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塔洛希岛 > 第36章  冥府之路

第36章  冥府之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塔谷回来之后周洛就忙了起来,夜总会的生意在饶河里的管理还有砂楚澜的帮衬下日益兴隆,而酒店那边他也派了专人去帮赵磊管理,现在生意也比以前好多了。

    赌场贩卖毒品已经是他改变不了的定局,索性他就不去管了,他并不急于一时,私下里他曾和褚洵谈过这件事,他说:“褚家的祖训你和我都不能违背,现在五大长老里除了邢仁,其他人年纪都大了,我要慢慢将他们手里的权力收回来,让他们没有办法再插手青帮的事务,等到收拾完迟志和金龙,希岛上将不会再有一袋毒品流通。”

    褚洵从他身后抽了一根烟出来,万宝路薄荷爆珠,现在他们都不抽红万了,红万太浓太烈,周洛不喜欢那个味道,褚洵就戒掉了。

    褚洵身上没有了烟味后也就不需要再喷香水遮味了,他原本想把那瓶用了一半的冥府之路扔掉,但周洛却不让。

    周洛打开墨绿色的香水瓶,冲褚洵的耳后按了两泵,然后懒懒地勾住褚洵的脖子,埋在他耳边嗅闻他的味道:“别扔了,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它让我觉得安宁。”

    安宁,对于一个生活在混乱动荡里的人来说,安宁就是最奢侈的渴求,以前周洛从未获得过安宁,而当褚洵在他身边时,每时每刻,他都觉得安心,宁静。

    褚洵当初选中这款香水一是因为它的名字特别,PassageD-enfer,冥府之路,听起来有那么几分出尘不俗的意味,二就是喜欢它的冷调香,雪松和百合的气味冰凉幽静,焚香的味道陈旧缥缈,很符合他当时一个人在纽约的心境,一个漂泊无依的旅人。

    褚洵搂住周洛的腰将他抵在窗台上:“这个牌子的香水里有焚香,会让人心神安定,叔叔喜欢,那我以后每天都喷。”

    不是的,周洛知道不是的,他觉得安宁并不是因为这款香水里有什么,而是因为这款香水喷在褚洵的身上,成了无可替代的,褚洵的味道,不过周洛并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

    褚洵吐出一口烟雾,接着说:“等叔叔将青帮这些势力都扫除了,我会和Maria的父亲协商好,让他们的毒品撤出希岛。”

    周洛将他口中的烟放到自己口中,他们总是这样,分享同一支烟,“会不会遇上困难?毕竟这是断人财路的事。”

    褚洵抽掉他手中的烟和他接了一个薄荷味的吻:“没事,她父亲年纪很大了,很快就会退下去,到时候所有的事务都会让Maria接手,但是Maria根本不喜欢贩毒这件事,她的母亲和我一样,也是因为毒品仇杀去世,所以她一直不想让她的父亲再从事这些事,到时候Maria会帮我们的,你放心。”

    周洛说:“我们亏欠Maria很多。”

    “嗯,所以我得赶紧帮她追到赵磊。”

    周洛摇了摇头:“赵磊那个煞笔,明明都喜欢上人家小姑娘了,还死活不承认。”

    褚洵笑了笑:“所以我得给他下一剂猛药。”

    周洛吸了口烟,没在意。

    褚洵把头搭在他肩上,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海面,海风里有七里香的味道,很浓很浓,褚洵眯着眼闻了一会儿,真想就这么抱着周洛睡过去,可他知道自己不能,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在那之前,他不能休息。

    “叔叔,我要去趟墨西哥。”

    周洛站起身,眉头紧锁:“去哪干嘛?去多久?什么时候去?”

