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 > 【019】竞价夺宝,擂鼓瓮金锤

【019】竞价夺宝,擂鼓瓮金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万宝商队的名头大名鼎鼎,即使宁修之前从未出过朝天都,也是听说过的。

    这支商队完全由各种奇人异客组成,实力强悍,故而可以走南闯北,到各处寻找宝贝。

    每次万宝商队从远方归返时,都会引起大商富家翁和达官贵族的关注,想要看看他们这次又从外面带回了什么宝贝。

    在此之前,宁修是只听其名,未见其人,万万没想到今晚万宝商会竟在文灯县揽月楼开办竞价夺宝,属实是运气好赶上看热闹了。

    所谓竞价夺宝,其实就是拍卖会,万宝商队此次从外面带回来的宝物会拿出一些来拍卖。

    有喜欢的你就可以出价,与别人竞争,价高者得。

    作为一名H书作者,这种大俗大雅之物,想必出书后会受到很多人的喜欢,销量自然是不能差到哪去,宁修估计着这小子手头里的财富应该不少。

    看黄游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想来今晚是打算阔绰出手、豪掷千金了。

    “噔儿隆咚,隆儿哩儿隆个咚~军爷做事理太差……”

    酒过三巡,正在戏台子上唱大戏的武生突然被人喊停,并带下了台去。

    一看这情况,揽月楼内的所有人瞬间都打起了精神,想必这就是竞价夺宝要开始的前兆。

    果不其然,在清空了戏台上的所有人后,一名穿着褂子长袍的中年人便带着三位劲装大汉走上台去,全场顿时熄声,目光都目不转睛的看向台去。

    “这位是揽月楼的叶掌柜,那三位我不认识,不过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万宝商队这次派来主持竞价夺宝的人了。”黄游出声给宁修解释道。

    而与此同时,戏台上的那位叶掌柜也发话了:“让诸位久等了,这三位乃是万宝商队的干事,今晚将由他们主持竞价夺宝,还望诸位踊跃一些,若有看上的宝贝就果断出手,莫等失之交臂后才黯然悔恨。”

    大商疆土本有三十六州,但随着天下邪祟大乱之后,离朝天都越远的州府变得越交通不便,一路上常有山水被妖物邪祟所占,封锁管道、驿站,为害一方。

    到了如今,大商能够完全掌控到的州府只剩十六之数,其中四州是前几十年里才夺回来的,剩余二十个州府仍处于各自为战、封城抵御的状态。

    山高路远,就算是伏魔司时而会派出数十队伏魔尉远征,打算收回那些被邪祟妖物围困的州府,有时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为有些伏魔尉的实力固然强大,但一些大妖王、邪魔、凶神的实力亦是极其恐怖的,让伏魔司都占不到什么上风。

    只能够遥望疆土,失而不得。

    数百年下来,被困在外的州府慢慢都演化成了‘藩王’‘诸侯’般的存在,大商皇帝虽然看着不是滋味,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因此,这二十州所拥有的特产,像什么金器、骏马、玉雕、水果,对于朝天都这边而言,因为运输极为困难,少有能成功带回来的,就成为了有价无市的稀有宝贝。

    在宁修的注视下,那三人各自拿出一卷轴,开始念起了卷轴上记录的珍宝名称,以及起卖价格。

    “大凉州海月明珠一颗,三百两。”

    “南江州星纹镔铁三斤,五百两。”

    “五岳州金缕蚕布五尺,六百两。”

    ……

    听着这些自己从未听说过的东西,宁修表情倒是很淡然,可旁边坐着的黄游却绷不住了。

    “好东西,都是好东西啊,海月明珠可夜里发光,光源柔目顺和,夜里看书不伤双目,星纹镔铁比寻常矿铁更轻更硬,乃是打造盔甲和兵器的上好材料,金缕蚕布更是不得了,做成衣服以后穿在身上冬暖夏凉,轻便耐磨,谁能拿这布匹做一件衣服,那可是顶顶的有面子了。”

