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塔洛希岛 > 第19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第19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褚洵昨晚把周洛叫过来本来是有正事要和周洛谈的,但他高估了自己的理智,四年之后再次见到周洛,他根本没有办法抛开私情去和周洛谈正事,只是简简单单地交谈了两句,他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沸腾的情绪了,思念,怨恨,嫉妒,心疼,这些情绪混杂在一起,绞着他的心,让他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早他又给周洛打了个电话,约他到青帮的大楼,说有重要的事和他谈,迟志和长老们也都会一起过来。

    周洛问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只说“叔叔过来就知道了。”

    褚洵一夜没睡,脸上有很重的黑眼圈,但好在他年轻,冲了个凉水澡后,整个人依然精神焕发,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衬衫配黑西裤,衬衫袖口卷到小臂,露出手臂结实的肌肉线条,23岁的褚洵,身上已经没有丝毫少年人的稚嫩,一身结实的肌肉,宽肩窄腰,七八块腹肌让他的腰身看起来劲瘦又精壮,这些都得益于他日复一日的锻炼。

    在纽约读书时,他每天早晨雷打不动的长跑五公里,一个星期有四天都泡在健身房撸铁,每周末都要去练习散打和泰拳,他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长成了强壮而性感的男人。

    褚洵来到青帮大楼时周洛还没到,迟志倒是早早来了,坐在一边对褚洵笑了笑,五个长老并没有全部都来,而是派出了一个代表,刑仁,刑仁今年三十岁出头,继承了自己家老头子的位置,是五个长老里面年纪最轻的,褚洵回岛之后和他走得最近。

    二十分钟之后周洛才姗姗来迟,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人,砂楚澜,褚洵眼神暗了暗,低下头喝了一口茶,再抬起头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迟志见到砂楚澜,轻蔑地哼了一声:“砂楚督察怎么也有兴趣来掺和我们青帮的事?是督察府太闲了么?”

    砂楚澜扶了扶眼镜,笑着说:“我是个大闲人,就爱凑热闹,诸位有什么事尽管谈,当我不存在就好。”

    刑仁却不买砂楚澜的面子:“周洛,你带个外人来我们青帮大楼,这不太好吧?”

    周洛面无表情:“砂楚督察是我的好朋友,再说了岛上的事督察府原本就有权过问,不是么?”

    “你”

    刑仁还要说什么,却被褚洵拦住了:“好了,今天来是谈正事的,不要伤了和气,”说完他又转过头看向周洛:“叔叔请坐吧。”

    周洛和砂楚澜一起落座:“有什么事就说吧,不要绕圈子了。”

    褚洵坐在周洛对面,目光从周洛和砂楚澜紧挨着的肩头上滑过,沉声说:“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是有件事要宣布,我已经和五位长老们商谈好了,希岛的赌场以后不再从金家拿货卖,改成从墨西哥拿,你们也都知道了,我的女朋友Maria,她的父亲是墨西哥最大的毒贩,我从他们手里能拿到了比金家低两成的价格,他们的货质量也比金家要好,而且品种更多”

    还没等褚洵说完,周洛就吼出了声:你他妈说什么呢褚洵?你要在希岛卖毒品?你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褚洵向后靠在椅子上看着周洛:“叔叔,现在希岛除了你手下的酒店夜总会,其他地方都在卖,我给大家找到了更好的货源,难道不是更好么?”

    “褚家的祖训你忘了是不是?你姓褚,褚洵,你他妈姓褚,你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我姓褚,”褚洵拿出一根烟点上,红色万宝路,最呛人的烟,难怪那天晚上周洛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烟味,“我这个褚家的子孙都不介意在希岛上卖毒品,叔叔又有什么立场介意呢?再说了,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

    周洛从没见过褚洵用这种冷漠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似乎已经不是那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小孩了,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正准备站起来发飙,砂楚澜却拉着他的手将他按住:“别急啊,先听听褚少爷要说什么,你这个脾气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哎”

