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 > 【014】金蝉脱壳

【014】金蝉脱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伏魔司那边,本王会尽全力拖住,而你在这段时间里,给本王把王妃复活之事办好,只要事成,我们最初商量好的那些约定仍可作数,别再让本王失望了。”武华年沉声说道。

    “遵命。”楚管事弯腰行礼,随即走出了暗室。

    眼下此地的情况已经无需她再去上心,一切压力皆会有武华年一力承担下来。

    一日之间,春满阁被伏魔尉查封,阁内邪祟妖物皆被伏魔尉斩杀殆尽,不留活口。

    而与春满阁相隔了十多条街道的武义侯王府被伏魔尉带人包围,任何人不得出入。

    这两件大事瞬间就传遍了整座朝天都,引爆了一个全民性质的话题炸弹。

    伏魔司一向只插手与邪祟有关系的事件,今日之举,莫非是春满阁和武义侯王府都与邪祟有着什么关系不成?

    通过游方小贩的四处口头传播,两件事在朝天都内被传的沸沸扬扬,但却无人能够得知其中的具体实情。

    远在镇妖狱里的宁修并不知道自己一封匿名举报信掀起了多大的风波,整个人完全投入在热火朝天的处决工作当中。

    本来处决完二十间牢房里的邪祟后,宁修就去找狱卒头子打算再申请二十只邪祟的处决工作。

    可没想到狱卒头子担心他才刚刚踏入武道九品,实力不稳,在如此频繁的进行处中,会不会影响到个人心性,从而导致心态大变,埋下祸根,便因此拒绝了他的申请,只说明天再给宁修安排。

    这下让宁修着急了,好不容易可以回镇妖狱待个两天,通用熟练度收获的就像是白捡一样,那自是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可现在才只处决了二十只邪祟呢,你就让我收手?耍小孩呢。

    宁修自然是不甘心的,但无论他怎么解释、保证,都无法让这个狱卒头子改变心意。

    对方乃是从伏魔司退下来的,曾经也是一名伏魔尉,后因伤退职,便来到这镇妖狱作管理,论资历,宁修哪怕身为铁马伏魔尉也是无法命令对方的。

    没得办法,口都解释干了的宁修只好选择妥协,回到自己之前居住的屋子,只等明日再去。

    翌日。

    一切都如同往常,傀儡似的从狱卒那里领取今日要去处决的牢房,傀儡似的处决掉邪祟以后就能够自由行动了。

    但对于贺云琅而言,生活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看着牢房里这头被绑住的黄牛妖,贺云琅强行用工具撬开它的嘴巴,便将从那妖人处得来的黑元丹投入了牛妖的口中。

    看着黑元丹消失在了牛妖咽喉的深处,贺云琅目光顿时就变得期待起来。

    是真是假,就全看这牛妖的反应了。

    “哞!”刚吃下黑元丹不过几息,牛妖全身立马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大量肌肉。

    随着它慌张的踏步,地面上直接就出现了一个个微微凹下去的蹄印,在此之前它绝对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可以看得出来,牛妖的力道在吃下黑元丹后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又等了一会,见牛妖依旧状态良好,并未出现任何异常反应,贺云琅这才放心下来,看来那个妖人并没有骗自己,这黑元丹的确是能够增强体魄力道的。

    动手处决掉已无利用价值的牛妖,贺云琅毫不犹豫,立马就将剩余的黑元丹全部放入了口中。

    “我一定要让那些伏魔尉看看,到底谁才是最适合加入伏魔司的人。”吞下黑元丹的贺云琅自信说道。

    在贺云琅吃下黑元丹的瞬间,被困于玄区九十七号牢房的妖人随之没了气息,沦为一具尸身。

    很快,贺云琅便感受到了自己体内逐渐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身体开始逐渐出现具有线条状的肌肉,他尝试着挥拳踢腿。

    无论速度还是威力,具都要比之前远远强大上太多,这一刻贺云琅非常相信,如果那天伏魔尉挑人时去的是现在的自己,那他一定会立马被伏魔尉选中。

    正当贺云琅高兴之时,他并没有发现到,自己的舌头上慢慢浮现出了一张微小的人脸。

    若能细看,他必会一眼认出这张脸的主人竟是那给他黑元丹的妖人。

    “贪婪的蠢货,果然还是吃下去了。”妖人‘给给给’的笑道。

    安静的牢房内,这个笑声与讽刺的声音极其清楚,使得贺云琅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下来。

    他警惕的看着四周:“谁?”

    莫不是这间牢房里还存在着第二只邪祟?