    黄游从跟班那里拿来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纸笔,便开始给自己看上的宝贝竞价。

    宁修瞄了一眼,零零总总共有十七样之多,每样价格都不低于三百两,可见黄游这家伙家底确实是非常丰厚的。

    “看来在大商写H书很赚钱啊。”宁修不禁心里嘀咕道。

    “宁大人,可有看上或者喜欢的东西啊?有的话你就尽管跟我说,黄某必尽地主之谊,高低给你拿捏下来。”将自己的竞价单递给跟班,让他去交给万宝商队的人,黄游便转头对宁修说道。

    “那就多谢了,但现在还没有什么我看上的,有就跟你说。”宁修点头笑道。

    白嫖什么的,最喜欢了。

    万宝商队今晚拿来竞价的好东西属实不少,最后选择出手竞价的人竟多达上百,而按照规矩。

    商队的人会在同一样宝贝里挑选出报价最高的价格进行公开,询问全场是否还有要超过这个价格的,如有,那继续竞,没有,东西就归出价最高的那个人。

    一时间,这种挥金如土的感觉也是使得全场氛围火热,不管出钱的还是看热闹的都十分激动,恨不得竞价人再争的狠一些,最好能打起来了,那就更热闹了。

    半柱香后,黄游成功拿下自己看中的十七样宝贝里的十二样,收获匪浅。

    “宁大人,这万宝商队每三月外出一次,回来就开始择几个不同地方竞价卖宝,待休息上一段时间后再凑齐人马外出,机会不易,看中什么你可得抓紧说,要不然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就得等到数月之后了。”黄游提醒道。

    此时戏台上第一轮宝物售空,紧接着便开始了第二轮宝物的竞价。

    一名手持卷轴的劲装大汉嗡声喝道:“极品净白玉扳指一只,五百两。”

    此人精壮,太阳穴与常人不同,竟是微微往外凸出,仿若脑袋上长有两个肉团一般。

    这便是武道七品才有的特征,乃是境界刚刚突破,内力尚未能熟练控制的身体反应,当武者将体内内力稳定下来以后,那两个隆起就会随之恢复。

    仅仅一个被派来主持竞价争宝的人就能有武道七品境界,对于万宝商队的实力,宁修却是有了更深的认识。

    “净白玉的扳指!还是极品!”听到大汉所说,黄游顿时兴奋无比,连忙提笔就在纸上写出了自己的竞价。

    八百两!

    宁修稍微有些诧异,这八百两银子可不少了,抵得上普通人一家好多年的花销,这扳指是有什么门道,竟然值得八百两。

    也许看出了宁修的疑惑,黄游主动解释道:“宁大人你可能不知,净白玉乃是玉阳州的特产,这种玉矿只有在那边才能挖的到,普通的净白玉佩戴在身就有安神、助眠、定心之效,而极品净白玉,更是能够养精护肾、明目生发、驻颜抗老,完全就是市面上你想买都买不到的宝物。”

    “有这么神奇?”宁修半信半疑,光是佩戴一块玉在身上就可以得到这么多的效果,那这简直都能够称得上是神器了。

    等待了一会,想要竞价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给出了自己的价格,劲装大汉便从同伴手中接过目前报价最高的那张纸喊道:“陆公子,报价一千两,还有人打算竞价吗,若没有,这枚极品净白玉扳指就归于冯公子了。”

    黄游表情一愣,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报价最高的那个,大不了待会再竞价就行。

    可这个出价最高的陆公子却是让他感到了疑惑,自己在文灯县待了十多年,还从未听说过县里有姓陆的商贾豪绅,莫非是得知到万宝商队今晚会在文灯县办竞价夺宝,这才特意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富家公子不成?

    “去把你们掌柜叫来。”黄游对雅间外的小二说道。

    很快,揽月楼的叶掌柜便匆匆赶来,走进雅间:“黄公子,有什么吩咐?”

    “那个陆公子是什么来历,你知不知道?”

    “啊,黄公子你不知道吗,陆公子就是本县新县丞陆大人家的公子。”

    “新……县……丞……”黄游一听这话,心态瞬间就崩溃了。

    他爹本是这文灯县的县丞,前不久啥也没做就得知被上面去了官职,强行告老还乡,有人会空降文灯县顶替他的位置,

    这新县丞便是顶替他爹位置的人,对于新县丞的信息,黄游却是知道的不多,现在得知,自然心里气的直咬牙。

    虽说他爹是老来得子,但怎么算都未老到该退休的年纪,定是那新县丞在背后使了什么手段阴招,才使得自己老爹丢了官职。

    一股斗气瞬间涌上黄游的心头,县丞官职被你们陆家夺了,今晚这净白玉扳指那是说什么都不能让你拿去。

    都没给人拦的时间,黄游直接跑出了雅间大喊道:“一千二百两!”

