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11章:充实的一天

第11章:充实的一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一个头发蓬乱,不修边幅,穿着一件破烂风衣的男人,质问突然出现在实验室里的女人。同时手慢慢伸向怀里。

    看到对方伸进破风衣的手,女人连忙大喊:【我是你妹妹啊,老哥!】

    听闻女人自称是自己的妹妹,男人关节突然生锈了一样僵硬地转头起来,放下手,用合成音一板一眼地说:【我是机器人二号,教授,他,不在这里——】

    【喔喔,原来你是机器人啊。】女人相信了,赞叹道:【这是什么新发明吗?长得还真是栩栩如生!】

    【(合成音)有,什么事,还请留言……嗝。】男人突然打了个酒嗝。

    【机器人还会打嗝?】女人凑上前嗅了嗅空气,愤而大喊:【你就是老哥本人啊!装什么机器人!】

    男人见用计不成,只好恢复成半醉不醉,混不吝的疲懒样子:【好吧好吧,你怎么来了。真奇怪,你竟然还没死。】

    【……我不仅没死,而且还是来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的!】女人觉得自己真不应该来。

    【你要结婚了?】男人问。

    【对!】

    【真让人唏嘘。】男人喝了一口酒,用稍微认真了一点的眼神,看着女人,说:【我们是由自天地初开就一直存在的粒子所组成的个体。那些原子经过了140亿年的时空旅行创造了我们。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产生关联,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奇迹,嗝。】

    【对对对!所以我遇到了我的那个奇迹,我要结婚啦!老哥,我真是错怪你了,在来之前,我还以为你会对我冷嘲热……】

    【你简直浪费了全世界最大的奇迹,嗝。你有幸成为我社会属性名义上的妹妹,但是一点也没学会我的智慧。结婚?真可怜。你去了所谓的大城市,竟然只学会了人类最落后的东西。】

    【……】女人悲痛地扶住了额头。

    【我也不想这么直白地告诉你,但所谓爱情,不过是让动物繁衍后代的化学反应罢了。开始的时候让人头昏脑热,然后渐渐消退,最后只留给你一段失败的婚姻,让你在余生不断质疑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父母不正在这么做吗?更重要的是,你繁衍的后代很可能继承你的智商。所以我建议你不要结婚。】

    【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有变啊!】

    【变化不一定是好的。】男人鄙夷地嗤笑一声,低头拿螺丝刀捣鼓着什么:【我愚蠢的妹妹啊,嗝,你觉得自己成长了、成熟了,但实际上你不过是被更多的规则束缚了思想……】

    …………

    “啊啊啊……我好想打你呀!”小熊双手扎喇扎喇抚摸着灼热的脸颊。是被气热的。

    “这很好,说明你入戏了。”关琛把手里做做样子的空啤酒瓶,塞进了破风衣的兜。风衣里面的口袋,被他装了几个用报纸制成的“炸弹”,说一个视法律如无物的科学家,身上不随身带点军火,这算什么科学家。

    “原版电影里也没有被演得这么坏啊。”小熊皱着眉头嘟囔道:“怎么回事,总感觉你是在演一个想要毁灭世界的邪恶科学家……”

    关琛脸色一正:“邪恶的科学家有什么不好。他们通常拥有宏大的抱负,持之以恒的决心,令人动容的执行力,脚踏实地的计划,一个人挑战全世界,面对外界的质疑从不退缩,他们才应该成为主角。”

    “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他们杀人啊。不管目标是什么,伤害别人成全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没想到你意外的不算太不傻。”关琛扬了扬眉,觉得越来越不能小看这女人。小熊看似活得很简单,但简单有时也意味着强大。复杂肮脏的人如果妄想污染她的心灵,搞不好会反过来被她净化。

    如果在上辈子,关琛绝对不想认识这样的人。

    “你刚才是在说我傻吧?”小熊歪着脑袋问。

    “没有,我只是在模拟,戏里的人会怎么说话。g……嗝。”关琛硬生生打了个嗝,假装人还在戏里。

    “原来是这样……少骗人啦!”小熊咻咻咻地出拳打过来。

    关琛连忙练起闪避能力。

    他们两个人已经把这段戏排练了几遍,但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表演,偏偏两个人半吊子水平还假装自己很懂,凭感觉胡乱调整,这里改一点,那里改一点,结果搞到最后,除了台词,整段戏的感觉完全偏离了原版。

    这段戏几乎就要变成【即将结婚的妹妹回到乡下,来邀请哥哥参加她的婚礼,结果无意间撞破了邪恶哥哥正在计划毁灭世界,妹妹为了全人类的安全,必须斗智斗勇把哥哥从实验里骗出来……】

    “你演得虽然气人,但的确很厉害啊。感觉就像是真的犯过很多罪,无法无天,把法律当成草纸。”小熊回忆起关琛的表演,不得不佩服老同学的天赋。

    关琛笑了笑,觉得上节课果然没有白上。

    他不知道智商上的碾压是一种什么感觉,但那种视法律道德如无物的亡命之徒,他上辈子是见不少的。就连他自己,也只遵守着他自己总结出来的规矩而行动。

    所以关琛念出那样的台词,本身就有一种“我随时会犯法”的说服力。小熊能感觉出来,其实也不奇怪。

    因为那是一种守序之人,对社会秩序破坏者的反感和忌惮。

    “你演得也不赖。”关琛称赞小熊,“简直就像是本色出演。这电影如果拍第二部,说不定你可以去试试女主角。”

    “这电影已经有第二部了。”