    褚洵深吸了一口烟,透过层层烟雾看着对面两个人:“我既然带来这么好的货源,帮青帮赚了钱,作为交换的条件,长老们同意撤掉迟志青帮大佬的位置,他们本来推举我来当大佬,但是我这些年都在外面,帮里的事务什么都不懂,而且论起资历以及信服度,整个青帮里没有人比叔叔你更适合大佬这个位置,所以,我现在正式请求叔叔领着那些跟你出走的兄弟们回来,接替青帮大佬的位置。”

    褚洵盯着周洛,眸光变得深沉:“叔叔也不想青帮永远一分为二吧。”

    周洛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望着褚洵咬牙切齿地说:“如果要用毒品才能换来青帮的统一,那我宁愿它永远都一分为二。”

    “叔叔这是何必呢,你把我一手带大,我记着你的情分才要把这个位置给你,而且连迟志都没有意见,”褚洵笑了笑,“只要你点头,青帮立刻就能统一,我父亲的心血也不会白流。”

    “你他妈还有脸提你父亲!”周洛突然挣脱砂楚澜的束缚,冲到褚洵面前一把扯住褚洵的衣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你忘了?他临死之前说的话你也忘了?谁让你掺和到这些事里来的?嗯?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周洛拎着褚洵的衣领将他从座位上提起来,拉着就往外走,刑仁的手下想冲上来拦着,褚洵却对他们摆了摆手,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就这么被周洛拎到了大门外的长廊里。

    周洛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到墙壁上:“你想干什么?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褚洵一脸混不吝的表情:“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在收复青帮,不给那些长老们点甜头,他们怎么可能乖乖交出一把手的交椅。”

    周洛怒吼:那你就要贩毒?!你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全部都因为毒品而死,你他妈现在要违逆他们的遗愿去贩毒,你还是人吗褚洵?”

    “我不贩毒现在希岛上也到处都是毒品,还有比我这个能更快收复青帮的方法吗?”

    “这些事用不着你操心,你他妈乖乖滚去谈你的恋爱,我自然有我的法子。”

    “什么法子?”褚洵突然凑近他,“跟砂楚澜交好?借用督察府的力量?还是拿命去跟别人硬拼?你宁愿跟一个外人交好,也不愿意接纳我的办法,你就这么讨厌我?”

    周洛松开他,深深望了他一眼:“褚洵你听着,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那从此以后就不要再叫我一声叔叔,我们两一刀两断,这十几年的情意我就当是喂了狗,我要是再多见你一面,我就不姓周。”

    “你就会用不见我来威胁我,”褚洵突然发狠将周洛反压到墙上,眯着眼靠近他:“四年前是这样,四年后还是这样,我说我喜欢你,你就把我扔到国外,四年,整整四年,你没有去看过我一次,现在又来威胁我,周洛,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啊?是不是觉得我恶心透了,竟然对自己的叔叔产生感情,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把我送走?现在宁愿寻求一个外人的帮助,宁愿跟一个外人卿卿我我,也不愿意接受我送到你手边的好意,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啊?!”

    周洛一把推开他,用手指着他恶狠狠地说:“我跟谁交好是我的事,你他妈管不着,你要是还想让我认你,就别他妈掺和这些事。”

    “一个饶河里,一个砂楚澜,怎么他们都可以就我不行?我比他们差在哪儿?嗯?我他妈比他们差在哪儿?!”褚洵冲着周洛怒吼,一双眼睛猩红可怖。

    周洛放下了手指,深深凝望他一眼,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那天自然是不欢而散,而青帮大佬的位置周洛不愿意坐,褚洵便让它空着。

    离开青帮大楼,周洛开着车一路高速飙回了海边小楼,回到家后他烦躁地将家里仅剩的几个玻璃杯也给摔碎了。

    “操你妈!操你妈!”

