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子不当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哦?”张剑中呵了一声,满意地拿过盒子。

    小丫头总归还是输了吧,当今朝廷上还没有谁能这么无视我的……然而他刚这么想,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跟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呢?

    也是可笑。张剑中自嘲一笑。

    “那个李清瑶送来的?我之前去见过她,虽然带着面纱,可真的有天人之姿啊!”说话的是一个黑汉子,身材健硕魁梧。

    “追影,你又不是人,也懂人的审美么?”张剑中呵呵一笑。

    这黑汉子就是张剑中的坐骑追影,拥有一丝上古异兽墨麒麟的血脉,实力在七重天,是张剑中在战场上最亲密的战友。

    追影翻了个白眼:“你这话说的,我虽然不是人,但也能辨别得出人的美丑。行了,打开盒子看看吧。我也很好奇她是怎么把坤极御修复的,这坤极御在战场上救你也不止一两次了!”

    张剑中笑着点点头:“说起来,这个小丫头修复了我坤极御,我本该感谢她才是,只是这个丫头莫名的敌视我,把我送去的礼物又还回来了。”

    “人家凤求凰都没有收下,自然不会收你的礼物!而且你的礼物再贵贵的过坤极御本身么,她若将坤极御修好之后不还给你又能如何?”

    “这就替那丫头说话了?你这吃里扒外的!亏我花了大价钱给你从极北之地给你找了两头母驹,过两天都要送到了!”

    张剑中笑骂了一声,他也承认追影的话有道理。当时那种情况下,这坤极御本就是送给李清瑶的,李清瑶不还给他他也不会讨要,对方要是不说,他更不会知晓坤极御被修复的事情。而且就算他日后知道了,也不会拉下脸皮找一个小辈再要回来。

    然而李清瑶却很快将之低调地还回来了,的确深明大义,淡泊名利。

    可越是这样,张剑中就越好奇,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这样一位温润谦和的女生感觉受到了冒犯!

    “嘴上说的好听,还不是让我当给你家配种……”追影口中抱怨,喜形于色。

    “啊呀……”张剑中打开盒子,不禁轻轻叫出了声。

    “怎么了?”追影的脑袋伸了过去。

    张剑中从盒子里取出了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一句话,字迹极其隽永清秀,却又透着一丝锋芒:“挟贵而问,挟贤而问,挟长而问,挟有勋劳而问?挟故而问?皆所不答也。”

    “啊这……”张剑中看的一愣,脸上也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追影捂着肚子笑:“哈哈哈哈?你去告人家长?不过人家似乎更讨厌你了!”

    张剑中不死心地又拿起盒子仔细端详,里面的确没有别的东西了。

    张剑中落了面子?又被追影笑得脸红。

    “行了行了,够了啊!”张剑中咳了一声?脸上有些发热。

    “那你再去找李泽呗?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总能找大人吧!”追影揶揄道。

    张剑中瞪了他一眼:“去丢人么?告诉别人我不仅跟一个小孩子较真,告了家长还被人打脸了?”

    追影笑得止不住:“那你怎么办,就咽下这口气?”

    张剑中哼了一声?把纸扔在一边:“随她去吧!难道让我真的跟一个小姑娘计较?”

    追影将纸捡了起来?看着上面的文字,笑着道:“不过能对你大将军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胆量。你有多少年没有被人这么拒绝了?”

    张剑中咧咧嘴:“的确,现在已经被人奉承惯了,到处都是笑脸?身边都是热心无私的好人。不过,也正是因为被人奉承惯了?现在还真是有些不爽啊……来人!”

    几位侍女走了进来。

    张剑中淡淡地道:“去支一万金,给李清瑶买十万票!务必大张旗鼓地去?让人知道是我张剑中送的!”

    “一、一万金?”侍女们目瞪口呆。

    “没错,一万金。若有人问起来就说她帮我一个大忙?这是大将军为了感谢她所以给她投的!”张剑中淡淡地道?“去吧。”

    侍女们唯唯退下?相对而视,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追影也是惊叹道:“一万金……你可真有钱!有这个钱不如多给我买一匹风离草原的母驹骑……”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我的坤极御何止万金?”张剑中淡淡地道,“她既然不收我的谢礼,那么这个她想不收也不行了!”

    “当朝大将军这么大张旗鼓地给她站队,还不说清缘由,这得让多少人好奇啊……你这报复她啊!”

    张剑中挑眉一笑:“你别凭空污人清白,我这只是为了感谢她!不说清缘由也是为她好嘛,毕竟修复第二品灵器的能力极为罕见,我怎么知道这不是她想隐藏的秘密呢?”

    追影摇头:“堂堂大将军,居然跟一个小孩子斗气!”

    张剑中看着李清瑶送来的那张纸,轻轻揶揄道:“她可不是小孩,她是一位威武不能屈、挟贵问而不答的君子!”

    “那你这张纸还要不要?你不要我就吃了!”

    “……你好歹也是脱了兽形的奇兽,不是凡马,连草料都不吃,怎么还想着吃纸啊!”

    “可是这纸很香啊!”追影把纸凑到鼻尖使劲地闻,一脸陶醉,“听说那李清瑶体有异香,让人一闻即醉。而被她碰过的东西也会沾染上一些余香,而且久久不散,这应该就是……”

    “去去去,这玩意不能给你吃!”张剑中一把把纸张夺过,牛嚼牡丹可是暴殄天物啊!

    ……

    “大将军要支一万金给李清瑶买票?”正在刺绣的杨佩环差点扎到了自己的手。

    侍女们小心地行礼道:“奴婢们不敢做主,特来禀报夫人请夫人定夺。”

    “来人,掌这几个贱婢的嘴!”杨佩环冷冷地说。

    随着几声清脆的巴掌,那几位被掌嘴的侍女的都吓呆了,不知道为何一向随和大度的夫人会如此生气,都捂着脸不敢动弹。

    杨佩环看着其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者,起身冷冷地道:“你们感觉很委屈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