    “接下来换另一种风格来试试。另一种科学家,不那么放肆的,反而是守规矩到极点了的。”关琛跃跃欲试,准备演演看另一个记忆里的角色。

    “时间来不及啦。”小熊看了看手机,“我马上就要走啦。下次再试你的新想法。”

    关琛一看时间,果然快过去一个小时了。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四点半,马上就可以吃晚饭了。

    “你等下要是哪里工作?”关琛想起来,自己也应该找一份正经的兼职攒点钱。而这方面,小熊看起来经验很多,可以向她请教请教。

    “电影院。”小熊说,“这还是你建议我的,说是在影院兼职,买电影票可以打折。”

    关琛忽然有了一种猜测:“我上次让你帮我买电影票,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小熊想了想:“也就半个月之前吧。”

    确定了。

    这就是个工具人。

    人形打折器。

    “以后的电影票也要继续拜托你了。”关琛递上一罐啤酒,认真拜托道。准备接过前身留下的“遗产”。

    “小事小事。”小熊笑着收下了啤酒,起身走向玄关穿鞋。

    关琛跟着一起,准备日行一善,把小熊送到楼下。

    “怎么这么多垃圾袋?”小熊指了指堆积在墙边和玄关的垃圾袋。

    “前两天来了次大扫除。”关琛解释,之所以还没扔掉,是因为垃圾分类不会。

    “啊,要是时间来得及的话,我就可以帮你了。”小熊一脸惋惜:“我最擅长垃圾分类了。”

    “你怎么也擅长垃圾分类?”

    “因为我偶尔也在餐厅兼职呀,下班前要整理垃圾的。”小熊说。

    “你还挺辛苦的。”关琛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我有小弟帮我处理垃圾,你要是过意不去,我让他留一袋给你。”

    “我才不会过意不去咧。”小熊笑嘻嘻地穿好鞋子,推开门走出去。

    长廊已经开始有些暗了。

    天花板的灯依然是坏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修好,或许好几年都不会好。

    走在楼梯上,关琛突然向小熊发问:

    “对了,你最近有没有TA的消息?”

    “谁?”小熊一脸茫然。

    “还有谁。”关琛露出一个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的表情。

    小熊立马陷入了思考。

    关琛眯着眼,等待小熊自投罗网,娓娓道来。

    这个问题是在试探小熊对前身人际关系的了解程度。

    果然,小熊思索了半天,脑子里已经有了个选项。

    “你是说那个,六月跟你一起看电影的女孩子?”小熊小心翼翼地看了关琛一眼,“我后来也没看到过她。”

    “不是她。”关琛摇摇头,让她再猜。

    “还是说……学委?听说她以前就很喜欢你,去年同学会的时候,好像还问过你为什么没来……”

    “也不是她。”

    “难道是靓靓?也不对啊,你一直很烦她来着……”

    “不是她。”

    一直走到了楼下,关琛也依然“不是”“不是”地摇头,否定每个小熊说出来的名字。

    小熊几乎快把共同好友都猜了个遍,“到底是谁啊!”

    关琛这下可以确定,熊郁并不知道有关前身恋情方面的消息。

    对于一个独居在外的人来说,有时候身边的恋人比远方家人知道更多事情。

    这对关琛来说,意味着前身的恋人比前身的家人更麻烦。

    好在前身没有让他失望。

    关琛终于告诉小熊答案:“王庆均。”

    “王庆均?这人谁啊?!”小熊异常震惊。这名字听起来像个男人啊。

    “是个很红的流量演员啊。我很讨厌他,所以问问看你知不知道他最近的消息。”关琛胡乱回答着。

    王庆均是关琛在【成为影帝的第X步】吐槽精选集里看到的,现在随手拎出来当个靶子,关琛毫无负担。

    “我怎么可能知道嘛!”小熊咬牙切齿的,“而且你要问就直接问嘛,支支吾吾的,我还以为你想问谁咧!”

    “王庆均怎么了,什么演技也没有,但是又能赚这么多钱,这很厉害的好不好。”

    小熊惊讶地看着关琛,想起了他说找不到喜欢表演的理由,就去当偶像的玩笑:“你不会真的考虑过去当偶像吧?”

    “这也不是不可能。”关琛说:“所以你暂时忘记我学霸的身份,以后不要总是找些高智商的角色给我演……你如果把我当成【花瓶】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哈哈哈~”小熊一点也没当真:“你现在都会开玩笑了,变化真的好大呀。”

    “想知道原因吗?”

    “为什么?是因为恋爱了吗?”

    “星期五,凌晨十二点半,魔都频道,你去看就知道了。”关琛想起了《今晚可以去你家吗》这个节目。

    “等等,凌晨十二点半,是指星期五的凌晨十二点半,还是星期六的零点三十分?”

    “……要不你都等等看?”

    ……

    关琛一路把小熊送到了公交车站,他自己则在附近吃了晚饭。然后买了点水果。

    到达家楼下的时候,那个垃圾少年已经等在那里了。少年跟着进了屋,当看到那一大堆的垃圾后,也没恼,甚至判断出关琛或许有生活自理障碍,于是很有经济头脑地提出了包月方案。只要付了包月费用,以后只要把垃圾放在门口,他就会过来拿走处理掉。

    关琛高兴地接受了。

    等清空了所有垃圾之后,看着终于焕然一新的屋子,关琛油然产生了一种成就感。

    一边用手机浏览新闻,一边吃着香蕉拉伸着肌肉,一边听隔壁小孩的哭声,关琛觉得这样的日子平平淡淡的,可真有意思。

    只不过,要是有个正经的兼职工作,日子就更充实了。

    关琛想着,或许下次可以找邢焰那老头问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