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仙子不当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正宫调教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正宫调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御花园内,张剑中和太后闲聊。太后衣着雍容华贵,笑语盈盈。

    “后天,就是杨家妹妹的生日了吧。”太后抿嘴笑道。

    “回太后,正是如此。”张剑中低头看着几案上的瓜果点心。

    太后慢悠悠地吃着水果:“今年难得你在家,怎么没有给杨家妹妹好好操办操办?”

    张剑中轻轻地说:“臣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来不及操办…而且,她本人也不想大操大办。”

    太后脸上露出了些许嗔怪之意,无奈地在张剑中的脸上轻轻戳了一下:“她哪里是不想大操大办,只是在心疼你呢……笨蛋。”

    张剑中摸了摸脸,觉得心里软软的,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后无奈叹气道:“我猜,你礼物肯定也没准备。”

    张剑中有些许不服气,咳了声:“我已经让人去珍裳坊定做了一件裙子。”

    “你啊,就是这么不细心。”太后摆了摆手,没好气地道,“难道这种东西她自己买不到吗,你也太随便了,还是说你觉得女人只需要一两件衣服就可以打发了?”

    张剑中脸上有些尴尬:“那我该送什么?”

    “我就知道你不会准备,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太后手一招,拿出一个镯子,“这是之前均迟国使者带来的,麟梦天品,可比珍裳坊的衣裳强多了。”

    “这……是不是有些贵重。”张剑中迟疑了一下,麟梦是大陆最有名的首饰品牌,他们的首饰分天地人三品,一般家族只能买到人品,地品都很少见,而天品是麟梦中最奢侈的品级,在大尧都很少见,更别说是在余怀这种小国。

    太后笑着把镯子塞进张剑中的手上:“拿着吧,镯子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么一说,张剑中便收下了:“多谢太后。”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太后脸上有些不高兴,“你太见外了。”

    张剑中微微苦笑,似乎是也觉得失言。

    这时,一位宫人走了过来,附在太后耳边说了什么。张剑中见状,便识趣地提出告辞。

    “嗯,替我说一声生辰快乐。”太后站了起来送他。

    张剑中点头答应,忽然又见太后迟疑了一下,拉了拉张剑中的手:“你已经在京城呆了不短的时间了,但是倪日最近元气大伤,边境无事……剑璋大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朝廷之上的勾心斗角,但你能不能迟些日子再回军中,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嗯,没有问题。”张剑中想都没想,“一切听从太后安排。”

    太后握着张剑中的手:“谢谢你,剑璋大哥,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在保护我。”

    张剑中微微挺胸,郑重地道:“只要我还在,就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

    太后寝宫,李清瑶走进了这个除了天子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进过的地方。当然,他知道规矩,眼帘低垂,没有东张西望。

    然而寝宫内空无一人,连宫女都没有多少。

    宫女行礼道:“青莲君,太后在后面沐浴,吩咐了若是您来了,可以带您一起去汤沐之处。”

    李清瑶笑笑:“不必了,我就在这里等吧。”

    她是被太后召见的,身为太后的义女,被义母召进宫中也很正常。

    李清瑶问:“太后何时汤沐的?”

    宫女道:“不到半刻。”

    “才进去……那敢问太后之前在做什么?”

    “之前和大将军在御花园商谈国事。”

    李清瑶点点头,不再言语。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太后在宫人们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屏退左右宫人,倚在红色纱帐内,轻轻笑道:“清瑶,你过来,让我看看你。”

    李清瑶规矩地低着头走到纱帐外,没有直视对方:“是。”

    “你进来。”太后笑着招了招手。

    李清瑶便掀开纱帐走了进去。

    “不愧是李兑和苏巧心的女儿,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太后轻轻托着李清瑶的脸,“你可以抬起头,你是我的女儿,哪有女儿不能直视母亲的呢?”

    哪有母亲对自己女儿有非分之想的?李清瑶心里吐槽,抬起头看着太后。暖帐中,太后只着单薄的纱裙,胸前春色让人忘记外面还是隆冬。

    挺美的,可惜张剑中是看不见了。

    “太后……”

    “诶,你是我的女儿,你应该称我为母后。”

    你还真喜欢玩养成的调调啊。李清瑶想起陈兰采对他的坦白,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声变态。

    传声筒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再变态能有你变态吗?”

