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塔洛希岛 > 第5章  夏天的风

第5章  夏天的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褚洵今年是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下午上完了最后一堂英文课,学校就放假了,塔洛希岛上没有什么正规的大学,一般的孩子上完高中就开始在岛上撒欢工作了,过完这个暑假后,褚洵便也要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他以后要去哪里?做什么工作?

    其实他很早就想好了,他要跟在周洛身边,就算当个普通的马仔也好,至少他能时时刻刻看着周洛,保护周洛,不让周洛再受伤流血。

    但是他知道周洛是不会同意的。

    自从褚川死后,周洛就不让他接触任何青帮的事务,也不让他参与到那些打打杀杀的争斗中去,他知道,这是他的父亲褚川在临终之前的叮嘱,周洛是绝不会违背的。

    出了校门,他给周洛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出去和同学聚餐,今晚会晚点回家,周洛很开心,因为周洛一直觉得他太孤僻,在学校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周洛总是劝他多交点朋友,多和朋友出去玩一玩。

    挂了电话后他并没有拉上什么朋友去聚餐,而是乘车去了市中心的一间拳馆,他在这里偷偷练习散打已经两年。

    到了拳馆之后,他先去更衣室脱掉了身上的校服,从书包里拿出一条黑色短裤和一双红色拳套换上,赤裸着上身走到了拳台上。

    他的老师Eric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Eric是美国人,从小就练习散打,如今已经是银龙八段,但他是个很随性的人,在塔洛希岛旅行时觉得很喜欢这里的景色和气候,便在这里定居下来,又开了一间拳馆谋生。

    两年前褚洵找到他让他教自己散打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因为他觉得褚洵身上有一股隐忍的狠劲,是学武的好苗子。

    “Notenough!Andrien,notenough!Youaretooweak!”

    褚洵浑身是汗,赤裸的胸膛上青筋凸起,经过两年的训练,他的身型已经逐渐褪去了少年人的纤瘦与薄弱,开始生长出成年男性健壮的轮廓来,他一个滑步移动到Eric身前,左手挥动拳套,一个直拳虚晃,右手趁机蓄力重击Eric的面门,这一招击头抱腿摔是散打入门的基本动作,褚洵已经练了半年,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但没想到正当他躬身滑出右脚准备直击对方裆部时,Eric一个侧身闪过他的攻击,左腿飞速地勾住他的膝窝,右手从身后勾住他的脖子,一个别腿就将他狠狠摔到地上。

    他被Eric压在身下,面朝地趴着,Eric喘着气说道:“你的速度很快,但还是不够快,如果遇到街上的小混混你的确能轻松将他们打趴下,但要是遇到有实战经验的高手,你还是打不过人家,散打的要诀是快、长、重、准、稳、无、活、巧,目前你只占了快和巧这两点,Andrien,不是我打击你,你还是太弱了,远没有达到我对你期望。”

    他知道他弱,他太弱了,所以他才只能躲在周洛的身后被周洛保护着,他才只能眼睁睁看着周洛一次次流血受伤,一次次走在生死边缘,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他又怎么配对周洛存有那些龌龊的心思?!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还算什么男人?!

    “啊啊啊啊!!”他躺在地上,用拳套重重捶打地面,嘴里发出压抑和不甘的呐喊。

    Eric将他拉起来,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着急,练武最忌心急,你只跟着我练了两年,如今你出拳的速度和拳头的重量在我的拳馆里已经算是最好的了,更何况你今年只有18岁。只是我对你抱有更高的期望,所以才对你严厉了一些,我相信你也对自己抱有更高的期望,对不对?Andrien.”