    “你这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从今以后,这具身体便不再属于你。”贺云琅舌头上的妖人面孔开始消失。

    贺云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整个人瞬间眼前一黑,当即就昏倒在了地上。

    但随即他的双眼再次睁开,眼神却变得仿若另外一个人一般,失去了贺云琅本有的感觉。

    “老夫这一招潜藏了这么久,总算是成功了。”从地上爬起的‘贺云琅’看着自己的新身体发出了喜悦的感慨。

    何彪乃是一半途堕落的妖人,信五头山黄风洞‘腐躯仙’,善于通过各种手段占他人躯体,从而达到金蝉脱壳,假死重生。

    当他被抓到镇妖狱的那日,何彪在被关进牢房前曾对狱里的一只邪祟使用了一个小手段,当那邪祟死时,身躯便会被何彪占据。

    但即使如此,他仍然逃不出这位于地下的镇妖狱。

    所以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要蛊惑到处决掉邪祟的行刑者,唯有占了行刑者的身体,才能逃出镇妖狱,离开朝天都。

    贺云琅便是这个幸运的倒霉蛋。

    他处决了那只被何彪施以手段的邪祟,意外得知到了何彪的存在。

    而黑元丹,就是何彪用来达成目地的手段。

    其实何彪并未完全说了谎,不然伏魔司的人也不会留他性命至今,他的黑元丹的确有增强体魄力道之效,不过也有能够让自己侵占他人身躯的效果。

    但对于伏魔尉而言,他们能够轻松察觉到黑元丹内的不对劲之处,所以何彪从未在给伏魔尉的黑元丹上做过手脚。

    像贺云琅这种连九品都尚未踏入的不入流武者,才是他最好的下手目标。

    谨慎的贺云琅,只要忍不住吃下黑元丹的贪婪,就注定会被何彪夺体占躯。

    简单熟悉一下自己的新身体,何彪没有耽搁,立马走出牢房,就打算去寻找镇妖狱的出口。

    ……

    走在玄区的走道上,宁修心里格外喜悦,今天他又从狱卒头子那里分配到了二十只邪祟。

    主要是这人太过于好心,生怕宁修刚踏入武道九品,邪祟杀多了导致心性大变,就特意给他限制了每日处决邪祟的数量,不然宁修的心情会更加喜悦。

    若两日之内能够随心所欲的畅杀邪祟,自己就算通宵达旦、不吃不喝也要将整个镇妖狱里能处决的邪祟都给处决掉,这得一夜暴富成什么样子啊。

    正当宁修逐渐接近自己分配到的第一间牢房时,不远处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贺云琅,好巧啊,又碰到你了。”宁修笑着打招呼道。

    “嗯,我怕有点事,先走了,以后再聊。”

    但今日的贺云琅似乎有些奇怪,在听到自己与他打招呼后,仅仅只是很敷衍的说了句话。

    昨日的鬼鬼祟祟,今日的心不在焉。

    种种表现让宁修对这位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感到有些担心,昨天因为没想太多的关系,而忽略了贺云琅,今天怎么说都得好好跟对方问个清楚。

    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或者没被伏魔尉选上心情不好。

    见贺云琅没打算停下来与自己交谈,宁修一步挡在了他的前方说道:“贺云琅,看你不太高兴啊最近,有什么事跟哥们聊聊吧。”

    见到眼前这个少年拦住自己,何彪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从对方身上,他能够感觉到一股非常令自己难受的灼热气息。

    一般只有将血气修炼到很旺盛程度的武者,才会产生出这种感觉。

    妖人虽然是人,但因为堕落了的关系,与邪祟会更相近一些,所以他们也非常畏惧武者身上的血气。

    “不用了,你忙你的去吧。”何彪故作平淡的说道,随即就绕开了宁修。

    这时宁修的表情突然有了些许变化,今天的贺云琅,看起来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太一样啊。

    人身上的变化,相处时间短的可能看不出来,但宁修与贺云琅可是同住在冠军营里一年多的好友,自然会更熟悉一些。

    当贺云琅走开的瞬间,宁修鬼使神差的施展出了灵目观气术。

    顿时就见在贺云琅的身上,有稀薄的邪气缭绕,邪气中还有一道隐约的人影晃荡。

    “站住,我问你,我叫什么名字。”宁修当即喝道。

    何彪心里一咯噔,自己被识破了?不能吧。

    他这附体之术只接管身体,并不会拥有原主的记忆,此时宁修的这个问题,他哪里回答的上来。

    见贺云琅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宁修便知此人绝对不是贺云琅。一个不是贺云琅的人却伪装成贺云琅的样子在镇妖狱里出现,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猫腻就不需要多说了。

    刹那,宁修大步追上前去,右拳瞬间化为一片赤红,正是纯阳极拳。

    元阳拳刚演化为纯阳极拳,尚未与人交手过,不知真正威力,此刻正好有了试验的目标。

    感受着从宁修拳头上传来的灼热,何彪暗暗叫苦。

    自己也真是倒霉,一出门没多久就碰到了原主的熟人,还是个爱较真、爱多管闲事的。

    这下子一场战斗是避免不了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要知道此地可是镇妖狱,一旦因为交手的动静而引来其他狱卒,何彪想要金蟾脱壳悄然逃离镇妖狱的计划,自然是再无可能了。

    眼下,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用最快的速度让眼前这个家伙永远的闭嘴。

    何彪当即褪去上身衣服,口中默念咒语,就见他胸膛快速蠕动,随之裂开出了一张长满獠牙的巨大竖嘴。

    吞!

    眨眼之间,这张巨大的竖嘴直接扩大了数十倍,以一个非常惊人的趋势从何彪胸膛长出,一口朝宁修咬去,将其包入嘴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