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天亮了,你就回来了 > 第十七章 我依然觉得你没变

第十七章 我依然觉得你没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江倩兮就醒了。其实她一晚上翻来覆去并没有睡着,当天亮的那一刻再也不勉强自己躺在床上,换上上次顾池从商场给她买的新衣服,打算出门吃点东西,再回来等顾池来送她去上班。她下了楼,沿着马路去了上次顾池带她去吃的早餐店,点了一碗白粥、两个包子,安安静静地吃完一顿便宜的早饭,走出来顺着马路往前溜达。

    顾池昨天的拒绝和不信任对于她来说,虽然有些伤心,但她觉得这些不算什么。她会让他相信自己的。她能感觉到,自己和顾池之间的牵绊依然很深,轻易无法断开。

    顾池说他变了很多,确实,现在的顾池确实和年少时的他不太一样了。现在的他更成熟温和,淡雅深沉,体贴得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易碎的艺术品一样被他小心捧在手心里。

    而年少时的顾池,在恋爱多年之后,从一个青涩的少年被她宠成了一个爱撒娇的大男孩。刚结婚的那段日子,他成天像是没骨头一样趴在她身上,连手也不想伸一下,闭着眼睛享受地说:“好姐姐,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那时刚新婚的江倩兮被他雷得不轻:“想喝水自己去客厅喝啊!”

    “可是好累哦,不想起床,兮兮姐姐去帮我倒嘛!”顾池觍着那张嫩到能掐出水来的俊脸道。

    “你累啥了?这大清早刚起床就喊累。”

    “哟,你不知道吗?我昨晚可是用尽了力气。”他趴在她身上,一脸坏笑地撞了撞她,“现在可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你不要脸!”江倩兮红了脸,“呸”了一声,想将他推开,可他又整个人缠上来,抱着她不停地在她耳边叫着她的小名:“兮兮,兮兮,嘻嘻。”

    最后江倩兮受不了他这缠人的功夫,只能认命地爬起来去客厅倒了一杯水给他。结果他那个撒娇鬼居然连接都不愿意接,就着她的手就把杯子里的水喝得干干净净,然后躺在床上舒服地喟叹一声:“啊,好幸福。我好像又有力气了。兮兮姐姐快来!让我伺候你。”

    “走开啦!”江倩兮“呸”他一声,扔给他一个眼刀,刚想转身回客厅放杯子,就被他从背后抱起来,笑闹在一起。

    他每次闹她的时候,总是叫她兮兮姐姐,装成一副小可爱的样子,好像是她辣手摧花一样,其实她知道,他就是故意调侃她,报复她,谁让她高中的时候逼着他叫了她三年的兮兮姐姐。

    到上大学,自己忽然发现喜欢上他了,在一个情人节的晚上将他约出来,走在学校后面的江边大道上,问他:“你知道情人节男女生单独出来是代表什么意思吗?”

    当时的顾池才刚满十八岁,闪着那双只要不笑就显得有点忧郁的眼睛说:“不知道。”

    江倩兮叹了一口气,咬了咬嘴唇,使劲闭了一下双眼,鼓起勇气说:“就是代表这对男女要处对象的意思!”

    “哦,是吗?”顾池好看的脸上闪过一抹强忍的笑意,只是特别紧张的江倩兮没有发现。她正扭着头,脸颊通红地望着远处,双手在身后使劲绞着,虽然面上一片淡定,内心早就忐忑不安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告白能不能成功,本来还想等等的,可是随着大三进入下半学期,顾池已经帅得附近几个大学的女生都知道了,总是不时有漂亮女生在他身边晃,追他的人也已经在操场排了两圈了。自己和他又不是一个学校的,虽然还是经常能见面,每天电话、短信不断,但总觉得她再不抓住,这家伙就要跟别人跑了。

    “是啦,是啦!”江倩兮扭过头来,有些霸道地瞪着他说,“你今晚都答应跟我出来了,就是答应要当我的男朋友了吧?”

    “男朋友?”顾池挑眉往前跨了一步,逼近她问,“哦,原来你喜欢我。”

    “我……我。”江倩兮退后一步,将习惯性的否定咽下去,轻轻“嗯”了一声,“嗯,差不多吧!”