    褚洵用手抹了一把脸,将脸上的汗拭去,他今天整整练了3个小时,此刻身上不仅全是汗,更是布满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印痕,他抬起头望着Eric:“老师,您说得对,我的确太弱了,我的目标从来不是和拳馆里的人比,即使我赢过他们又有什么意义,什么时候我能在您手下过满十招,我就满意了。”

    “哈哈哈,”Eric端了一杯水放到他手中,笑道:“能在我手底下过十招的人怎么也得达到银虎段位了,你小子挺有野心啊。”

    褚洵没吭声,仰头将手中的水喝光。

    褚洵回到家的时候周洛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看手机,周洛和塔谷的麦克已经约好了时间,这两天就要出发去塔谷了。

    褚洵放下书包没精打采地坐到周洛身边,周洛放下手机,扭过身看着他:“怎么了?心情不好?和同学吵架了?”

    “没有,”褚洵淡淡地回了一句,躺下身将头靠到他腿上:“叔叔刚才和谁聊天聊得这么入神,我进来了都没看见。”

    “哦,过两天我要带赵磊和饶河里去一趟塔谷,刚才就是在说这个事,过两天你就自己在家,要是觉得无聊了可以多跟同学出去玩玩,你们不是放暑假了么,你要多和同学走动走动。”周洛用手揉着褚洵的头发,向后靠到沙发背上。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褚洵都没有回应,周洛俯下身望着他:“怎么不说话?”

    褚洵望着门外的大海,声音低沉:“我有什么可说的?反正一切都被叔叔安排好了,我的意见重要么?!”

    “你这是怎么了小洵?叔叔什么时候不尊重你的意见了?你今晚很反常,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失恋了?”周洛将褚洵的头掰过来,让他看着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可以和叔叔说,叔叔什么都答应你。”

    是么?你什么都会答应我?那如果我把我对你真正的心思告诉你,你也会答应我么?你不会的,你只会躲得远远的……

    褚洵垂下眼睫唇边扯出一丝苦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调整了声音状似委屈地对周洛说:“我也要和叔叔一起去塔谷,我好不容易放假了,你就带着赵磊他们出去玩,却要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有你这样当人家叔叔的么?!”

    他一边说一边用浅绿色的眼睛盯着周洛,周洛被他盯得一阵心虚,周洛想我哪里是去玩的?!我明明是去谈事情!不过褚洵说的也有道理,褚洵放暑假了,自己这个做叔叔的的确应该带他出去玩一玩,更何况,他对着褚洵一向是说不出“不”字的。

    “叔叔……”

    “好好好,叔叔带你一起去,行了吧?!”周洛无奈地点了点头。

    褚洵听他这么说,噌的一下就从他腿上爬起来,勾住他的脖子就搂了上去:“真的?!我就知道叔叔不会丢下我的,叔叔对我最好了……”

    褚洵说话的时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嘴唇紧紧贴在周洛的脖子上,温热地吐息着。

    周洛全身上下就数脖子最敏感,往日里,就算是最亲密的时候他都不会让那些床伴碰他的脖子一下,而此刻褚洵却像一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说话时薄唇时不时扫过他颈间的细肉,灼热的气息像羽毛一样轻轻撩拨着他敏感的神经,他身体里突然蹿升出一股热流,他连忙用双手推开褚洵,起身站了起来。

    “我去洗个澡。”

    “好,叔叔去吧。”褚洵乖巧地点了点头,拿着书包上楼去了。

    为了陪褚洵玩,周洛一行人提前两天便从希岛出发,他们这次去塔谷是偷偷地去,知道他们行程的人并不多,因此赵磊提议他们应该假扮成游客混在人群里,周洛想反正也要陪褚洵四处玩一玩,就答应了。

    可没想到等到出发的那天,赵磊直接将一辆无敌拉风的大红色保时捷911开到了周洛和褚洵的门口,赵磊和饶河里一人穿着一件花衬衫,坐在敞篷车里冲周洛吹口哨:“老大,怎么样?气不气派?!酷不酷?牛不牛逼?!”

    周洛无语地骂道:“你他妈是傻逼吧?你开个这么拉风的车,是害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去塔谷了?说了他妈的低调低调,你就这么低调的?!”

