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82章:弱者

第82章:弱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尽管《警察的故事》才刚杀青,宣传还没开始,但姚知渔的粉丝们很早就开始自发宣扬。她们讲张景生对姚知渔的评价(哪怕只是客气的一句评价),讲电影的制作规模和阵容(除了关琛,其他每个有名有姓的演员都被一遍遍提及),讲花絮照里姚知渔吊着威亚的照片,不用替身,十分敬业(实际上还是用的)……

    仿佛参与过这样的电影,和这些厉害的演员一起工作,姚知渔便脱离了普通偶像艺人的范畴,未来极其可期。当粉丝们再跟人吵起架来,语气都从容了不少。

    姚知渔参加节目的时候,节目组眼馋张景生这个热点,也会变着花样询问她,跟张景生合作是一种什么体验。

    对于这样的问题,姚知渔背后的团队早已设计会怎么回答。“偶像”,“从小看他电影长大”。“完全跟做梦一样”……

    但每次她都会顺便提及另一个演员,那语气里的兴奋,和闪闪发亮的眼神,好像那个叫关琛的才是她真正的偶像。

    “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在车上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轻易跳车,电影里主角滚两下就爬起来继续跑,是误导普通人,现实里跳车是件很危险的事,非死即残。”

    “再比如说,想要挣脱手铐,可以事先在身上藏好钥匙。腰带上,或者在裤腿和衣服下摆里,把钥匙缝进去。如果是被铐在车上,那就可以用安全带的锁舌,分离锁梁与铐环。不过警方也知道这些办法,所以他们通常把犯人铐在车顶扶手,让犯人拿不到钥匙,也碰不到安全带。我问琛哥那该怎么办,琛哥告诉我,其实发夹也可以解开手铐……”

    “所以这是你今天戴发夹上节目的原因吗?”主持人问。

    “啊!”姚知渔一摸着头上的发夹,赶紧对大家辩解:“我今天带发夹,只是因为这样好看啦!”

    但她话一讲完,坐在边上的队友们便纷纷拆台:“骗人。”,“呵。”,“她在说谎。”

    “她去趟剧组,跟犯罪培训班进修过似的。”有队友说,自从姚知渔从《警察的故事》剧组回来,她身上就时不时会多出一些奇怪的东西。

    “有些东西,书本上真的是学不到的。”姚知渔讲,“琛哥说,好思想写在书本上,一点儿都未实现过,坏事情在人间全已做了,书本上只记着一小部分。”

    这话一出,众人品味着,陡然觉得关琛的形象一下子深刻起来。

    关琛的履历不多,出道作却是顶级制作,而且还是被中途换上去的,在一众有名有姓的演员列表里,出现得十分突兀。在这之前,关琛的作品只有两档综艺短暂的露面,而且间隔的时间非常短。

    《警察的故事》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他们“只看演技”,以此来证明“绝无黑幕”。但哪怕让最天真的人来看,也不觉得这里面什么也没有。结合关琛爆红的时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有什么势力在背后捧他。

    “还有没有?还有没有?”一位姓卢的主持人兴奋地问姚知渔,“我也好想进修啊!”

    一般主持人不会放任姚知渔一个劲地谈论关琛,一没收钱,二没人气,观众不知道关琛是谁。但他是《极限男人》的主持人之一,对于关琛这人有着极深的印象。关琛传授给姚知渔的很多小知识小技巧,也可谓正合他的口味。于是他不顾节目进程,追问姚知渔,还有没有什么进修学得的技能。

    姚知渔点点头:“有的。”

    她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绳环,高高举起,展示在镜头前面。

    队友们纷纷露出【来了】的表情。最近这些天,姚知渔去到任何节目,让她讲张景生,她总是话题一拐开始炫耀从剧组学来的“技能”。尤其是这个绳环,姚知渔必然要讲。隐隐有把它们变成个人才艺的趋势。

    “这跟发夹不一样。这是道具,用来从墙外往上攀爬的东西。”姚知渔一边摆弄着绳环,一边讲:“有一种安全绳结,叫普鲁士结。打出这个绳结后,用力的话,结目就会变紧,可以把人固定在绳索上,不用力的时候,结目可以自由调整,这样就可以一点一点往上爬啦。攀岩的人经常把这样的绳结当做安全措施。”

    可惜附近没有栏杆和水管,姚知渔只能把桌腿当做杆子,不然她一定得亲自示范一下,爬个两三楼。

    卢主持人上前试了试绳结的功能,满意地哈哈大笑,说“好好好!”,看样子是准备用到《极限男人》里去。他笑完了好奇道:“那如果是从高楼往下逃生的,该用什么绳结?”

