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第100章:试镜

第100章:试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了爱,还有杀手的自我意识觉醒。”

    邢焰慢吞吞嚼着米饭,眼皮耷拉地说:“一种是外因,另一种是内因。甚至可以说,先有了内因,才会有外因。”

    关琛两手叠放在餐桌上,跟小学生上课一样,毕恭毕敬。

    哪怕邢焰扒一口饭能漏几粒米在衣服上,哪怕他筷子哆哆嗦嗦夹不住韭菜炒蛋里的韭菜,但关琛觉得此时资料中只有高中文凭的邢焰,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学识和智慧已然超越了学历,难以界定。七十多岁,还真不是白活的。

    关琛敬重地给邢焰夹了满满半碗韭菜:“自我意识没有觉醒,就不会有爱?”

    “……也不是不会有爱,只是就算遇到了,也会很难辨别和维持而已。”

    邢焰一脸苦闷地看着碗里的韭菜,接着说:

    “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内心没有任何支撑,这个人会把任何反馈都当成【爱】的反馈。这种掺杂了各种杂音的反馈,会让人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很多人在爱里患得患失、过分卑微、一味妥协、来回拉扯,最后的结果只是把自己耗尽。究其原因,是人格的不丰满,和对自我认知的不足。这样的人,就算是遇见再多的爱,该搞砸还是搞砸。”

    关琛紧抿着嘴,握了握拳头。

    人格丰满什么的,这就是上次去【蓝鲸】听潘绪讲过的。但因为时间关系,潘绪上次没有讲透,而且各种大学本科级的语法和词汇一堆,弄得关琛云里雾里听都听不懂。

    现在邢焰讲得更容易让人理解,关琛顿时豁然开朗,只觉得刚才在楼下买水果的时候,真应该买好一点的品种。

    关琛看了看随随便便装在塑料袋里的水果,转头继续给邢焰夹韭菜。

    邢焰“喔喔喔”地把碗端起来使劲扒饭,用脸挡住关琛的热情,不顾米饭扑簌簌地掉在衣服上,邢焰加快语速讲:

    “所以让杀手弃暗投明的,不仅仅是因为女主角的爱,更是因为在那段日子里,杀手他是被当成一个人去尊重的,他靠自己做出了一个个选择,他体会到了自己掌握命运、决定命运的感觉……杀手反抗经纪人,这种象征‘弑父’和推翻父权的手法,你是学文学的,应该熟悉,这些我就不多说了。”邢焰放下碗,总结道,“差不多就这些了。你理顺之后再去给角色定【大目标】和【小目标】,应该就不难演出层次和深度了。”

    关琛很想拽着邢焰的衣领,让他把那个劳什子“弑父”和“推翻父权”再跟他好好讲清楚。但这么做风险很大,只能不甘心地先记下来,回头自己再上网查查资料,或者以后再去问其他聪明人。

    然而关琛心里才下完决定,一旁的邢云听了那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结局呢?”邢云问:“杀手自我意识觉醒了,要出去自己混,走自己的路,那经纪人是怎么想的?是嘲讽,还是其他什么?”

    邢焰突然沉默下来。

    关琛以为邢焰在思索,可是当他把所有韭菜就夹到邢焰碗里后,发现邢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每一口饭吃完,都要过很久才去吃另一口。

    见自家爷爷许久都不说话,邢云建议道:“【经纪人】这个角色挺适合你的,要不去试试看?”

    不知道是不是关琛的错觉,邢云的语气里,有揶揄和讽刺的感觉。

    邢焰放下碗筷,起身躲到房间里,不吃了。

    关琛疑惑地看向邢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喂,你怎么把邢老师赶跑了?我问题还没问完呐!】

    邢云平静地开始碗筷,似乎知道自家爷爷不会出来再吃了:“什么‘自我意识的觉醒’,都是说得好听而已,真发生了这样的事,只会被说成什么叛逆,不识好歹,懦夫,逃避。就像我爸……”邢云淡淡的说着,一副很多故事的模样。

    但是关琛对别人的家事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开口打断邢云的叙事:“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邢云:“……?”我情绪都酝酿好了,你故事都不听完,说走就走?

    “886,今天的菜味道不错。”关琛拿起剧本,走前还顺便拿了一颗他买上来的苹果。

    邢云大喊:“你就算要走,好歹也添把手帮忙收拾一下碗筷啊!”