    他不知道自己跟褚洵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们两现在根本没办法沟通,他说的话褚洵不听,褚洵说的那些话他更是想都不敢想,什么叫他比他们差在哪儿?你他妈都谈女朋友了,还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摔完了东西,他疲倦地躺到沙发上,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睡个好觉了,他太累了。

    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客厅里没有开灯,黑漆漆一片,他闻到了浓重的烟草味,扭过头,身边坐了一个人。

    黑暗中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能看到那人手中的烟头上猩红的火焰,他想坐起身,却发现手脚根本使不出丝毫力气,他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只来得及发出一个“褚”字人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眼睛被蒙住,身上的衣服也被脱光了,只剩一条内裤,他的双手被手铐铐在椅子背后,双腿分开,分别被绑在椅子的两边,他用力挣了挣,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根本使不出力气来。

    “操你妈,褚洵你他妈是不是疯了?快把我放开!”

    “叔叔怎么知道是我啊?”褚洵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响起,贴着他的耳朵,像一条冰冷的毒蛇吐着信子,用舌尖舔他的耳垂。

    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扭着身子挣扎起来,然而都是徒劳。

    褚洵的舌头沿着他的耳垂慢慢游到他的脖颈上,那里是他的敏感地带,褚洵先用舌头舔了两下后突然张嘴咬住他颈间的细肉,尖锐的刺痛顷刻间就逼出了他的惨叫:“嘶你他妈放开我,你是不是疯了?你现在不放开我,从这里出去我他妈非弄死你,听到没?小兔崽子!”

    褚洵根本不在意他骂了什么,犬牙咬住那块细肉先用力磨了磨,很快就松开,转而用舌尖在上面轻缓地舔|扫起来,灵活的舌头温热湿滑,像小虫子在血液里乱钻,又痒又麻,周洛那里本来就敏感,哪里经得住这么舔*,很快身体就忍不住颤抖起来,褚洵又用嘴唇和舌尖一起,嘬住那块细肉狠狠地吸了起来,褚洵舔|吸的声音很响,双手搂着他的腰,围着他的脖子吸了一圈,在他的脖子上吸出十几个红紫的印痕。

    “操”他的嘴唇都快被自己的牙齿咬出了血才将将忍住体内翻涌的异样感。

    “舒服吗?叔叔。”

    “舒服你妈了个逼,褚洵你他妈赶紧把我放了,不然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不信,叔叔才舍不得呢。”

    褚洵蹲到他两腿之间,没等他再开口就堵住了他的唇,“你总是说些让我伤心的话,我早该把你的嘴堵上了。”

    褚洵的口中有很浓重的烟草味道,他皱了皱眉,但褚洵就像没看到一样,先在他的嘴唇上舔了半天,他扭着头挣扎,却被褚洵用手扣住下颌,灵活的舌头强硬地撬开他的齿缝,探到他的口中。

    他仅有两次意识清楚的亲吻,一次是为了试探褚洵的底线,一次是和褚洵搏斗一样撕咬地满嘴是血,如今他又一次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褚洵吻住,他浑身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从脚趾到头发丝都竖了起来,一股强烈的背德感,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让他脑中那根理智的弦轰然嘶鸣,这种感觉太过强烈,他甚至忘记了推拒就被褚洵含住了舌头。

    褚洵含住他的舌头吮|吸,从他的舌尖舔到舌根,他抗拒不了,又不忍心再一次咬伤他,毕竟他太久没见褚洵了,在抗拒和顺应之间,他的口腔被褚洵搅弄地彻底失守,他的沉默似乎刺激了褚洵,褚洵越吻越疯狂,整个身体都欺在他身上,双手捧住他的脸,虔诚地像是在祭拜神灵,可手中的动作却放荡又下流。

    “唔,操”他仰着颈发出一声低喘的咒骂,他的舌根早已被褚洵嗦麻了,唾液顺着嘴角滴滴答答流到胸前,褚洵终于松开了他的唇,在他的嘴角放肆地舔了一下。

    “操你妈!褚洵,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这是乱伦!!”

    褚洵一边舔一边眯起眼望着他,一双浅绿色的眼睛里尽是沉沦的疯狂,只可惜他的眼睛被蒙住了,什么都看不到:“乱伦又怎么样?疯了又怎么样?我正常的时候你根本不看我一眼,是你逼我的周洛,是你把我逼疯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