    “差不多?是差多少?”顾池憋着笑问。

    “没、没多少。”江倩兮揉揉鼻子,瓮声道。

    顾池听了这话笑了,那努力藏着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了。他拿手抵住快要笑出声的表情,神气兮兮地说:“可是我没打算在大学谈恋爱。”

    自己这是被拒绝了?江倩兮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双手紧紧握拳,脸上却还挤出艰难的笑容道:“哦,没事、没事,等你以后要交女朋友的时候记得考虑我。”

    她笑着说完,扭头就走,却被顾池一把拉住,将她猛地拽回来。他低着头,有些高傲地说:“虽然我没打算现在交女朋友,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

    江倩兮猛地瞪大眼睛,看着一脸笑容的他,忽然反应过来,这家伙一直在这儿等着呢!

    明明他也喜欢她,还在这里装腔作势,江倩兮背过身去,努力地挽回一点面子:“哼,你也不用勉强。”

    顾池在她身后笑着探过头来,扑哧一声笑了:“不勉强、不勉强,谁让你是我兮兮姐姐呢?”

    江倩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还叫我兮兮姐姐。”

    顾池笑容明亮,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子:“叫也是你让我叫的,现在又不让我叫,那我叫你什么?”

    江倩兮想了想,抿着嘴提议:“可以叫我亲爱的、美人、宝宝、小公主什么的。”

    顾池嗤笑:“你也不嫌肉麻!”

    “哪里肉麻了?我看我寝室里谈恋爱的人都这么叫。”江倩兮娇嗔道,“反正不许再叫我兮兮姐姐了。”

    “我就要叫。”顾池忽然弯下腰来,对着她的耳边轻声道,“兮兮姐姐。”

    他一字一顿的,每个“兮”字音的热气吹在她耳朵上的绒毛上,她似乎感觉到他温热的唇瓣就靠在她的耳边,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她心尖尖都颤了一下。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慌乱得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只能抬起手把他挥开,像平时一样装作凶凶地打他。而他一边退,一边看着她爽朗大笑,那灿烂又快乐的笑容,像是能把整个夜色都点亮一般。

    那时候的江倩兮真的以为这个大男孩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长大,就这样笑笑闹闹爱撒娇地和她一直到老,他这辈子接下来的时间,她一分钟也不会错过。

    可是谁知道,一眨眼,她就失去了二十三年。

    江倩兮坐在街边的花坛上,看着人来人往,似乎年少时的顾池站在人海里笑着看着她,还像从前一样,一笑就露出干净的牙龈和光洁的额头,眼里看着她的时候满是星光,好看得她都快熔化了。

    江倩兮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幻想出来的少年顾池,看了很久才收拾好情绪缓缓往家走,就在刚走进小区那条路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很用力的叫喊:“江倩兮!”

    江倩兮回过头去,远远地看见顾池走过来。他的脸色凝重,眼神焦急,可是他依然步调不变,一步一步稳稳地向她走来,不像从前那样一看见她总是等不及似的扬起笑脸,大步跑到她面前,要么扯一下她的头发,要么捏一下她的脸,总是要惹得她打他两下他才快活。

    江倩兮看着阳光下走来的男人,和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了,可是他向她走来的瞬间,依然能让她感觉到心跳加速又开心甜蜜。

    “你去哪里了?”顾池的身体绷得紧紧的,额角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深蓝色的衬衫似乎也印着汗渍,语气轻柔却带着深深的压抑,似乎将很多情绪从胸口压了下去,吐出的只是这句轻柔的问话:“昨晚不是说好在家等我的吗?”

    “我去吃早饭了。”江倩兮回答道。

    顾池沉沉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下次记得接我的电话。”

    “啊?你给我打电话了吗?”江倩兮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确实有十几通未接来电,显示都是顾池打来的,“奇怪,电话怎么没响啊?”

    顾池拿过江倩兮的手机道:“你把手机静音了。”

    “没有啊,我没静音啊,静音键在哪里?”江倩兮伸长脖子看着顾池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又递给她,她懊恼地道,“肯定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天哪,没有按键的手机可真不好用。”

    “用习惯就好了。”顾池看着她道,“下次出门要和我说一下。”

    “我只是下楼吃个早饭……”

    顾池语气认真地打断她道:“你既然和我约好了,就不要乱跑,我找不到你会很着急。”

    顾池看着她,缓缓地说:“江倩兮,我年纪大了,受不了,你懂吗?”

