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19章:工作

第19章: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关琛上辈子活在阴暗角落,忙于刀口舔血,几乎没接触过助理。

    唯一的一次接触,是初中读书的时候,他打架逃课惹麻烦,常被校长助理叫去谈话。当时他以为所谓校长助理,不过就是校长的跟班小弟,所以每次挨训都毫不客气地顶撞回去,有时还偷偷放了人汽车轮胎的气来解恨。

    后来才听说,校长助理是个级别跟副校长差不多大的干部。

    长大后,看电影时,偶尔看到总裁助理粉墨登场,他们手握大权,开口就能让偷懒的上班族收拾细软赶紧滚蛋,跟个反派一样。

    关琛从此再不敢小瞧助理这个工种。

    现在听到谢劲竹要邀他去当助理,关琛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一去工作地就当领导干部,这,这不就成了空降兵关系户了么?

    察言观色本领自认一流的谢劲竹,很快看出了关琛脸上的异样。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关琛名校毕业,才华学识都大有前途,当个助理是够委屈人家的。

    “我们工作室条件有限,而且这个位置接触的比较多,所以只能暂时先委屈一下你了。”谢劲竹说。

    关琛心想这大师兄说起客套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当干部都委屈的话,那不得直接当大老板才能不委屈啊。

    关琛也假模假式地客气回应:“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个职位。”

    “简单的。”谢劲竹说:“平时我在拍戏的时候,你就在边上看看,偶尔买点东西,或者叮嘱节目组或者合作方一些话。”也就是随时待命服侍、跑腿、以及传话。

    关琛点了点头。心想果然是心腹干部。又是陪同出差,又是负责采购,还要对外交涉,要管的事可真不少。

    但大师兄这么有诚意,关琛觉得自己不能不给面子。

    “好,我什么时候可以上任?”关琛问。

    尽管谢劲竹对关琛的用词有点困惑,但他还是回复说:“明天就可以。”

    “好!”关琛爽快地表示自己接下了这份工作,“我后天过去!”

    明天是星期天,双休日,关琛要去找小弟踢球。

    所谓工作必须得在工作日才有意思。

    上辈子打打杀杀全年无休,跟一名自由职业者似的,这辈子好不容易有了正当的职业,一定要好好体验体验普通人的生活。

    “……行。”谢劲竹也没在意这一天两天的。他给了关琛一张名片,让关琛后天按上面的地址去找他就行。

    看着关琛收下名片,谢劲竹感动地仰望天花板,觉得今天天气真好,照得人直想流泪。

    那些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演员,毕业后最大的收获不在于四年里学到什么,而是拥有了一张天然的关系网。他们的同学、老师、校友,将来都在行业的上下游,多少可以借力。

    而半路出家的演员则什么也没有,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攒关系。

    有师徒关系的则稍微好点,有长辈提携,有同门抱团。

    但谢劲竹为了提携师弟师妹,消耗或毁了不少自己攒的关系,感觉自己就像数学课本里疯狂的水池管理员。

    好在做了十几年的慈善,现在终于时来运转。

    邢家班有救了!

    关琛怕名片揣兜里掉了,于是用手机给名片拍了照片保存起来。他觉得这套幸运运动服衣服又发挥了作用。今天不仅完成了人生第一个自我挑战,还收获了一份兼职,距离普通好人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起身告别邢焰和谢劲竹,关琛准备吃顿好的奖励奖励自己。

    路过大厅的时候,关琛发现坐柜台后面的那个耳钉小哥,正直直地看着他。

    “那个节目我看了。了不起。”耳钉小哥嚼着口香糖,竖了个大拇指,“可惜录早了,没给表演班打个广告。”

    关琛嗤笑一声:“没给钱就想打广告?”

    “你很缺钱?”耳钉小哥问。

    关琛似笑非笑地看过去。他从对方身上闻到了些许熟悉的味道。

    “我有几个朋友对你很感兴趣,想认识一下你。她们也不干什么,就是想跟你一起喝个酒,唱唱歌。很轻松就能拿到三万块,怎么样?”耳钉小哥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关琛的表情。

    关琛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尴尬或愤怒,反而越发感兴趣。

    但他感兴趣的不是那些内容,而是耳钉小哥这个人。

    关琛上辈子在酒吧看场子的时候,见过这类人。他们有的组局拉客是为了卖酒,有的拉客是为了卖-肉。

    无论是哪种,做这类事的时候,选定目标通常十分重要。

    而耳钉小哥刚见面就放下钩子,在关琛看来,手法极其不专业。

    这么明目张胆,也不怕他去跟邢焰告发,要么邢焰默认对方私底下在搞这个事,要么对方说的这件事根本是假的。

    “你提成是多少?”关琛问他。

    “原本五万,我拿两万。”

    “少了。”

    耳钉小哥不知道关琛说的少,是指五万,还是他拿的两万,“还行。”

    “你那些朋友长得怎么样?”

    “很阔绰。”

    “你缺不缺钱?”关琛问道。

    耳钉小哥愣了一下,“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自己上?”

    “我们先拿了这五万,再用摄像头偷拍下来去威胁她们,不然就给她们老公或者家人看。”关琛笑着问:“一鱼两吃,做不做?”

    “……”球被踢了过来,耳钉小哥冷汗狂流,不知道怎么说。

    关琛没等到回答,也没在意,拿起装有风衣的塑料袋,就走下了楼。

    威胁勒索什么的,太没技术含量了,也太没挑战性了。一鱼两吃说归说,实际上根本提不起兴趣去做。好不容易有了良民身份,再去做那些事,那么这辈子和上辈子又有什么区别。

    一想到过两天他就可以干正经的工作、能够更像个好人了,关琛的步伐都变得轻快了,嘴里情不自禁哼起了上辈子的经典名曲,“我有一亿个,美丽的愿望……”

    听着关琛的哼歌,耳钉小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满脸担忧。

    等到谢劲竹兴高采烈地从教室走出来,耳钉小哥叫住了他,说:“竹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什么?”谢劲竹愣了一下,然后演戏一样,摆出黑道大哥式的不耐,“跟你们这些文化人,说话就是费劲。什么好消息坏消息的,我只想听两个好消息!”

    耳钉小哥也不气恼,只是用看死刑犯吃断头饭的表情,对谢劲竹说:

    “好消息是,关琛不会跟上一个那样,戏拍一半就跑去找富婆了。”

    “喔?那很好啊!不过这完全在我预料之中,没什么好高兴的,哈哈。”谢劲竹说了一通关琛的好话,什么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一点也不恃才傲物,更不急功近利,是个好苗子。而他慧眼识英雄,发掘了关琛。

    大说特说了一通自己的眼光之后,谢劲竹才停下来,好奇地问耳钉小哥:“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不会的?”

    耳钉小哥没有解释,只是自顾自继续说起了坏消息:

    “坏消息是,他绝对不是什么善类。他很有可能比前几个加起来都麻烦,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谢劲竹听完只想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呢!真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