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斩妖从熟练度面板开始 > 【053】观棋烂柯,壁画世界。

【053】观棋烂柯,壁画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竟然是这东西帮了我!”看着自己手掌心的这颗白色圆珠,宁修表情可谓是相当诧异。

    这颗白色圆珠不是其他,正是那颗从怨阴妇眼中留下的鬼泪。

    当初苏浅浅说此物有大作用,是个宝物,宁修还并没有当一回事。

    但今天看来,这东西可确实是一件好宝物啊。

    暗黑恶念全部被鬼泪和正悟和尚的那串佛珠压制吸收,宁修身体重新恢复正常,他没有耽搁,直接就挥锤朝着树妖砸了过去。

    此邪祟诡变多端,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邪门术法未使用出来,宁修可不能拖了。

    下一次中招未必会再有这么幸运,眼见宁修袭来,树妖仓惶就打算躲避。

    正如它刚刚所说,它并不擅长为战,真要与宁修死战起来,必不可能是宁修的对手。

    “且慢!吾愿与你讲和商谈,吾愿送你离开此地。”树妖急忙喊道。

    但宁修可不愿听这些,此等邪祟今日不除,他日必成大患。

    焚阳太曜经的内力在此刻全部爆发,被宁修完全灌入惊雷锤中,这一锤,将会是宁修至今为止最巅峰的一锤。

    轰!

    树妖颈部直接断裂,结有大量人头果实的树干部分当场与树妖身躯分离。

    没了树妖的养分供给,所有人头果实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干缩。

    “吾二百余年修行,竟在你这小儿手中毁于一旦……吾不甘啊!!!”

    树妖声音愈发衰弱,最终在宁修的赤焰内力当中逐渐被焚烧成灰烬,气息已绝。

    【击杀凶神,获得通用熟练度+3000】

    宁修点了点头,果真如自己猜测的那样,这树妖就是金照寺的化身,也可以说是金照寺的本尊。

    这凶神二百余年不知道将多少无辜百姓摄入进这一方壁画世界之内,按它所说,应该是借用这些人为自己修行所用。

    凶神一死,这一方壁画世界顿时就开始了剧烈的颤动,疑似有崩溃之兆。

    宁修连忙解除天王状态,走过去拿来长衫与玄银锁甲穿好,便跑到还醉醺醺的任千行和正悟二人身边,强行给了这二人一人一个大嘴巴子,让他们能够立即清醒过来。

    身为伏魔尉误入这种诡异之地,竟然也能像旁边那些寻常百姓一样上当中招,若没自己赶来恐怕性命堪忧,此等疏忽,这一嘴巴子挨的也不冤。

    在宁修的两巴掌下去后,任千行和正悟哀呼一声,连忙伸手捂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

    “宁兄?你怎么也在这。”任千行喜道。

    “先不说此事了,准备一下,我们应该快要从这地方出去了。”宁修抬头看着四周颤动的越来越明显的大地说道。

    只见空气中浮现出那种五彩斑斓的气泡膜,众人眼前一花,再睁开眼时已是出现在了之前的大雄宝殿之内。

    除了宁修和任千行、正悟和尚以外,这大雄宝殿内同时还多出了不少人。

    侠客、商贩、官差、镖师……全都是以前被金照寺给摄入壁画世界当中的普通百姓,亦是与任千行、正悟一同在桃树下把人头涎液当桃花酒饮用的那群人。

    随着金照寺凶神一死,这些人全都被从壁画世界里释放了出来。

    “宁大人!你们出来了!”一直守在大雄宝殿里等候的夏云思看到宁修三人突然出现,顿时满脸欣喜的跑了过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里是金照寺,那我们刚才是在哪里。”任千行摸着晕乎乎的脑子,有些茫然问道。

    “咦,师父传给我的佛珠呢,怎么不见了。”正悟摸遍自己全身,也不见那串佛珠的下落。

    与此同时,金照寺内外各处。

    一伙伙,一群群曾经被摄入壁画世界里的百姓全都被放了出来,他们与任千行一般,全都满头雾水的看着四周,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那些被困了上百年的人在离开壁画世界以后,都没能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便瞬间化为一地骸骨。