    江倩兮扭过头轻声道:“对不起。”

    “不用道歉,你又没错。”顾池接过她手上顺便买的菜,转身走在前面道,“回去吧!”

    “嗯!”江倩兮跟着顾池一步一步往家走,“顾池,你能不能别总是把自己说得一把年纪似的?”

    “男人四十一枝花你知道吗?”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小红花。”

    “我可稀罕了。”

    “真的。”

    江倩兮说着说着就追上去,想要拉顾池的胳膊,却被顾池躲开。顾池严肃地道:“好好走,别拉拉扯扯的。”

    “怕什么?我们可是有证的,合法拉拉扯扯。”

    顾池笑:“你的证早就被注销了。”

    “这有什么?咱们再去领一个吧!我觉得今天这日子就不错,要不就今天吧!”

    江倩兮缠着顾池说着,顾池抿着嘴唇就是不松口,江倩兮也不着急。她觉得自己能追到顾池一次,就能追到第二次。这家伙闷骚,非要人家先主动追他他才高兴,她懂的。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伸手勾了勾顾池的手指,调戏了他一把,看着他像是触电一般缩回去。

    呵,老男人还挺敏感。江倩兮望着坐在车里顾池笑笑不说话,当他的眼神不小心瞟到她的时候,她就隔空给他一个飞吻。顾池装作没看见,继续一本正经地低头看着平板电脑里的资料,只不过翻页的幅度有点快,江倩兮忍不住偷笑一下。

    到了公司楼下,江倩兮下车的时候说:“对了,过几天我想回老家看看,你有空陪我回去吗?”

    “我陪你去。”顾池几乎立刻接口道。天知道这些年自己一直在后悔,后悔那年春节因为加班没有陪她一起回老家。这些年他总是躺在床上,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想,如果自己当时和她一起回老家了多好,她就不会走丢了,她就不会不见了,哪怕遇到了危险,他也在她身边,哪怕死了,他也能和她死在一块儿。

    总比现在好,一颗心飘飘荡荡,像无根的浮萍,日日无法安宁。

    “可是我想多待几天,不会耽误你工作吗?”江倩兮不放心地问。

    “没关系的,我有空。”顾池毫不让步。

    “行吧!”江倩兮笑笑,顾池能陪她回去她当然高兴啦,其实现阶段她也不太敢一个人出远门。

    “不过你……”顾池有些担心地看着她问,“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江倩兮愣了愣,用力地点点头,望着顾池笑:“嗯!我已经没事了,我一想到自己还有你,有小哲,就不再害怕了,感觉全身又充满了勇气。我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去见他们了。”

    顾池看着她笑了,真心地夸奖道:“兮兮最棒,岳父岳母会高兴的。”

    “必需的!”江倩兮挥着手一阵比划,“我是最棒的江倩兮!任何困难都不能打倒我!呵呵哈嘿!”

    “大清早的这么精神,看来是工作不够多。”周南水从停车场走过来,就看到正在发疯的江倩兮,忍不住开口嘲讽道。

    “够多了好吧,我昨晚回家还加班了。”江倩兮忍不住抗议道。

    “加班是你应该做的。”周南水瞥了她一眼后,立马换了一种表情大步跨到顾池面前,特别有礼貌又尊敬地打招呼,“顾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小水。”顾池对周南水也很温和,就像看晚辈一样,“先走了,兮兮还麻烦你照顾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周南水拍着胸口保证道,看着顾池的眼神越发敬仰。和江倩兮两人站在公司门口,目送着顾池的车开走后,周南水一脸感叹地问,“顾先生真有风度啊!衣品也好,今天穿的那件风衣是什么牌子的?在哪里买的?”

    江倩兮转头问:“干吗,你想买同款啊?”

    周南水使劲点头。江倩兮心情很好地眯起眼坏笑,转身迈步:“不行,只能我老公一个人帅。”

    “江倩兮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啊!”周南水跟着她边走边说,“也不想想这个老公是谁帮你追回来的,不是我你还不知道躲在哪里哭鼻子呢!”

    “谢谢、谢谢!”江倩兮说。

    “呵。”周南水冷笑,这样毫无诚意的道谢他一点也不稀罕。

    “对了。”周南水凑近,小声又八卦地问,“那孩子是陆先生收养的吗?”

    “不是。”江倩兮特别开心地回答道,“是我弟弟。”

    “啊?”