    关琛随意地对邢云挥了挥手,开门逃走。

    到了楼下,关琛啃着苹果,吹着不冷不热的晚风,浑身舒坦,感觉去了一块心腹大患。

    之前被潘绪和院长接连质问,差点弄得他做人的信心都没有了。还好今天邢老师给他指了新的方向——认清自己,了解自己。

    自我认知,是怎么个认知法,关琛虽然搞不来,但他有现成的答案可抄。

    电影《盗钥匙的方法》里,假杀手失忆后面对完全崭新的生活,既不了解自己,对未来也全无方向,他于是在一本小册子上记录有关自己的一切资料,喜欢什么东西,讨厌什么东西。

    关琛虽然没有失忆,但要问他对自己的了解,他最多只能说出——喜欢打架,喜欢刀,喜欢看电影,没了。

    关琛在路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本小册子,也不等回家,他就迫不及待杵在橱窗边的柜台,跟几个草草解决晚饭的人坐在一起。

    关琛开始写:

    【喜欢打架。】

    【喜欢刀。】

    【喜欢看电影。】

    再想想,还有:

    【喜欢吃草莓千层。小熊牌自制甜品味道最好。】而且还不要钱。

    【喜欢踢足球。】关琛写完想了想,觉得不对劲。

    他踢球踢了半年,水平至今很差,但他也没想着放弃或者偷偷训练然后惊艳所有人。仔细想想,他喜欢的是跟吴砚一起踢球的感觉。

    关琛划掉喜欢足球的上一句,改成【喜欢跟小弟一起玩耍。】

    【喜欢在大师兄车里的副驾驶座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条接一条地写下来,关琛感觉还真的多了解了一些自己。

    关琛在册子里写下【喜欢看书。】的时候,心里略微发虚,连字号都小了一圈。为了增强说服力,关琛当即决定去书店逛一趟。

    向老板问了附近的书店。

    走进书店,他先是挑了一本最近畅销的悬疑推理书,准备结账的时候,他又退回书柜之间,用手机搜着以“弑父”和“父权”为关键词的书籍推荐。

    虽然试镜的剧本和最终的剧本不一定相同,但关琛不管那么多。因为他的表演,从来都是为了自己痛快而已。

    搜到书,看着那些一听就很有文化的书名,关琛竟完全没有望而生畏的心理。

    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嗬嗬嗬,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是高中境了。

    ……

    ……

    五月初,有一个长达七天的连假黄金周。

    很多来旅游的外国人,嘴里说着什么调休,什么小长假之类让人听不懂的内容,满是羡慕。

    《命运钥匙》剧组的人们,痛痛快快地休息了七天以后,状态正好。再过三天又是周末,因此大家工作起来积极性都很高,话虽然多了点,但至少没什么节后抑郁的症状。

    田导走进餐馆的时候,制作人和监制他们已经到了。他们平静而沉稳,时刻有着像是没放过假的疲惫——因为一旦项目开始,休息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存在的。

    今天是《命运钥匙》的试镜地点,选在了一家餐馆。

    通常剧组都是会选择在酒店,但是来试《命运钥匙》主要角色的人,制作组邀得不多,不需要搞那么大的排场。

    而且,安排在餐馆,是有特殊的目的。

    “这个关琛听说不错啊,”制片人收拢着手里的几份演员卡,挑出其中一份履历最少的那张,说:“《警察的故事》的陈彬和张景生好像很看好他。”

    关琛的履历里只有一部《警察的故事》,而且还没上。如果不是内推,他的演员卡基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警察的故事》那片子据说发行规模扩大了,好像对质量很有信心。”监制站在门口安排完等会儿试镜的安保问题,回到屋里坐下,随口说着他了解到的业内新闻:“要是咱们这边也被选上,就是连续两部顶级制作了。哎哟,要不是知道内情,我都要猜他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捧了。”

    “人我见过,挺单纯的一年轻人,没我们这么多弯弯绕绕。”田导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抚着肚皮,笑了笑说:“他身上隐隐有一种不在状态里的感觉,融不进来,但是又不疏离,挺有意思的。”

    “你这调高了我们的预期,万一他表现没那么厉害,我这里印象分就会低了噢。”制片人开玩笑说。

    “尽管调高吧。如果达不了惊艳的程度,选他这样的新人就没有意义了。”田导摊开演员卡,盯着其他演员的简历看。如果说关琛优势在贴近角色,那么这些履历丰满的演员,优势则在知根知底,沟通无碍,演技有保障,且具备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

    此时,餐馆的负责人走了过来,跟监制说,食材都准备好了。

    田导看了看时间,说:“差不多该到了吧。”

    制作人和监制以及公司派来的高层,结束闲聊,准备开始工作。

    包厢外,试镜的演员们正陆续到达餐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