    他用手抚平周洛的额头,说:“后天就走,Maria说他的父亲生病了,她要回去看看,我不能让她一个人走,太危险了,而且关于目前希岛和墨西哥的合作,她的父亲还要和我再谈谈,不会去很久,顶多一个星期就回来。”

    周洛说:“我跟你一起去。”

    “你怎么去?你身后还有这么多事要处理,再说了,我只去一个星期,很快就回来。”

    周洛转过身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深吸了一口烟。

    他从身后抱住周洛,埋在周洛的脖子里撒娇:“叔叔不要不开心嘛,我很快就回来了。”

    周洛扭过头紧紧盯着他,半晌后才勾着他的脖子吻他,说:“不想你离开我,一秒都不想。”

    褚洵含住他的唇珠吮吸:“等这些事情了了,你就把我拴在身边,我哪里都不去。”

    他大笑起来,掐住褚洵的下颌,说:“你是狗吗?让我栓着你。”

    “我就是狗,是叔叔的小狗,汪汪汪……”

    “哈哈哈,小狗崽子。”

    褚洵走的那天特意没有告诉赵磊,他让周洛等他和Maria到了机场再通知赵磊。

    周洛没来送他,他不让周洛来,周洛来了,他害怕自己就走不了了。

    他和Maria特意提前一个小时到了机场,就坐在候机室里等着,半个小时之后一个黄色的身形狂风一样冲了进来。

    赵磊现在已经不再留着非酋头了,陪褚洵去纽约的时候就剪了,现在留着中长的短发,圆圆的脑袋,头发乌黑,他应该是听到消息就争分夺秒冲到机场,见到候机室的两人后,这才累极了似的用手撑着膝盖猛烈地喘气,但他的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Maria。

    褚洵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话赶紧说吧,错过这次就没机会了。”

    说完褚洵便转身往外走,关门的时候他给Maria递了一个眼神,Maria偷偷地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褚洵离开后,赵磊平复了呼吸走到Maria面前,“你要走?还回来吗?”

    Maria脸上立马换上一副悲伤至极的表情,低下头小声说:“不回来了,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烦你了。”

    他大声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烦了。”

    “以前啊,你经常说。”Maria抬起头,眼眶有点红。

    他不说话,就站在Maria面前盯着她,Maria咬了咬唇,又说:“谢谢你来送我啊小石头,其实我为什么会来塔洛希岛,我想你是知道原因的,但是我做了这么多努力还是没办法让你喜欢上我,我也会累的呀,我现在不想努力啦,我回去了,以后就不打扰你了。”

    他转过身烦躁地踹了一脚沙发。

    其实赵磊刚开始真的对Maria没什么感觉,他喜欢黑头发黑眼睛,小巧可爱的亚洲女孩,Maria虽然很漂亮但完全不是他的菜。

    可Maria太热情也太执着了,每天都屁颠屁颠地往他面前跑,噙着一张笑脸,蓝色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时常让他想起塔洛希岛湛蓝的海面,他英语不好,Maria为了能多跟他说几句话,特意去找老师学了普通话,才学了半吊子,说也说不标准,就每天拉着他说个不停,还爱对着自己“笑死头”“笑死头”地叫;他吃不惯纽约的食物,Maria会特地跑到几条街外的中餐厅替他买午餐;他感冒生病了,Maria也会替他买药,在他身边细心地照顾他,他从不给她回应,但是她却始终不求回报地付出。

    他谈过几个女朋友,有贪图他钱的,有看上他的背景想寻求他做倚靠的,也有看上他这张脸想跟他玩玩的,但他从没遇到过Maria这种傻里傻气只知道对他好的。

    两年的时间里,随着潜移默化的相处,他开始慢慢习惯Maria的存在,他的眼光开始不由自主地被她的蓝眼睛吸引,Maria漂亮,热情,大方,就连对谁都冷着脸的褚洵都能被她哄得团团转,更何况他这个直男,但他却打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动心了,他都拍着胸脯保证过绝对不可能喜欢她了,现在反悔岂不是太打脸了?!

