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诛天之后,划过诸天的刀痕!(求订阅)

第五百九十六章 诛天之后,划过诸天的刀痕!(求订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妖塔,起源不可考,可以追溯到上古蛮荒之初。

    灰金色的塔身苍茫,那弥漫的混沌气下,流淌着神秘的曦光,仿佛一切妖气的源头。

    在天妖戮魂阵的催动之下,鲲鹏大帝神情郑重,他只有一击之力,这道缺之地太古怪,强如他们四族大帝,在被压制了生命层次之后,也十分脆弱,不敢一下倾尽所有,因为一旦有所损伤,对于他们四族而言,势必伤筋动骨,在这乱世已至的浩瀚星空下,诸族都绷紧了心神,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

    嗡!

    下一刻,这位鲲鹏大帝深吸一口气,抬起一只手,就朝着前方的苏乞年隔空按落。

    轰隆隆!

    混沌气流激荡,属于妖塔的伟岸的九层塔身,哪怕在这道缺之地,被那无形伟力束缚,看上去也没有太多的变化,随着鲲鹏大帝出手,那庞大的天鹏虚影俯冲而下,比天剑更犀利的鹏爪,与鲲鹏大帝的手臂合一,按落在足下的塔尖之上。

    吼!

    古远而苍凉的鹏吼声,像是跨越了无尽时空而来,妖塔轰鸣,九层塔身一震,混沌气流如天剑,无尽锋芒汇聚一身,那沉寂的伟力,再次复苏了。

    吟!

    有苍凉的剑吟声响起,那妖塔塔尖转动,对准了苏乞年,庞大的妖塔,此刻宛如一口惊世妖剑,苏乞年浑身剧震,只是被锁定,他就感到肌体快要裂开了,意志战刀也摇摇欲坠,哪怕原始战血催动至极颠,迸发出准王血气也挡不住。

    差距太大了,根本挡不住。

    这时,一只温软而纤细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那是刘清蝉,此刻立在了他身侧,即便周身空空落落,再惊艳绝世,相比于苏乞年,这位不空天女还是差了不少,只瞬息之间,比玉石还要晶莹的肌体上,已经浮现出血痕。

    咚!

    有如天鼓擂动的声音,震得整片星空都在颤栗,乃至生出了扭曲的迹象,那是古神尸,一位真正的神明幼子,且生前达到了极高的层次。

    几位尸族大帝冰冷而巍峨的身影,屹立在那古神尸的竖瞳两侧,此刻发出了古远而难明的祭祀音,更像是一种招魂的吟唱,妖塔已动,他们也不再犹疑,这一击之后,无论成败,他们都不再驻留这片道缺之地。

    轰!

    似乎天界之门打开了,那古神尸眉心处,仿佛可以容纳星河的竖瞳,刹那间睁开了一道缝隙,斑斓而瑰丽的光束,像是可以划破时空,凝固永恒,将一切生命冻结。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既然一切由他而起,那就由他而终,他不再有所顾忌,就要勾动时光之心,无论能否成行,今日一战,他都不怨、不悔!

    嗡!

    也就在妖塔锋芒锁定他的一刹那,时空仿佛凝固在了这一刻,有淡淡的刀鸣声响起,不是很盛烈,却似乎连时空也无法隔断,永恒也无法禁锢,那是休命刀,自神庭中坠落,横亘在了苏乞年二人身前。

    这是……

    苏乞年目光一凝,看那盘踞在刀镡上,远古天龙的眉心处,一片暗红色的铁锈,仿佛一团火焰,此刻熊熊燃烧起来。

    说是火焰,更像是一枚火种,随着这火种被点燃,一道苍茫的刀吟声,像是自沉寂中复苏了,那刀镡上盘踞的远古天龙,石质的龙体仿佛活了过来,在刀身游弋,无论是那来自妖塔的锋芒,还是那凝固永恒的斑斓光束,都被抵住了,难以寸进。

    什么!