    在壁画世界里待了上百年,他们早就成了已死之人,这一回到现世,自是尘归尘、土归土,逃不过自然规律。

    而困了几十年的人,则全身各处都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老,变成了他们这年龄该有的身体状态。

    “不!我,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本骑在马背上的新郎官嗓音苍老的惊呼道。

    他座下的马匹早已到了去世的年纪,这会直接瘫死在地,摔的新郎官滚落马背,但即使如此,他完全无动于衷,而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满是皱纹和老人斑的双手眼神充满了恐惧。

    这般模样的自己,如何再去迎娶自己的娘子。

    “我们怎么还在金照寺!”坐在马车上的青裙女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窗外大雨磅礴,在她的记忆里,商队明明早就已经撤离出金照寺几十里了才对啊。

    怎么一眨眼工夫又回到这来了,而且四周还一瞬间多出了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人。本是荒凉寂静的金照寺竟变得热闹了起来。

    刹那间,原本就已经非常破旧的金照寺开始了腐化,寺内的大殿与廊坊全都是像是流沙一般开始随风消散,最后化为残垣断壁。

    随着金照寺凶神一死,这座曾经的佛门古寺再也抵御不住岁月的侵蚀,步入了毁灭的尾声。

    没有人注意到,包括宁修自己,当金照寺开始风化的那一刻,大量的透明碎片全部蜂拥往宁修所在飘去,然后悄然无息的融入进了他的左臂之中。

    此时,黑夜已过,东边山头浮起一抹鱼肚白,却是晨曦到来。

    又是全新的一天。

    ……

    金照寺凶神一事,实在是不好与那些被困于其中的百姓们解释,最苦的当属那些被困于壁画世界里几十年的人了。

    与外界脱轨几十年,家中父母妻女也不知有何变故,更是对于如今的大商少了几十年的信息可知。

    在各自的家乡,只怕是早已被官府认定为是死亡的失踪人口,这些人想要恢复到从前那般的正常生活,恐怕相当困难。

    这等观棋烂柯之事,说出去也是神异离奇,难有人相信,多数会被认为天方夜谭。

    在残破的金照寺内各处寻回黑风、黑虎以及食铁兽,宁修将事情缘由给任千行、正悟、夏云思三人解释清楚。

    然后四人再各自分头去与那些茫然不解的百姓们告知此事。

    听完金照寺真相,有的百姓震撼不已,大为诧异。

    有的百姓当场抱头痛哭,人生有多少个年头能够这般耗费,有些人半辈子都在壁画世界里过去了。

    有的人则都在壁画世界里待到半截身子入土了。

    看着这些哭的悲惨的百姓们,宁修心里十分能够理解。

    毕竟观棋烂柯那烂的也只是斧柄,老的也只是山外的人,那个樵夫可没有受到任何岁月的影响。

    有些人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金照寺,准备回到家乡去看看。

    有些人则仍然待在金照寺里陷于回忆难以自拔,一切都仿若黄粱一梦,他们已经待得太久,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了。

    必须得给他们缓和一段时间,才有恢复过来的可能。

    东方的天空蒙亮,滂沱雨势终于是停了下来,雨后山林间的空气都变得格外清新,夹杂着一丝湿润泥土与青草的芬芳。

    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过了,那些还缓不过来的人得给他们时间,宁修几人还有要事在身,自是不能继续留下来陪伴他们。

    待雨停之后,几人便骑上各自的坐骑,离开金照寺,继续踏上了前往沈家镇的路途。

    “大人!几位大人。”

    然而离开金照寺还没多久,身后道路便传来了他人的呼喊。

    宁修回头望去,来者竟是那支李家商队。

    在经历了金照寺一事后,青裙女子想要与伏魔尉一路同行的心情可谓是更加迫切了。

    这难得与这几位伏魔尉来到了同一条起跑线,自是要厚着脸皮请求抱一抱大腿才行。

    “几位大人,可否一起同行?也好结个伴啊。”商队的护卫统领骑着一匹马儿追上来问道。

    “抱歉,我等着急赶去沈家镇,你们商队行进速度太慢,恐怕跟不上我们的进度。”任千行直接果断婉拒道。

    异兽与马匹的速度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再上等的马匹论速度和耐力也难以堪比异兽,这便是伏魔司建立驭兽坊的原因。