    “弟弟,亲的。我爸妈留给我的礼物。”江倩兮很感动地双手紧握放在胸口说,“是我爸妈留给我的亲人呢!”

    “哈?”周南水不屑一顾地说,“弟弟这种生物有什么好的?”

    “你懂什么?”江倩兮听他这么说很不高兴地道。

    “我怎么不懂?我也有弟弟,还两个。”周南水懒洋洋地拨弄了一下头发,冷笑道,“你啊,是还没和弟弟相处过才觉得弟弟这种生物是礼物。”

    “看来你和你的弟弟们相处得很不好。”江倩兮说。

    “我和谁都相处得不好,除了顾先生。”周南水压根连想都不愿意想起那两个同母异父、成天想着怎么从他这边吸血要钱的弟弟,一说到他们,连口气都变得很差了。

    江倩兮有些诧异地道:“我觉得咱俩还算相处得挺愉快?”

    “你这是油腻中年女人的幻觉。”周南水斜眼看她,“我和你说话都是看顾先生的面子。”

    说完他不再理她,快步走进电梯,连等都没等江倩兮就按上了电梯门。江倩兮无所谓他的冷脸,追上去说:“那你看顾先生的面子给我一周假呗,我要回老家一趟。”

    “你刚上班一个月都没有就想请一周假?”周南水道。

    “我是关系户嘛!”江倩兮无耻地说。

    周南水想了想:“最多给你三天假,看在……”

    “顾先生的面子,我知道。”江倩兮接过话抢先说,“谢谢啦!”

    周南水“嗯”了一声。电梯到了,两人先后走出电梯,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而此时,顾池也开车到了公司。他的公司在城市的高新区,是市政府专门开辟的一块科技医药用地,他自己的实验室和合作的几个生物制药公司都在这里。一路上都有同事和他打招呼,顾池都微笑着给予回应,有几个女孩在顾池走过去后,偷偷地打开了电脑的聊天小群:

    “顾博士今天看上去心情好好耶!”

    “是啊、是啊,他刚才还对我笑了,天哪,我居然认可了他的颜值。”

    “顾博士本来就很帅好吗?要不是年纪大了点又拖个大儿子,早就一堆人扑上去追了。”

    “年纪跟儿子根本不是障碍好吗?明明是没人敢在何总眼皮底下追她看上的男人啊!”

    “对,没错,有贼心没贼胆。”

    “有贼心没贼胆+1。”

    “有贼心没贼胆+2。”

    “有贼心没贼胆+3。”

    “队形好整齐,那我也+1吧!”

    群里年轻女孩们的钦慕顾池是没办法知道的,可是当他敲开何钰的办公室门时,还是要面对这些年一直追在身边的女人。

    要说他这二十三年里完全没有一刻想要放弃等待寻找江倩兮的话,那是骗人的。在一次次满怀期待地去寻找落空后,在一次次和她有关的纪念日里,在母亲的病床前,他都想过,算了,不找了,也不等了,找个女人正常过日子。

    而何钰是这些年一直追他追得最紧的女人。何钰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漂亮,在他们直男一堆的理工科学校里算是校花了。和他是一个导师手上的学生,在校的时候经常一起帮老师做课题实验,总是喜欢叫他师兄。

    江倩兮没失踪的时候就对她防范得很紧,总是在他耳边说她心怀不轨,说那个女人总是晚上给他打电话问这问那,看他的眼神也不对劲,还喜欢做些小动作,一看就是想抢他,婊里婊气的。哼,还师兄,算年纪还不知道谁小呢。啧,真讨厌。

    当时的顾池总是看着这样醋意满满的江倩兮笑,他一这样笑江倩兮就像被刺激到一样一下变成一个小气球,扯着他的脸颊盯着他警告道:“不许和她单独出门,不许和她单独吃饭,不许帮她做事,学习上的事、工作上的事都不可以帮她,反正就是不许搭理她!听到没有?!”