    他没想到Maria有一天会主动放弃,Maria在他们即将返回塔洛希岛的时候找到他,跟他说她不喜欢他了,她现在喜欢上了褚洵,她将会以褚洵女朋友的身份陪着褚洵一起回到塔洛希岛。

    他那时候心里除了失落外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纷繁情绪,但他马虎惯了,从不去深究,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就以这种身份心照不宣地回到了塔洛希岛。

    回到塔洛希岛后他就被周洛召了回去,他不用每天跟在褚洵身边,当然也就不能每天都看到Maria。但都住在希岛,只要他稍加打听自然能知道Maria的消息,听别人说Maria和褚洵的感情特别好,每天都腻在一起,偶尔参加宴会他也会碰到Maria和褚洵,有一次他甚至撞到了两个人在“接吻”,那时候他是真的慌了,说不上为什么,心里又酸又涩,只能夹着尾巴逃走了。

    得知Maria被金虎抓走的时候他正在医院包扎伤口,他脑壳上还流着血就不管不顾地推开了医生开车跑了回来,回来的路上他的手一直在抖,他只要一想到Maria会有什么闪失,就控制不住地想拿刀将金虎给砍了。

    也就是那一晚,他开始真正明白自己对Maria的感情,其实他早就动心了,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可是他动心时已经晚了,Maria已经不喜欢他了,他总不能跟自己家的小少爷抢女人吧?他只能极力去忽视自己心里的感情,然而没想到,Maria和褚洵在一起只是一个骗局,只是褚洵为了逼迫周洛设的一个局,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大叫了一声从自己的床上蹦了起来,脑袋都撞在天花板上,鼓了好大一个包。

    可当一切阻碍都被消除了之后,他又开始当起了蜗牛,再一次缩回了自己的壳里,他就是迈不过那道坎,总觉得太他妈丢人了。

    周洛早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床上睡着,周洛说Maria要和褚洵一起回墨西哥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他一听就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还没等周洛的话说完他就穿上衣服冲出了房门。

    他不能让Maria走,他反正Maria就是不能走!

    “你别走行不行?”他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回过头看着Maria。

    Maria眼眶很红,问他:“我留在这有什么意义吗?”

    他看不得女人哭,心里的堤防一下子就崩塌了,他走过去蹲到Maria面前,握住了Maria的手,轻声说:“我不想让你走。”

    一滴泪顺着Maria的眼角落到他手上,Maria问:“为什么啊?你又不喜欢我。”

    他抬起手轻轻地替Maria擦掉眼泪,说:“喜欢,谁说不喜欢了。”

    Maria哭得更凶了,眼泪哗哗往下流,喜欢上个直男真的太辛苦了,“你说的,你自己说的,你别想耍赖。”

    他叹了口气,凑近Maria,双手抚摸着Maria的脸,“你别哭了啊,都是我不好,我是大煞笔,你是小仙女,小仙女哭花了脸就不美了。”

    “你走开,不想和你说话,”Maria推开他,扭头望向一边。

    他突然也扭过头,凑到Maria脸前亲了亲Maria的嘴唇,说:“我不走,你也不许走,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

    Maria瞪着他:“那你说啊,现在就说。”

    他难为情地挠了挠头,三番两次要开口却都憋了回去,一张俊脸渐渐憋得通红。

    “算了,根本不指望你能说什么,你让开,我要登机了。”Maria失望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他看着Maria擦身而过的背影,咬咬牙,冲上去一把将Maria拉住,搂着腰将人困到怀里,“我喜欢你,老子他妈喜欢你小黄毛,”他声音突然低了下去,抵着Maria的额头,“不走了,行不行?”

    Maria抱住他的腰傻笑,好半天才小声回了他一句:“哦我不走也不是不行,但是以后你不许再管我穿什么衣服了,也不许再让我披那个什么披肩,还有啊唔”

    她还想再抱怨些什么,赵磊却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她睁开眼睛愣了片刻,很快就勾住赵磊的脖子回应他,赵磊把她压到门板上,手搓揉着她腰间白嫩的皮肤,舌头探入她的口腔中搅|弄,她缠上赵磊的舌头,和他紧紧纠缠,两个人的喘息都变得粗重起来,衣料贴合摩擦产生沙沙的声响,撩得人的神经都在突突跳动。

    直到她双腿无力,整个身体都靠在赵磊身上,赵磊才松开她,她的嘴角被赵磊吻出了许多唾液,整张脸都红透了,像熟透了的红苹果,赵磊伸手擦了擦她的嘴角,将那些唾液全都抹到自己的手指上,这才咬着她的鼻尖说:“不行,你的胸只能给老子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