    赵磊谄媚地笑着回道:“老大老大,你别激动,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啊,我这叫什么?我这叫他妈的反其道行之,咱们越是明目张胆,别人就越想不到咱们的来历,老大你说是不是?”

    是个几把!

    周洛也懒得再跟他掰扯了,打开车门就要坐进去,没想到赵磊又从车里扔出了两件花衬衫,扔到周洛的手中:“老大,为了装得更像一点,我给咱们每个人都买了一件花衬衫,你和小少爷也换上吧,去海边玩哪有不穿花衬衫的,你看我和河里都穿了。”

    饶河里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往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我叫Healy,不叫河里,是Healy!!”

    周洛实在不想搭理他们,拿着花衬衫转过身和褚洵大眼瞪着小眼。

    很明显两个人都不想穿这傻逼的花衬衫,但也不可否认赵磊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既然要装游客那就装得像一点,于是两个人面无表情地走回了小楼里。

    五分钟后,两个人带着墨镜,身上穿着颜色鲜艳图案弱智的花衬衫,神情肃穆地坐到了敞篷车后座上。

    塔谷位于希岛的北面,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是塔洛希岛上人口最多也是最热闹的地区,越往北走天气越炎热,因此他们特意选在傍晚的时候出发,此时正值暑假,沿海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非常多,红色的敞篷车像一道极速的闪电,穿过熙攘的车流向着天边驶去。

    傍晚的海风异常温柔,出发前曾下了一场暴雨,不过很快雨就停了,沿海公路沿着漫长的海岸线向前延伸,一眼望过去,望不到尽头,太阳已经落到了海平线上,被金色的云层拖拽着缓缓坠入海中,大片紫色和橘色的火烧云放肆地灼烧着整个海面。

    海浪是橘子汽水里沸腾的气泡,天空变成了粉紫色的棉花糖。

    车载音响里正放着“海岛之夏”,轻盈灵动的曲调配上慵懒沙哑的日式女声,每个节拍都像稠密的海水,缓缓冲荡着人的愉悦神经,将他们拖入一个炽热潮湿的美梦里,而那梦又随着温柔的海风飘散在夏日傍晚粉色的天空中。

    周洛撑着胳膊靠在车沿上,海风将他的长发吹得很凌乱,海藻一样倾泻在肩头,他戴着黑色的墨镜,身上穿着映着银合欢的天蓝色衬衫,面无表情地望向海面,在他背后是呼啸而过的椰子树影和粉紫色的天空,从褚洵的角度看过去,他的脸在橙色的光晕里呈现出近乎迷离的轮廓,褚洵盯着他,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将头倚靠在他的肩上,轻轻闭上了眼。

    夏天的风就像少年的眷恋一样,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歇。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塔谷的麦涵酒店,麦涵酒店是麦家在塔谷开设的最大的酒店,酒店围绕着麦涵海滩建立,酒店门前就是沙滩,几乎每一个房间都正对着大海,每一间房都是海景房。

    停好车后,四人在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房休息,虽然饶河里很想和周洛开一间房,但他知道只要有褚洵在,周洛是不可能和他住同一间房的,因此只好失落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洛和褚洵住在同一间房,这么多年他们习惯了,不管到哪里,他们总是睡在一起。褚洵在浴室里洗澡,周洛已经洗好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明天他会先陪褚洵在麦涵海滩附近玩一天,后天就要去和麦克碰面,商量关于离岛和金家的事情。

    周洛正和麦克讨论具体的细节,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他起身打开房门,饶河里红着眼站在门口,见他出来,饶河里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娇滴滴地说:“今晚去陪我吧,这一路上你都没跟我说句话,晚上还不能陪陪我么?”