    姚知渔听完也笑了起来,因为这个她还真知道。同样的问题,她也问过关琛。

    “先用双平结或者接绳结,把几张床单或者几根绳子连在一起,一端用固定结绑在床腿,然后就可以进行索降。”姚知渔说着,就要示范起来。

    然而关于绳结的记忆太过久远,她也没有时常练习,打结打到一半就“咦?”、“咦。”、“咦……”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在偶像团体的优势就是几个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以共进退。

    正当几位主持人看着看着,笑容即将变形的时候,姚知渔的一位队友走了出来。

    “人在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很容易紧张,就会变成这个样子。”那队友摆弄着姚知渔的肩膀,把她当成了失败案例,“只用绳结索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而且,没经过专业的索降训练的话,会有一定的风险,新手很容易手滑,或者调整不好下降速度。所以想要高楼逃生,最好是提前准备好安全绳、缓降器、索降手套、安全钩等这些工具。”

    说完,这队友接过姚知渔手里未完成的绳结,倒退几步,纠错,然后漂亮地把逃生绳结打完。

    主持人们赞叹地鼓起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姚知渔:“刚才一系列失误都是故意的吧?”

    姚知渔红着脸点头,随后在周围人的哄笑声中,把头埋进队友的怀里。

    录制结束后,姚知渔像一只失去了家园的考拉,一直抱住这名叫作潘绪的队友,感激道如果没有她来帮忙,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潘绪叹了一口气,对姚知渔讲:“你这种一知半解的,最容易把自己害死。”不管是处于生命安全的考虑,还是处于偶像形象的考虑。

    其他几个队友没心没肺地笑姚知渔,说她半吊子水平,差点出丑,如果琛哥看到,一定要失望了。

    姚知渔也不反驳,只是羞愤地表示,晚上一定回去补课!

    年轻的女孩子很快打闹到了一起。

    至于潘绪刚才临场对逃生知识进行补充,所有人都表现出见怪不怪的样子。包括姚知渔本人。

    在拍完电影回到宿舍的这半个多月里,姚知渔不止一次地显摆过她在片场学到的逃生小知识。潘绪听到并记下,不奇怪。如果是潘绪早在姚知渔之前就知道这些事,也不奇怪。

    一个团队里,有人当面子,就有人当里子。

    潘绪就是她们这个团队的里子。

    参加节目被主持人刁难问到不好回答的问题时,不要急,潘绪会帮她们或直接或巧妙地回答。

    商演时遇到要求古怪的合作方,不要急,潘绪会出面跟对面商讨出一个结果。

    就连情感上的问题,她们遇事不决,也习惯于求助潘绪。

    “小姚,你好像每次上节目都要说到关琛啊。”回到休息室里,四下除了他们几个,别无外人,一个队友揶揄地问起了姚知渔:“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关琛了吧?”

    “没有啊!”姚知渔听完瞪大了眼睛:“我前天参加节目就没有提到他呀。”

    队友惊叫:“你反驳的只是这个吗?!”

    姚知渔嘻嘻一笑,不反驳。

    不反驳就是一种答案了。

    女孩子们缩着肩膀,“喔喔喔~”地倒来倒去。

    潘绪没参与其中,她伸了个懒腰,在一旁的单身沙发坐下,说:“喜欢就喜欢呗。反正我们出道也三年多了,老董事长也是个狠不下心的,说点好话就会心软。真想谈恋爱,只要不被发现就行。”潘绪看着姚知渔,补充了一句:“不过,你要搞清楚,你喜欢的是他现实中的这个人,还是喜欢他扮演的那个角色。”

    “角色还是人?”姚知渔沉思起来。

    “有些演员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是角色赋予的。当影迷可以不用区分,演员演越多的角色,爱就累积得越多。但如果是要跟这人谈恋爱,就得区分清楚银幕和现实,免得近距离接触后感觉到落差。”

    “可是……”姚知渔踌躇道:“我觉得,他跟角色,差不多诶……”

    潘绪问:“给你的什么感觉差不多?”