    顿时全场目光纷纷张望了过来,如此喊价本不符合规矩,但看到是黄游以后,却也没有人多说什么,在场都是认识他的。

    那劲装大汉对此倒也无所谓,只是点头道:“一千二百两,还有人竞价吗?”

    全场鸦雀无声,一片安静。

    最终这只极品净白玉扳指被黄游轻松收入囊中,甚是得意。

    “跟我斗,虽然我爹不是县丞了,但要比财力,我不得把你压死死的,什么陆公子,我呸。”走回雅间的黄游一脸神清气爽。

    揽月楼二层,一间靠近走道的雅间里。

    一名瘦高的蓝袍青年坐于木椅上,手摇晃扇子看着楼下戏台。

    见到扳指被人买走,站在蓝袍青年身后的随从忍不住问道:“少爷,不过一千二百两银子而已,为什么我们不继续争呢,这净白玉扳指可是难得一见的,今晚没买到岂不是可惜。”

    青年淡淡笑道:“可惜什么,待会等竞价夺宝结束之后,你带人去把宝贝从那个买到手的家伙手里夺来不就好了。”

    随从顿时眼前一亮:“妙啊!少爷,你这一招实在是高,这才叫夺宝嘛。”

    待净白玉扳指被卖出去后,劲装大汉随即又报出了几样相当珍贵的宝物,只是都无法让宁修产生什么兴趣。

    黄游时而会出手竞价自己看上的东西,没看上的便让给其他人去争,很快继扳指之后,又卖出了七样宝物。

    “紫雷真人生前所使的擂鼓瓮金锤,本是一对,但紫雷真人死后遗失了一只,单锤重达三百二十斤,售价一千两。”

    紫雷真人!

    宁修瞬间就来了精神,真人乃是仙道四品以上的高手才有的尊称,这是常识,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搞错。

    一柄仙道四品高手使用过的武器,这可太有意义,若能买到手使用,威力绝对远超一般的凡兵铁器。

    虽然宁修并不会锤法,但是他可以去学。

    掀起竹帘子往外望去,就见在戏台子的地面上,正摆放着一柄四尺长,锤头长得跟个圆南瓜似的金锤。

    此锤锤面上存在着大量橙红符箓,一看就知是仙道出品。

    “这锤子三百二十斤,买来哪个人挥的动呦。”

    “不懂了吧,这是一位真人使用的武器,上面依附着真人的灵力,摆在家里驱邪镇祟岂不是妙极。”

    “这个方法靠谱,还能显得我很有品味。”

    一时间全场议论纷纷,看来不少人都对这柄锤子产生了兴趣。

    “黄公子,我就要这个了。”看着台上的擂鼓瓮金锤,宁修说道。

    “好,宁大人你终于是开口了,那我绝对给你把它拿下。”黄游拿来纸笔,伸手就写了个一千五百两的价格。

    如今世道,富人对于驱邪镇祟可谓是追求到了极致,家家户户都是各种仙佛石像木像,各种法器摆着,生怕哪天被邪祟给害了。

    一柄真人使用过的武器,顿时就遭到了全场的哄抢,没一会儿价格就已经抬到了三千两的高度,成为今晚目前最高的宝物。

    “这帮家伙,一个个的不死心啊。”黄游轻描淡写的又在纸上给出了一个三千五百两的高价。

    若这柄锤子最后真能拿下,黄游今夜的花销少说都快要接近白银万两了。

    一时间宁修更加笃定了在大商写H书看来真的很赚钱,不然一位前县丞之子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多的财富,还画的如此大手大脚,一点都没有心疼的迹象。

    最终,那柄擂鼓瓮金锤被黄游以四千两的价格拍下,刷新了今晚全场的最高消费。

    而在此之后,这场竞价夺宝很快也进入了尾声。

    坐在二楼雅间的蓝袍青年立马对自己的随从说道:“可以去动手了,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别人就算是花钱了也拿不走。”

    “知道了,少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