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子不当人 > 第十六章 唯一的受益者

第十六章 唯一的受益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郝昭阳丢下剑,抱着洪子期摇晃:“师弟,师弟!你挺住,你不要死啊,你不要离开我!”

    洪子期疼得都运不起灵力了,直抽冷气:“我他妈没死呢……快他妈给老子止血啊!”

    “噢噢噢噢,好好!”郝昭阳以公主抱的姿势把洪子期抱到湖边,然后连忙把灵力灌输进去。

    卢雨燕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也连忙想将自己的灵力全部灌输进洪子期的体内。

    “别动。”李清瑶喝止道,“两个人的灵力只会让他伤的更重!”

    “对对,卢雨燕你别动,这是常识啊,我去找尹长老!”卢雨燕的朋友转身就去找师门长老。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李清瑶搂着卢雨燕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卢雨燕恍若未觉,只是怔怔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洪子期。郝昭阳已经拼尽了全力,但是洪子期依然血流不止,甚至逐渐陷入昏迷。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多,李清瑶知道自己该出手重塑形象了,她上前轻轻挥手:“你们稍微让开些,我来救他。”

    众弟子一愣,郝昭阳身为甲级班的佼佼者,实力为羡天境第九层尚且无能为力,如今修为散尽的李清瑶又能做什么?

    不过此刻情况特殊,而李清瑶往日余威尚在,众人还是稍微退了退。

    李清瑶走上前去,解下自己的荷包,取出了一个小玉瓶。

    “混元荷包……真不愧是李家大小姐,看来玉瓶里装的应该是疗伤的丹药……”众人恍然。

    混元荷包是一种高级灵器,外表小巧,里面有很大的空间。但是价格昂贵,一般家庭是用不起的。

    李清瑶从玉瓶中倒出了一枚紫色丹药,塞进洪子期口中。

    “护心灵丹!”当场就有人认出来。

    护心灵丹,颇为有名的第六品丹药,救命的东西。价格高昂,三十金一颗,都能买一百期《倾城逸闻》了!

    “李师姐居然把护心灵丹都拿出来了!”

    “有钱就是好啊……”

    “李师姐真大方,她真的变了欸。”

    “洪子期这条命肯定是能保住了,运气真好,有护心灵丹给他吊命。”

    众人皆是庆幸,议论纷纷。

    “你休息一会儿吧。”李清瑶对郝昭阳轻声说,“别担心,你也不是有意的,大家都是你的证人。”

    郝昭阳累到快虚脱了,他原本只道是重伤同门闯下大祸,后果难以想象,但现在听李清瑶这么说,不觉安心了不少。

    “谢谢李……师姐,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把灵力给散开了……”郝昭阳撤掉灵力输送,满头大汗,结结巴巴地解释。

    李清瑶点点头,跪坐在洪子期身前观察。灵丹刚入口,他伤口的血便止住了,并且伤口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我死了吗……”

    “我居然死的这么窝囊……”

    “雨燕看见了吧……还有,李清瑶……”

    “我死的这么窝囊,她肯定笑死了……”

    “可恨,我不想死了,我真的不想死啊……”

    洪子期意识一片朦胧,缓缓地张开眼睛,眼前好像是一位绝美的仙子。

    青衣飘飘,姿容绝代。清眸含芳,绵邈流光。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有青衣的仙子?”

    洪子期头昏脑胀,只觉得眼前的这位仙子好眼熟。

    “醒了?”仙子微微一笑,缓缓地扶起来,“来,我这里还有一颗养心丸,你先吃了吧。”

    洪子期浑浑噩噩,嘴边传来温凉的触感,雪肌莹冷,让他心头一颤。

    “好香……”

    不是丹药的香,而是仙子的清韵幽香,沁人肺腑,好似神游仙境。

    我想起来了,她是李清瑶。

    “我没有死?”洪子期怔怔地看着李清瑶,忽然想要抱住李清瑶痛哭。

    “你没死,也不会死。”

    李清瑶温柔地用手帕给洪子期脸上的冷汗,嫣然一笑,星眸流转,转盼万花羞落。真是人间瑶质,天上琼蕤。

    洪子期自觉心荡神失,只有含泪点头。

    “你没有死,多亏了李师姐给你保命灵丹!”卢雨燕冲过来抱住洪子期大哭。

    “路长老来了!”随着一阵破风之声,路长老如流星似的飞来,众人纷纷让开道路。

    李清瑶微微一笑,交给卢雨燕几颗调养的丹药,转身向长老行了一礼便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路长老面色凝重地检查着洪子期的内伤,洪子期浑浑噩噩地倚在卢雨燕的怀中,攥着李清瑶留下来的手帕,呆呆地看着李清瑶离去的身姿。总觉的,好似天上人间,仙凡两别。

    “……”

    “爱慕值+1,当前爱慕值为33,宿主可晋级羡天境第三层。”

    “爱慕值+1,当前爱慕值为34,宿主可晋级羡天境第三层。”

    “爱慕值+1,当前爱慕值为35,宿主可晋级羡天境第三层。”

    “偷心成功,收获人级心一颗,爱慕值+20。当前爱慕值为55,宿主可晋级羡天境第五层。”

    “洪子期爱上你了。”传声筒说。

    “哦,那可真是不幸啊。”

    “你真无耻。”

    “我不过是在湖边呆了一刻,还搭上了一颗六品丹药救了同门师兄弟的性命。”

    “你报复了卢雨燕,卢雨燕还会感谢你。而洪子期只因和卢雨燕有关系,便遭遇一场无妄之灾,甚至连心都被偷了,以后也会和卢雨燕分手。你给洪子期丹药,传出去之后师门上下也会被你欺骗,对你更加改观……从头到尾,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只有你一个人受益!”

    李清瑶低头笑了起来,也不反驳,笑容清绝:“你说错一点,洪子期就算爱上我,也未必会和卢雨燕分手。”

    “……什么?”

    “人生不就是这样嘛,爱上一个人,却娶了另一个人。现实不讲感情,人人都在现实面前委曲求全。既然求之不得,那这辈子就这样了吧,只会在心里刻下一道时常会想起的白月光。”

    “卢雨燕好惨啊……啊,洪子期也好惨!你真是够混蛋!”

    “两人只是交往,又没有真正的成亲。再说,感情路上有无数坎坷,我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连我这都过不了,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我看你就是他们感情路上最大的坎坷!”

    “承蒙夸奖。”李清瑶毫无羞愧之意,异常冷静,眼中满是得失和计较。

    传声筒无言以对,更加好奇李清瑶的故事了。

    ————————

    当前进度

    爱慕值:55/100000000

    偷心数:人级心2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