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94章:杀手(第二更)

第94章:杀手(第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闷头吃饭的关琛,田导点点头。

    他清楚这所谓的“不知道”,并不指关琛的学识——关琛的学历是名牌本科——这个“不知道”,指的是一种单纯的感觉。

    一个成熟的演员,能够轻易掌握复杂的角色,诠释出一层又一层的戏,但是反过来,让他们去演单纯的、要让人动容的戏,就会变得困难。年龄的增长,所带来的眼周肌肉的改变是一回事,另外也是因为驾驭过复杂后,心境上便不再单纯。

    而关琛的眼睛,就单纯得仿佛不该出现在成年人身上。

    关琛的单纯犹如一只流浪的野兽,正被教化,他所做所言都直来直去,说好听是缺乏“社会性”,说难听点是缺少教养。和“巨婴”的那种单纯不同的是,关琛虽然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好惹,但是只要找对方法,跟他的相处就很简单,而他也一直敞开自己的心态,在吸收好的东西。

    而这十分符合,杀手失忆后心智返回到了一张白纸,在相对陌生的世界探索和学习的状态。

    关琛从不掩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并以一种海纳百川的态度,接受一切,这一点张景生记忆犹新。在剧组的时候,关琛像个小孩一样问这问那,跑到每一个工作人员的边上,问他们的名字,问他们的家庭状况,问他们工作的内容……张景生能看出来关琛不是在营造什么口碑和风评,他是真的想知道。最为难得的是,关琛知道这些之后,不会进行批判。

    “但有时候又很复杂。”田导说,关琛在综艺里的时候,都曾表现出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沉重。

    “所以,他等于是能同时能驾驭【复杂】和【单纯】两种特性。”

    “对。”

    “你剧本给他看了没?”张景生问田导。

    “还没。”

    “你剧本没带?”

    田导晃晃两腮的肉,说:“带着。不过得先让院长把把脉。”

    ……

    “对了,老田那新戏攒得怎么样了?”

    老炮们天南海北地聊着,交换咨询。突然就聊到了田导的新项目。

    “正弄着呢。再过几天,就有得忙咯。所以想跟我喝酒的,得珍惜这个机会了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田导说。

    众人笑着举起酒杯,哄笑着跟田导碰了一杯。

    关琛不喝酒,用水杯碰了一下转菜的转盘算意思过了。

    披着个长发的院长,以一种文化人特有的儒雅语调,缓缓说:“小田,你那剧本我看过了。非常好,我光是看剧本就觉得很有意思了。完成度也很高。”

    田导放下酒杯,其他人也安静了下来。

    关琛悄悄支起了耳朵,等待后面那一声“但是”。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院长还是很有文化的,“我觉得还是差了一口气,有个地方可以往上顶一顶,再深入深入。”

    “这是什么意思?”关琛悄声问边上的张景生。

    张景生解释:“少了点核心的东西。或者说缺少更尖锐的表达。”

    关琛点点头,开始集中注意力,打算听听田导的对话。

    杀手版的《变形记》,关琛还是很感兴趣的。

    尽管剧本还没看过,不知质量如何,但张景生的眼光,关琛还是相信的。

    “一个人做一件事,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好的原因,二是真正的原因。”院长慢条斯理地说:

    “杀手失忆后,开始安生过日子,但这有没有可能,是一种基于【杀手思维】的结果。他从小被训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要潜伏,要融入。杀手表现出的所谓【好】,会不会是一种变色龙的自我保护?如果那个‘偷’钥匙的人,原本是个黑社会呢?又或者是个人贩子?那么杀手是不是就变成黑社会或者人贩子了。

    记忆塑造人,环境塑造人。当杀手记忆恢复后,短短几个月的记忆,要怎么对抗二十几年的价值观,我觉得这里面还有发挥的余地。当然,我说的只是一点想法,也不一定准确。”

    田导思忖着点了点头,表示这个建议很有用。

    “另外啊,【废材】这个角色,愤世嫉俗、自卑、胆小,如果只是作为丑角,那么就有些可惜了。”院长说,“喜剧虽然建立在【优越感】上,但是把人当作一个笑话,还是把人生当成一个笑话,势必会影响到喜剧的品相、品质和品格。当然,可能你有别的想法也不一定。”

    “没有没有,讲得都非常好。”田导把院长的建议一条条都记了下来。

    作为名导,被当众指出作品里的错误,尤其现场还有小辈,面子上或许会有些不好看,但在座的,无论是他,又或者其他人,似乎都习以为常。

    在座的小辈们此时只有默默听着的份。

    娱乐圈之所以有个圈,是因为其中的封闭性和排外性。影视界里小圈子尤其得多,基本上都带自己人玩儿。像是有田导、院长和张景生这种级别的圈子,业内人都是挤破了脑袋想进来。

    像【田导新电影在找演员】这样的情报,是能够在外头换钱的。

    如果不是张景生今晚带关琛过来,不仅剧本轮不到关琛,他可能连试镜的门从哪进都不知道。

    然而,当其他小辈都老老实实待着的时候,关琛突然发问了:

    “什么情况下,几个月的记忆可以对抗二十几年的价值观?用爱行不行?”

    大家都用一种,“他们在聊天,你插什么话啊”的莫名神情,看着关琛。

    关琛没理别人,只是等着院长给出答案。

    田导愣了一下,并不介意关琛的失礼,他顺势给大家介绍:“这可能是我们剧组的【杀手】。”

    虽然严谨地用了一个【可能】,但足以说明,关琛拿下这个角色的几率是最大的。

    院长在听完关琛的问题之后,也没有因为不认识,就含糊敷衍。他想了想,说:“我觉得仅仅靠爱是不够的。因为他在失忆情况下获得的爱,在他记忆恢复之后,一定会感觉陌生。好比你靠演戏得到了某个人的真心,那么你想想看,这样的真心和爱,是你真正想要的吗?它有意义吗?是真实的吗?”

    关琛怔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