    周洛站到门口,将门轻声关上,他扣着饶河里的肩将人推开:“小洵还在里面,我怎么去陪你?你今晚自己睡,听话点,别闹。”

    周洛刚洗完澡,上身没有穿衣服,下面就穿了一件宽松的大裤衩,饶河里甩开他的手,又贴到他身上,右手顺着腰线伸进他的短裤里,握住了他,“我们都多久没做了?!你不想要么?!”

    饶河里的手很有技巧地撩拨着他,没有哪个男人的命根子被人握住还能无动于衷的,更何况他这段时间忙,的确很久没有做过了,被饶河里这么贴在身上蹭,很快就起了反应,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伸到饶河里身后狠狠拍了两下,哑声说:“回去洗干净了等着我,小洵睡着了我就过去。”

    “好!我在床上等你,快点来操人家。”饶河里兴奋地勾住他的脖子嘬了一口,扭着腰跑了。

    他站在门外深吸了几口气,等身体的反应平复了一些才推开门回了房间。

    褚洵已经洗好澡,穿了一件白色T恤躺在床上,见他进来也没有多问什么,拍了拍身侧的床对他说:“快过来睡吧,叔叔。”

    他“嗯”了一声,关上灯,躺到了床上,褚洵捞过他左手手臂枕在头下,闭上眼睡着了。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他觉得褚洵应该是睡着了,便翻过身侧对着褚洵看了看。

    褚洵果真睡得很昏沉,他悄悄掀开被子,正准备起身,褚洵突然全身颤抖着发出一声惨叫:“别过来!!不要杀我!!”

    漆黑宁静的深夜里,这一声惨叫显得异常凄厉,他拧开床头小灯,俯下身查看:“褚洵,褚洵,你怎么了?”

    然而褚洵就像是被魇在了睡梦中,白皙的面孔一片苍白,眉毛紧拧着,口中喃喃有词,看起来痛苦极了:“不要……不要……叔叔……叔叔……”

    褚洵在床上剧烈地挣扎起来,双手胡乱往身旁摸索,等他抓到周洛的手臂时,便牢牢地拽住周洛,将整个身子都瑟缩地窝到周洛的怀里:“叔叔……叔叔……”

    周洛知道他这是又做噩梦了,褚洵小的时候就经常做噩梦,每次做噩梦都是这个样子,不过自从他和周洛睡到一张床上之后,就很久都没有做过噩梦了,难道今天是因为换了环境,他有些认床?

    周洛重新躺下来,将瑟瑟发抖的褚洵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哄着:“不怕了不怕了,叔叔抱,没有人要杀我们小洵,坏人都被叔叔打跑了。”

    他侧身搂着褚洵,手掌在褚洵的后背轻轻拍着,褚洵似乎被吓得不轻,人已经窝在他怀里了还是不住地往他身上贴,两个人的胸膛几乎贴在了一起,这还不够,褚洵突然剧烈地抖了一下,竟将右腿抬起来,圈在他的腰上。

    他们两本来就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两个人身上又都没穿什么衣服,周洛上半身光着,下面就穿了条白色内裤,而褚洵虽然穿着T恤短裤,但他靠得太近,这点布料根本起不到任何阻挡作用。他无知无觉地往周洛身上蹭,仿佛冬夜的旅人贪婪地汲取一盏灯火,两个人的身体隔着薄薄的布料挤在一处,随着褚洵的动作相互摩擦,周洛不自然地弓着腰往后躲,可他刚移动两步,褚洵便又像双面胶一样黏了上来。

    周洛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虽然他往日里从没对褚洵存过任何别的念头,可他抵抗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很快就起了反应。

    褚洵还在蹭他,软绵绵的脑袋埋在他颈窝里,嘴唇有意无意地扫过他敏感的脖颈,他全身都像被电流击中一样,又麻又痒,可他又不能将可怜兮兮的褚洵扔下不管,只能硬着脖子,咬牙忍住。

    “操!”他忍不住小声咒骂了一句。

    而刚才还可怜兮兮的褚洵此刻却窝在他怀里咧着嘴笑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