    无论是鲲鹏妖帝,还是几位尸族大帝,都心神一震,盯住了苏乞年身前的休命刀,昔日锁天祖地一战,他们隐隐知晓,这位年轻的锁天战王,拥有一口劫器战刀,只是此刻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口劫器战刀,居然能够抵住妖塔与古神尸之力,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口劫器,似乎昔日并无此等伟力。

    轰隆!

    下一刻,休命刀动了,那石质的刀锋,随着石质的远古天龙的游弋,竟浮盈起雪亮的刀光,太刺目了,似乎玄黄大地都不能隔绝,要映照诸天。

    玄黄大地被照亮,每一个人,乃至这片星空下的众生,尤其是鲲鹏大帝等人的脑海中,几乎在同时浮现出一口古朴的石刀,石刀一侧,还有一口虚幻的生满了铁锈的断枪在轻鸣,与刀吟声交融,震得他们心神欲裂。

    “诛……诛天!”

    强如鲲鹏大帝等无上生灵,活过了漫长的岁月,坐看沧海桑田,此刻语气也干涩,乃至有些颤抖,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口劫器石刀,居然承载了那口断枪的力量,虽然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是以何种方式传承,但那映照诸天,众生心灵的景象,却真实不虚。

    而身为刀主,苏乞年的感受则更为真切,这一刀,有诛天枪的神意,而更多的,则是休命刀内沉寂的伟力,苏乞年从来不知道,在休命刀内,居然还潜藏了这样一股神伟之力。当初诛天枪烙下的那枚铁锈,现在看来,更像是一道引子,一旦受到触动,就会激起休命刀内沉眠的力量复苏。

    至于到底要符合怎样的境况,才能够勾动那沉寂的力量复苏,还需要他日后不断尝试。

    这一刻,雪亮的刀光,照亮了九天十地,天道无声,甚至在整个人界上空,乃至浩瀚星空中,都浮现出了一道虚幻的刀痕,不是很真切,有些朦胧,仿佛相隔了无尽时空,又仿佛近在眼前,但每个人,都心有所感,那刀痕入眼,便仿佛永恒的烙印,扎根在了他们心灵深处。

    浩瀚星空中,很多恐怖的存在自沉眠中复苏,尤其是一些老古董,活化石,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映照诸天,铭刻众生,这是有人铸成了皇兵,还是哪一口沉寂的皇兵出世,只是无尽岁月中,似乎没有一位刀皇,且那刀吟声为何有些熟悉,怎么有些像是数月前那道驻留众生心间的枪吟声。

    很多无上生灵露出惊疑不定之色,数月前那道枪吟声,给诸族无数生灵都留下了阴影,尤其是一众无上强者,那位诸天禁忌离世了,他的那口断枪,却还驻留在锁天一脉祖地,连当世仙皇都被钉在了诸世之外,根本不能以寻常的皇兵来视之。

    人界!

    有各族断命师推演,那刀痕起源于人界星空,至于源头所在,就一片朦胧,根本无法追溯,他们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全都静默不语。

    玄黄大地,星空古战场。

    如雪的刀光中,诛神两个古篆字熠熠生辉,九层妖塔轰鸣,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那如天剑倒悬的塔身,竟生出了倒卷之意。

    躲不开,避不过,挡不住!

    一切都仿佛已经注定,那刀光似划破了永恒,截断了时空,斩灭了命运,在无尽遥远的宇宙边荒之地,以那猿宗师为首的,四位立在四族绝巅的断命师,齐齐变色,虚无中,似乎有刀痕划过,所有命运的勾连都被斩断,连同他们自身,眉心处,也浮现出一缕刀痕,由上而下,通达全身。

    “诛天!诛神!”

    那位猿宗师佝偻的背影下,沙哑而干涩的声音响起,道缺之地,命运同样有缺,从一开始,他便知晓,此行太多变数,但那位年轻的锁天战王,是最大的异数,而异数的根源之地,绝不容存于世间,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小觑了这诸天神伟的变化,命运也有难以通达之日。(求订阅,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