    要是答应这支商队与自己同行,赶到云霞山的日子只怕是要晚上数日。

    看着四名伏魔尉婉拒自己的请求后,驾驭异兽快速消失在了道路尽头,护卫统领忍不住遗憾的叹了口气,又泡汤了。

    ……

    在官道未因为地龙翻身被封堵之前,沈家镇可以算得上是云泽州一个边缘区域的小地方。

    鲜少有人会经过此地,但随着官道短时间内暂且不能通行之后,沈家镇作为这条老路上的第一个城镇,重要性瞬间就变得极其巨大了起来。

    这个镇子也因此一夜间变得格外火爆,镇上客栈的人流量都变得大了许多。

    对于所有从京州前往云泽州的人而言,沈家镇都是第一个可供歇脚之地。

    并且这地方还有伏魔司派来的高手坐镇,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当道路尽头出现了一座白墙黑瓦的城镇轮廓时,任千行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意:“总算到了,这条路是横穿过沈家镇的,我们必须要从沈家镇中经过,才能到达镇外另一端的道路。”

    夏云思笑道:“沈丛云那么谨慎苟且的人这一次竟然会答应与你一同外出前往云霞山,我至今都没能想明白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你曾经给他挡过什么生死危机,才让他欠了你一份人情吗。”

    “师姐莫要说笑,我与丛云那可是在冠军营里就过命的交情,他这个人虽然贪生怕死,但我若有事情找他帮忙,他肯定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走进沈家镇内,任千行对宁修三人说道:“你们先找一家客栈休息休息吧,我去找人,到时候再来与你们会合。”

    “好。”

    留下一具傀儡跟随正悟,任千行便独自离去,找他的那位好友去了。

    而宁修几人则随便找了家还有客房的客栈暂且歇息,刚走进自己的房间,宁修便立马脱下玄银锁甲和衣衫,开始检查起了自己的左臂。

    其实在离开壁画世界以后,他早就想进行此事了,只不过没有私密空间,不好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只能一路强忍到现在再进行检查。

    此时宁修的左臂上,赫然存在着十二颗佛珠入体后产生的螺旋圆点,而左手掌心处,一颗白色圆纹也十分明显,正是那颗鬼泪。

    但不管宁修如何尝试,都无法得知到这十三处圆纹究竟有何作用,哪怕灌入内力,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之前在路上问过正悟和尚,他说那串佛珠乃是他师父赠予他的,并非等闲之物,现在十二颗佛珠钻入我的手臂,必然存在着什么能力才对,莫非是我的激活方式不对?”宁修皱眉暗道。

    可他捣鼓了许久,也无法使得十三处圆纹产生出一点反应,最后只得作罢。

    或许是还未到时候吧,以后再慢慢摸索便是了。

    ……

    在客栈里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任千行才领着一位看起来相貌平平的青年归来。

    这‘相貌平平’绝对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此人真就是那种放到人群里都不会引起你一丝注意的大众脸。

    眼睛,鼻子,嘴巴,具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五官。

    再加上一身朴素的衙役的官服,此人浑身上下就透露着两个字:平凡。

    “这位就是沈丛云了,当初与我一样,都是冠军营同一批的学徒,现在实力为音律道九品。”任千行笑着介绍道。

    音律道与画道一样,都是属于文雅才艺型。

    音律道善使各种乐器,下三品可靠乐曲影响他人心智,扰乱其思维动作。

    中三品要厉害许多,可以操控他人躯体动作,为自己效命。

    而上三品那就不得了了,不仅可以靠着乐器蛊惑他人心智,让人封锁记忆,变为一个全新的空白人。

    还可一曲抹杀千军万马,杀伤性极其可怕。

    不过音律道和画道、书法道同属于那种特别吃天赋和领悟能力的大道,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修行的。

    没有天赋的人搞不好一辈子都只能够停留在九品无法提升,所以精于此道的人极少。

    能够修炼到上三品的音律道高手更是凤毛麟角。

    “见过各位,夏师姐好,在下沈丛云,本镇衙役。”沈丛云抱拳说道。

    但宁修却眼神怪异的打量着对方,表情有些犹豫。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此人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甚至连自己都做不到完全看透对方的实力。

    这人实力只怕是并非像任千行所说的那样,是音律道九品。

    “有点意思。”宁修心里暗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