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子不当人 > 第十九章 约好了哦(第二更,三千字大章)

第十九章 约好了哦(第二更,三千字大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叶天来点头笑道:“是啊,她要是跟旁人坦白她‘顿悟’的事,恐怕会获得更多的理解。”

    岳灵静满脸笑容:“李师姐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们也应该尊重她的意见。”

    她当然不希望别人知道李清瑶顿悟的事情,因为她不想让李清瑶的形象超过她。她现在才是月痕门的执令者,她才是月痕门最出众的美人!她和叶天来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嗯……”叶天来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点点头,从混元荷包中取出了一个玉牌,“你最近内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这里有一个中上品的灵术,可以辅助修炼固本培元,你拿去吧。七校争锋在即,早日突破到从天境是当务之急。”

    “中上品!你从来得来的?”岳灵静惊讶地接过玉牌,中上品的灵术,中三品中的最好的存在,可是在余怀国很多钟鸣鼎食之家都极少见到的珍品!

    叶天来宠溺地揉了揉岳灵静的脑袋:“上个月我见你受了内伤,便接了师门任务外出历练,想给你寻些能帮得上你的东西,而这灵术便是我侥幸在一个强者洞府中寻到的遗物。这几天看你内伤好的差不多,应该可以参习了。”

    “谢谢天来哥哥!”岳灵静兴奋地抱住叶天来,在他怀中蹭了蹭,撒娇道,“你真厉害,真不愧是我月痕门的天才!”

    有了这中上品的灵术,她有自信一定能在两个月内突破到从天境……没有自信也要硬上!

    天才?我哪里是个天才?不过是一个在家里混不下去的废物罢了。听到岳灵静这么说,叶天来心里不禁自嘲一笑。同时想起那愈来愈近的成人礼,心情也沉重了几分。

    ……

    “嗯……内息平稳,想来是没有什么大碍,差不多可以开始重新修炼了。”路长老给李清瑶查完脉象,抚须微笑道。

    “嗯,多谢路长老。”李清瑶躬身行礼。

    其实他已经炼化灵之本源,到达中天境的第一层了。但是她有从李家带出来的特殊灵器,可以掩盖修为,所以一般人也查不出来。很多大家族都会给优秀子弟佩戴这种特殊灵器,路长老即使查不出对方灵力也不会多想。

    “哎……”一旁的吴笛秋又是叹了口气,“我已经写信给李太仆说明此事了,也不知李太仆会如何回复。不过前几日我写信商量你与那沈修晏婚约之事,大概过两日回信就能到了。”

    “嗯,掌门世叔放心,您对清瑶的关照,清瑶一直铭感五内,定然会向家父说明原委。”李清瑶恭谦地笑道。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吴笛秋挥了挥手,不过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对了,掌门世叔,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是七校争锋了,今年,清瑶……无法为月痕争光出力。”李清瑶面色黯淡,小声地说。

    “没事,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年再差,也总不至于垫底吧。”吴笛秋微微苦笑,但是心情也比较复杂。

    月痕门本来在才七联盟中就比较靠后,今年女生中的佼佼者李清瑶又无法参加,恐怕成绩会更加不太好看。

    其实执令者未必就是实力最强的弟子,师门更看中的是天赋。就像李清瑶十二岁进入内门就成为了执令者,这不仅仅是因为李家的背景,更重要的是她十二岁就已经是羡天境了。附带一提,叶天来是因为上一任执令者出师,他才中途接任。

    师门对弟子年级和年纪并没有固定的要求,只要你能通过考核就能往上升。进入内门之后,十年内升到甲级班,然后通过结业考核即可出师。

    李清瑶之前虽然是从天境第一层,但是月痕门里实力达到从天境的,也不止她和叶天来两个,只是其他人年纪比较大罢了。

    但即便如此,弟子中能达到从天境的也是凤毛麟角,有这实力的大多都已经出师了。

    “清瑶有个不情之请……”李清瑶为难地看了路长老一眼。

    “吴副掌门,李清瑶既然没有什么大碍,那在下就先告辞了。”一旁的路长老拱了拱手,识趣地离开了。

    吴笛秋和蔼地道:“你说吧,什么不情之请?”