    “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樱月身体里吗?”

    “没关系,就当她在睡觉,我已经使用了鲛泪珠,她的肉体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腐烂。而且你茅屋那里有叶天来布下的阵法,一般高手不会轻易踏足。”

    太后问:“清瑶,你怎么发呆了?”

    李清瑶脸上露出些许迟疑,轻声道:“母后。”

    太后脸上露出喜色,在李清瑶的脸上mua了一口:“嗯,真乖!”

    “可恶,趁机占我便宜。”

    “那不是正中你下怀?”

    “那倒也是。”

    太后抱着李清瑶,脸上黯然:“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像你这样漂亮能干的女儿,可惜先王去世得早,大王又不听话……还好现在有了你!”

    “母后,我……”

    “是儿臣!”太后笑眯眯地纠正,“你如今是我的女儿,当今大王的义姐。若不是怕人传你的闲话,汤沐邑起码也得一万户!你放心,过了年啊,母后一定会给你加的!”

    李清瑶认真道:“多谢母后,只是儿臣无尺寸之功,怕是不能受得万户侯。”

    也不知太后是拿什么泡澡的,身上有股淡淡的奶香味,还挺好闻的……等一下,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催情的东西吧?

    不过就算有也应该很淡,太后这么谨慎的人,定然是要潜移默化慢慢的收服自己才对。

    “你就太认真了。若非有你,那百花会之后,我余怀美人可得名声大损。”太后笑盈盈地搂着李清瑶,好像真的就是母亲在疼爱女儿一样。

    只是两人岁数其实相差不大,看起来有些违和。

    太后感叹道:“可怜的孩子……大王真的是太任性了,你的父母都因救驾而死,可是他对你李家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不给你叔父加官封爵也就罢了,对你也是不闻不问。”

    “大王年纪比较小,不了解这些官场上的事,也不怪他。”

    “是啊,他还是太年轻了,就像个小孩子似的。我常常想还政于他,可是他这个样子怎么能让人放心呢?可我若是不还政,他又会不开心,天天跟我闹别扭。所以我常常在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作为名义上他的母亲,我该不该继续这样教导他……”

    “天下万邦,皆以孝治国。大王是一国之君,而母后是君王的母亲,自然也是余怀的母亲。没有人是生而知之者,都需要父母教导才能成才,母亲教子,正是慈爱的体现。”李清瑶笑着说道。

    ……

    李清瑶跟着宫女徐徐出宫,心道:“看来朝廷征辟的文书快下来了,要做官咯。”

    “她刚才是在试探你的立场?”

    “没错,她害怕再培养出一个陈兰采,而且我之前和陈家姐妹的确有点近。”

    “现在她对你应该很满意了!”

    “只能说暂时满意吧,她这种人不会信任任何人,包括她的舔狗张剑中。不然你以为她今天召张剑中做什么?”

    “做什么?”

    “应该是杨佩环的事情,我怀疑和她的生日有关。”

    “杨佩环的生日和她有什么关系?”

    “应该有礼物让张剑中转送……不对,说不定是她否定了张剑中的礼物之后,让张剑中拿着明显是她的东西送给杨佩环。”

    “什么意思?”

    “你虽然有人性,却不懂人心。你过生日,你老公和他白月光商量了之后合送你一份生日礼物,这谁和谁才是一对啊?”李清瑶笑。

    太后非常的谨慎,随时随地都要打压一下潜在情敌。这要是真的话,那这波绝对是骑在杨佩环头上随地大小便的水平。伤害未必高,但侮辱性绝对极大。

    就像正宫调教小房,但问题是杨佩环才是正妻。

    “你是怎么猜出太后想法的?”

    “因为要是我的话,我也许也会这么干。”

    李清瑶走出宫门,走向怜儿的马车:“怜儿,去大将军府。”

    传声筒:“你去大将军府做什么?”

    “去见张剑中。该跟他玩玩了,不然夫人也太可怜了,哈哈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