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子不当人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真是可怜,这么小就失去了父母。”太后搂着李清瑶,眼中心疼。

    李清瑶也配合地微微弯下身子,一张脸埋入其怀中。他不信太后是真情流露,不过他目前只需要配合就好。真香,这就是少妇的魅力啊。

    “大王,李家这夫妻二人皆是因救驾而死,他们的遗孤可一定要照顾好啊!”

    太后抹了两滴眼泪,转身对少年天子道。

    “呃……嗯嗯……母后,说得对!”在场有无数勋贵大臣,众目睽睽之下,少年天子自然不能反对。

    中计了,太后这是在给李清瑶要封赏。可是一旦封赏,众大臣甚至李清瑶也只会认为这是太后的恩德,太后的威望只会更甚!

    可是太后如此咄咄逼人,他今天显然是拒绝不了!

    “啊……说起来!李泽,你可知罪吗?”天子灵机一动,忽然怒喝了一声。

    人群中的李泽连滚带爬跑了出来,跪在天子和太后的面前,颤抖道:“臣有罪!”

    李泽也是官场老油条了,这番不是他做错了什么,而是天子和太后斗法的必然结果。更何况追究起来他的确理亏,这一劫无法避免。他原本还打算就这两天悄悄找李清瑶说和,看来还是蒙混不过去了……这一次,是真的让李清月坑惨了!

    “哼,你也知道你有罪?”天子冷冷一哼,“你兄嫂尸骨未寒,你就欺辱他们唯一的遗孤,最大恶极,与禽兽何异!”

    “臣知罪!”李泽对此更是不敢多言,只是匍匐在地上,等着太后的态度。

    太后轻轻蹙眉,这个小家伙果然越来越不简单了。虽然这也是李泽咎由自取……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到底是保他呢,还是不保他呢?

    强行保他不难,但理亏且有失威仪。但是天下人都知道李家是她的人,就由天子当众干掉她一个侍中,也会打击她的威望,让底下人心思异动。

    你此刻保不住李泽,那日后若我被抓住了把柄,你又会救我吗?那我还不如早日跟天子勾搭一下,毕竟天子是名义上的主宰,投靠天子也不能叫背主,日后说不定还能混一个从龙之功!

    人心都是趋利避害的,一旦有异动就会发生雪崩,大厦倾倒不过朝夕之间。

    太后心里飞快计较着得失,决定还是牺牲掉李泽。毕竟李泽这事干得是真的不厚道,朝野上也有诸多批评之声。而且,只要她能重重的补偿李清瑶,那么就能抵消大部分的不利影响。

    更何况,在太后眼中,李清瑶的价值比李泽高得多。听说梁谷太倾心于她,陈家姐妹与她也是好友,天清院执令者沈修晏与她似乎有婚约,京城不少富贵子弟以与李清瑶结交为荣。更别说李清瑶如今名声鹊起,颇有逸才,看样子也不是李泽可以比拟的。

    李泽啊李泽,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啊……

    太后心里叹了口气,正要开口,却见李清瑶忽然拜倒在太后和天子面前。

    “请大王、太后暂息雷霆之怒。小臣家事并非外面传言那样!”李清瑶诚恳地道。

    突如其来的变数让太后心中一喜,她立刻问道:“哦,那事情的真相又是如何?”

    “小臣没能及时参加父母的葬礼,无论是因为什么缘由都是不孝。而叔父知道我在墓旁结庐守孝,不常回家,所以才故意做出这样的惩罚小惩大诫。名为惩戒,实则爱护!”

    李清瑶一脸认真。

    在场的人都不由一愣,他们大约是没有想到李清瑶居然会这么帮李泽说话。而太后也是欣喜,这是最好的结果,不管李清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替李泽开脱,她的表现也着实令人惊喜,倒是值得培养!

    “原来如此,倒是哀家和大王误会你了。”太后深深地看了李泽一眼,“不过即使这样,李侍中的行为也欠妥当。只是既然李清瑶本人为你求情,就只罚你一年的俸禄吧!”

    “是,多谢太后恩典!多谢大王恩典!”李泽忙不迭地点头。李家的收入当然不靠区区侍中的俸禄过活,对他而言完全没有影响。

    李泽死里逃生,满头大汗。他偷偷看了李清瑶一眼,神情复杂极了。他原本以为今天他就算不死也得被贬为庶民,可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他一直不喜欢的侄女救了他!

    “以德报怨,这个李清瑶可是高风亮节啊!”

    “是啊,之前听说她顿悟的事情我还将信将疑,现在看来着实不假。”

    “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这才是真的君子之风啊!”

    “……”

    众人小声议论着,一下子对李清瑶升起了不少好感度。

    天子脸色难看,他本以为今天起码也能逼太后当众弃车保帅,打击她威望,没有想到居然被李清瑶本人化解了!

    太后乘胜追击,看似协商,实则胁迫:“大王,李清瑶这孩子又可怜又懂事,我看不如恩补她一个民曹尚书,如何?”

    “尚书……”天子支支吾吾,但是内心着实火大。

    尚书隶属尚书台,品秩六百石,一共有六位。分别是南主客曹尚书、北主客曹尚书、常侍曹尚书、二千石曹尚书、民曹尚书和客曹尚书。

    作为世家弟子起步来说,这品秩也不算高得离谱。但是尚书台是一个国家的权力中枢,类似于内阁的存在。而尚书仅在尚书令、尚书仆射之下,更别说民曹尚书是六曹尚书中最有实权的存在,所有官吏的上书都要经过他手!

    这么重要的官职怎么可能就交给太后的人呢!更何况太后明显是剑指尚书令——尚书台的最高权力者,也是堪比天子大秘书的存在!

    “母后……太过心急了吧。”天子干笑,不能让她得逞,“她还没有从月痕出师呢!更何况民曹尚书责任重大……她还是太年轻了,不如在别的职位上磨练个几年再说吧!”

    “这样啊……既然大王觉得不妥,那我替太仆夫妇为她们女儿要一个黄门侍郎应该可以了吧!”太后莞尔一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让李清瑶直接进尚书台,更没想过让她直接担任民曹尚书这一要职。因为李清瑶没那个资历,此刻木秀于林对李清瑶没有好处。

    她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黄门侍郎。余怀的黄门侍郎定额有六位,是除了宦者以外唯一负责常年留在内宫,陪在天子左右的官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