    李清瑶面露愁容:“若不是因为我,岳师妹恐怕已经晋级到了从天境,在两月后的七校争锋上也定能大放异彩,可这些都因为我而……所以我想请您,多多关照她。”

    李清瑶说的含蓄,吴笛秋也明白李清瑶的为难。

    以吴笛秋副掌门之尊,是不可能单独关照一个学生的,即便她是执令者。本来关照李清瑶,完全是看在李太仆的情面上。

    “好孩子……”吴笛秋慈祥地摸了摸李清瑶的头,点点头,“你放心吧。”

    吴笛秋都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覥着老脸向李太仆毛遂自荐自家儿子,来个亲上加亲!

    李清瑶送走吴笛秋,然后静静地写字。

    “你怎么这么喜欢写字,是为了静心吗?”传声筒问。

    “因为我李仙子就是爱好文艺啊。”李清瑶淡淡地道,他说的人设。

    “不要脸,只有倾城册第一的楚君欣,才能被称一声楚仙子!你什么时候能登顶倾城册?”传声筒语气怂恿。

    “登顶倾城册?”李清瑶轻笑一声,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洪亮而又有些犹豫的声音:“李……师姐,在吗?”

    “请进!”李清瑶说。

    “哦哦,好的。打扰你了。”

    洪子期走了进来,只见一个清幽绝雅的身姿正在写字。那一笔一划都那么恬静优雅,美如诗画。那朴素的青衣,就像一朵青莲,透着孤独和清绝。

    “原来是洪师兄,你怎么来了?”李清瑶笑着搁下笔,起身道,“你的伤好些了吗?”

    洪子期回过神,干笑一声:“好多了,多谢李师姐的丹药……”

    李清瑶起身给洪子期倒茶:“我已经不是执令者了,洪师兄年纪也比我稍长。你直呼我的名字,或者叫我师妹吧。”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今天来,除了想当面向师妹表达谢意,还有就是想问一下,师妹你今年的积分是不是还没有够?我刚刚在武先生那里看见,你之前领了一个任务,然而还没有完成。”

    每个弟子每年都要完成一定的积分,而出门实践历练则是最佳方式。

    李清瑶微怔,苦笑道:“是这样呢,只是如今以我的实力,恐怕很难完成了……”

    洪子期拍胸脯道:“师妹救了我一命,我无以为报,不过帮助师妹完成历练获取保级的积分,还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了,我还会邀请两个甲级班的朋友一起。”似乎是怕李清瑶拒绝,洪子期又忙不迭地补充。

    李清瑶歪了歪头:“洪师兄是怎么知道我领取了历练任务,却还未完成的事情?”

    洪子期磕磕巴巴地解释,虽然理由有些颠三倒四:“哦,我猜的……因为我在想,师妹散尽功力,说不定会有些不方便的地方。而我正好也想领取任务,所以就顺便问了一下。”

    他撒谎了,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前几日李清瑶留下的手帕。月痕门弟子在领取外出任务时,月痕门都会发放装有生活类用品的小包。

    而李清瑶留下的手帕一看就是月痕门发放的小包里的,并且这手帕看上去很新,显然用过的次数不多,所以洪子期才抱着试一试的心里去问了一下。

    洪子期之所以撒谎,是因为他内心不想说出真相。因为一旦说出真相就必然提及手帕,那么李清瑶的手帕就要趁势还回去了。

    或许李清瑶会表示一个手帕而已,不用还了,可万一她收回去了呢?洪子期内心不太想还,他不想失去手帕上那至今不灭的幽香。

    李清瑶贴身用过的手帕,是两人仅有的关联。

    “原来是这样,洪师兄还真是细心呢。”李清瑶嫣然一笑,如春风拂面,千里桃花。

    他比洪子期更清楚这手帕是怎么回事,手帕是她故意放下的。虽然这手帕的质量不错,但是李清瑶之前只是拿它来垫桌脚。

    洪子期被夸得得心都快醉了,但是李清瑶很快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谢谢洪师兄的好意……不过,出门历练之事,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

    “谁?”

    “叶师兄和岳师妹。”

    目送洪子期失落地离开,李清瑶看了眼桌上两个茶杯,并未理会,继续静静地写字。

    “你什么时候和叶天来岳灵静约好的?”传声筒开口发问。

    “准确地说,只有叶天来。”李清瑶笑道。

    “不是……你什么时候和他约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马上啊。”

    ————————

    当前进度

    爱慕值:63/100000000

    偷心数:人级心2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