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天亮了,你就回来了 > 第七章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第七章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倩兮低下头来,双手紧紧地握着刚买的购物袋,心里乱糟糟地想着些有的没的。

    顾池打电话让司机将车从地库开出来,停到离他们最近的出口。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江倩兮看着顾池一路上帮她拎东西、开车门,回到家又安排她下午做什么,甚至把很久没交费的电视费也交上,还用遥控器把电视打开,换到自己喜欢的偶像剧页面。

    他越这样体贴仔细,面面俱到,江倩兮心里的那个猜测就越是确定。终于在顾池收拾好一切,拿起公文包准备出门时,江倩兮站在他身后沉声问:“顾池,我爸妈呢?”

    顾池停下穿鞋子的动作,转身看她,只见江倩兮脸色肃穆,眼色沉沉,似乎猜到什么的样子,全身紧绷着像在防御又像在进攻,好像他敢撒谎,她就立刻揭穿他一样。

    他皱眉,内心煎熬。他知道自己不应该瞒着她,但她刚来到这个对她来说陌生的世界,他不想这么快告诉她这些噩耗。他希望能缓一缓,也许缓一缓她能少一些痛苦。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再瞒下去了,这个聪明的女人,已经猜到了。

    “他们……已经去世了。”顾池心疼地看着她低声说。

    江倩兮忽然觉得眼前一片白光闪过,天旋地转般失去力量。她踉跄了两步,扶住一边的沙发,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撑着不让自己摔倒。

    “什么时候?”江倩兮咬着牙,双眼通红地问。

    “妈走得早,十五年前就走了。爸前年走的。”顾池轻声回答,声音里满是紧张。

    丈人、丈母娘都是好人,从前待他如己出。他们走,对他的打击并不小。毕竟,他们是在这个世界上,他与江倩兮少数的牵绊。

    江倩兮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怎么走的?”

    “生病。”

    江倩兮的声音越来越轻:“他们走的时候痛苦吗?”

    顾池宽慰她:“还好,他们的病都急,人没怎么受苦,可能更多的是想你吧!”

    “他们的……后事……后事办得?”江倩兮哽咽地问。

    “后事都是我办的,很体面,你放心。”顾池走过去想扶住她给她一些力量,想抱抱这个可怜的女孩,可江倩兮却低着头,用力地克制着自己,轻声道:“谢谢!谢谢你,顾池!”

    说完,她转身,缓缓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将门紧紧锁住,好像这样才能阻止自己扑到顾池怀里大哭一场。

    江倩兮咬着手指哽咽地哭着,可笑吧,这个世界上现在连一个让她抱住痛哭一场的人都没有了。

    她没有亲人了,一个亲人也没有了,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一个人。

    她该怎么办,谁来告诉她?

    顾池听着房间里传出的哭声,愣愣地站着,过了好久才打电话给同事,取消了今天下午在一所大学里的讲座。

    顾池从散落在地上的一堆购物袋里找出一袋超市买的生鲜食品,把它们分门别类地归置到冰箱里。一下午江倩兮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到晚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可能她是哭累了吧,顾池低头想着。

    煤气灶上炖着海带排骨汤,顾池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烟雾袅袅的砂锅发愣。

    世事无常。

    江倩兮失踪之前有一天看韩剧,韩剧里的男主角给女主角做了一顿海带排骨汤,她觉得特别浪漫,就缠着他也去学了做给她吃。

    当年的他太年轻,也是被父母宠大的,不爱做家务,虽然答应了,却拖了很久才学会,还没来得及做就过年了。

    江倩兮独自回老家过年前还捏着他的脸颊说等她回来再做给她吃。当时他满口答应,可没想到二十三年了,一直没有机会给她做。

    今天终于能给她做一次海带排骨汤了,他算是终于等到了,而岳父岳母又有多少菜想做给她吃,却一直没能等到……

    岳父岳母走的时候有多遗憾、多痛苦、多放心不下他都懂。

    而江倩兮现在的感觉他也懂,失去亲人的痛苦,再也无法相见的悲伤,就像暴力的绞肉机直接将整颗心都绞成碎片,疼得连这样用尽全身的力气哭喊出来都没用。

    顾池在餐厅里坐了很久。海带汤凉了,他又热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夜深了,江倩兮还没有出来,他走过去敲敲门,房间里没有动静。他忍不住担心,找出备用钥匙打开门,只见江倩兮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依然在黑暗的房间里落泪。

    顾池走过去,蹲下身来,伸出手轻轻拍在她的肩膀上。

    江倩兮抬起埋在双臂里的脑袋,声音里带着哭过的沙哑:“我没事,其实我猜到了。他们怎么可能换号码,怎么可能让我找不到?”

    顾池问:“要回去看看吗?我把他们都葬在老家了。”

    江倩兮落着泪,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想去,至少现在不想去,我还没准备好。”

    她不想去面对冰冷的墓碑,不想面对现实。她不去看就还能骗骗自己,爸妈还活着,她只是过完年假回城上班了,等月底有空了,放假回家,爸妈还会和从前一样,做一桌菜在家里等着她。

    她还记得他们手上的温度,记得他们殷切的笑脸,甚至清楚地记得昨天她出门的时候,爸爸帮她把行李箱拖到路口,给她打车,甚至非要把她送到车站。

    可是她却拒绝了。她说:“爸,你回去吧,那么冷的天,别麻烦了。”

    早知道那是最后一面,她一定会让爸爸送的,让爸爸送她去车站,让爸爸给她搬行李,她会用全力去拥抱他,用千言万语去和他告别,用最真的心告诉他:爸爸,我爱你!

    江倩兮想到这儿,眼泪就又忍不住地往下掉,她低下头哽咽地问:“顾池,我能等等再去吗?我真的……”

    “当然可以,我知道你一时还接受不了。”顾池的声音充满了魔力,那么温柔镇定,那么抚慰人心,“缓缓吧,等你想去了,再告诉我。”

    江倩兮忍不住又一次道谢:“谢谢你,顾池!”

    顾池看了她一眼,没回话,只是在心里想,这是她今天第二次道谢了,以前她从来不跟他道谢,总是理所当然地对他要求这要求那,等他不满的时候,就会捧着他的脸按着他的头亲,然后一脸讨好地笑着说:“我这么这么爱你,让你帮我这么一点点小忙是为了给你回应我的机会呀!要珍惜,懂吗?”

    而他总是被她这么一句甜言蜜语哄好,一点怨怼也生不出来。

    可现在……她总在说谢谢。

    谢谢你,顾池!这句话从来不是他想听的,他站起来轻声说:“我做了排骨海带汤,出来吃点吧!”

    “谢谢!我不想吃。”江倩兮情绪低落地说。

    顾池默默垂下眼,没有再劝说,转身缓缓走出去,带上房门,走到厨房将煤气灶关上,默默地盛出一碗排骨海带汤放在餐桌上,才走到门口,换上皮鞋离开。他的背影和沉沉的夜色融为一体,渐渐淡了,似乎连黑夜也盖不住他的落寞,连寒冬也冻不住他心里的悲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