    “很多方面,给我的感觉都差不多。”姚知渔笑容渐渐浮起,一下子想起了很多。

    电影里,吴泽足智多谋,高智商,个人战力爆棚,并且身世可怜。

    电影外,关琛演技高超,智商高,文能改台词和编剧共商剧情,武能改动作跟武术指导设计动作,武力值爆棚,并且身世可怜。

    “他们都很厉害。要是我也像他们一样厉害就好了。”姚知渔嘟囔道。显然不止一次地脑海里跟关琛及吴泽切磋过人生,十分羡慕。

    潘绪却笑了:“厉害什么,那个关琛我不太熟,但吴泽分明就是一个弱者啊。”

    姚知渔眨眨眼,表示不理解。明明吴泽那么厉害的一个人……

    “因为他完全是把自己当受害者了。”潘绪摇摇头,说:

    “他甚至已经习惯把自己当受害者了。

    当受害者是有好处的,第一是可以逃避艰难的问题,第二是容易原谅自己,纵容自己,第三还可以操控别人,引发他人对自己的同情。这样的人就算他很会杀人,但心智上他就是弱者。因为他一直在逃避问题,没胆量直面自己的人生课题。

    他对警察系统不满,对人生不满,对命运不满,想到的办法却只是摧毁,破坏。他原谅自己的暴行,甚至将虐杀的行为美化、正义化,这完全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哭闹着砸掉一切不满意的东西嘛。

    我没怎么看过剧本,只了解了个大概,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最后死的时候应该还哭了吧?这是想引发别人同情的手段。他大概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觉得一切都是原生家庭的错。这样的人,就是弱者啊。”

    姚知渔愣愣地听着,大脑都要转不过来了。迷迷糊糊中,只感觉到心目里一个神秘的形象,一点一点被剥开盔甲,露出千疮百孔的内心。

    其他几个队友,也一边听着八卦,一边自省是不是潘绪口中所说的弱者。

    “如果你说的关琛跟吴泽在这些方面很像,那你应该要多考虑考虑了。”潘绪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书名十分深奥,是一本精神病案例分析。

    鉴于潘绪拿出这样的书来看,大家都觉得姚知渔赢面不大了。而且听着潘绪直指本质的批判,姚知渔口中那个“超级超级厉害”的吴泽,的确像个小孩了。

    “成熟与未成熟之间的区别,不在于年龄,而是在于个人承受强烈情绪的能力。”潘绪一边低头看书,一边祝愿,“希望那个关琛,不是在心智上跟吴泽差不多,不是本色演出。不然等到谈起恋爱来,你绝对要吃很多苦头。”

    姚知渔发着呆。原本的她,哪里想过这么多。

    队友们觉得潘绪说得实在太狠了,纷纷指责她:“你太为难姚姚了。”、“小姚怎么可能分辨得出来啊!”、“不可以管杀不管埋,负点责,给点解决办法嘛。”

    “那怎么办……啊。”姚知渔愁眉苦脸为自己的恋情担忧着。

    潘绪被几个队友直勾勾的盯着,不得不放下书,宽慰姚知渔一句:“其实你现在想这些都有点早。因为他都不一定喜欢你。你自己想想,这半个月你给他发了多少条短信,他又回过几次?”

    姚知渔的眉毛一下子舒展了,不发愁了。但整张脸顿时失去了颜色,跟动画片里的卡通人物变成了石头一样。

    队友们十分同情姚知渔,怒而拍打着潘绪的后背和肩膀,“不是让你痛打落水狗啊!”、“杀伤力更大!”、“不可以管杀不管埋,快负责啊!”

    突然,休息室响起了手机铃声。

    姚知渔听出了是自己的手机铃声,跑去堆放着背包的地方,将手机拿出来。

    上面显示着两个字——【琛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