而去。

    看着空留一缕青烟在人间的黑车影子,凌一一才突然想起自己的行李箱还在车里,“哎哎”叫着追了几步。

    黑车夫妇看着后面意图追来的凌一一,以为她还有什么猛招狠招要使出来,更是下足脚力与油门搏斗。

    凌一一悻悻停下了脚步,想着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不过还算庆幸的是,最重要的证件等物品都放在随身的包包内,这次急着回来也只是收拾了几件不值钱的衣物,那留在车内的东西就当作给点油钱施舍乞丐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