    那时的顾池只能连连点头:“都听你的。”

    其实他真感觉不到别的女人对他的好感,只是正常的工作交往,私下里连她的电话都不太愿意接。

    后来兮兮失踪了,何钰追了他好几年,身边的人也经常撮合他和何钰在一起,但他都很明确地拒绝了,也和何钰说得很清楚,自己不会喜欢她。

    何钰追他追到三十岁的时候放弃了,出国了,后来听到他出了事故又回来,说自己忘不掉他,一直在医院照顾他,还帮他带了顾瑀哲一段时间。当年他爸妈还在的时候也一直和他说,哪怕为了顾瑀哲也应该接受何钰,两个人组一个正常的家庭,热热闹闹地过日子。

    当时他真的很认真地考虑了这个建议,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记得当他再一次拒绝何钰的时候,何钰表情有些崩溃地问他:“为什么,是因为觉得你不爱我,所以不能和我结婚吗?还是因为觉得我这样苦苦奢求很可怜?我都说了我不需要你的爱,你不用爱我,只是为了孩子这样也不可以吗?我会好好对顾瑀哲的,我发誓!”

    他记得他看着她哭泣时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心疼或者感动,甚至抵触地退后了两步,想了想说:“不是的,不是这些原因。”

    “我只是怕兮兮生气。”当年的顾池低着头轻声说,“你不知道,她很讨厌你的,我要是接受你,她会很生气的。”

    “她都死了十几年了!”何钰气急败坏地说。

    “她没有死,她会回来的。”顾池固执地说。

    何钰点点头,倔强地抹去眼角的泪,叹气道:“好,你赢了。你这个傻瓜就慢慢等着吧!”

    那次之后何钰又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过了几年因为一个项目何钰又从另外一家药研所调岗过来,成了他的合作伙伴,明里虽然好像已经放弃了,但是暗里依然想各种办法讨好顾瑀哲。顾池知道她没有放弃,只是她不再说喜欢他,只是说孩子可怜,想对孩子好点。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妹,互相照顾,走得近点也没什么。她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太好撕破脸,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又过了几年,很多人传何钰是他的女朋友,甚至是要结婚的对象,他辟谣了几次,依然谣言不止,也就懒得管了。

    可是,前几天何钰装他的妻子装到江倩兮面前来了,这事他自然要和她掰扯清楚。

    顾池垂下眼,敲开何钰的办公室门。阳光中看着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墨绿色的丝绸衬衫坐在办公椅上,看着精干又优雅。她抬头看他,浅笑:“你怎么来了?”

    “嗯,我打算休年假。”顾池走进去,“你要有什么事,可以找我的下属小康对接。”

    “年假?”何钰抬起头来皱眉看着他道,“不会又从哪里听到什么假消息,要去找她吧?”

    顾池轻轻抿唇,嘴角带着一丝好看温和的微笑,即使已经四十岁,眼神依然清澈深情,带着点点星光,声音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快乐语调道:“不是,以后不用找了。”

    “你终于想通了?”何钰沉稳的表情里带着一丝惊喜。

    可下一刻他的答案又让她陷入冰窖,她听见他轻声说:“她回来了。”

    何钰诧异地抬头看他,他的眼里满是激动和感慨,何钰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

    “真的。”顾池也不卖关子,“就是你上次去找的那个女孩。”

    “怎么可能?”何钰不敢相信地说,“那个女孩看着才二十岁啊!”

    “嗯,是她呢!”顾池笑了笑,轻声解释了所有发生的事,又将新闻调出来给她看了之后,她终于相信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

    她像是被抽空全身力气一样,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我真可笑,居然跑到她面前去装你的妻子。”

    “你装得很像,她都相信了,还要和我分手。”顾池笑了笑,语气带着这个年纪的宽容。

    “对不起,我不知道。”何钰抱歉地道。

    “没关系,我那天在电话里态度也很不好。”顾池看了她一眼道,“以后,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你也知道,我遇上她的事就容易着急。”何钰苦笑着点点头,深深地看着顾池,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恭喜你,顾池!”

    “谢谢!”顾池是笑着的,那笑脸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明亮又温柔,让人不经意地沉醉其中。何钰深深地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心里微酸,这笑容她有很多年没见过了,好像一瞬间将她带回了年少时那撞击心灵的心动瞬间。可是她也比任何人都了解这笑容不是因为她,是他追寻了二十三年的那个女人。

    她听见他说了声“再见”,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也轻轻地说了一声“再见”,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她再也没有一丝一毫机会了。

    再见,她从年少时一直爱着却无法得到的男人,再见,她一生中唯一爱过的人,再见,这个拥有绝对防御力的男人。

    这场长达二十年的追求终于落幕了,这次她是真的输了。也好,至少那个温柔英俊的男人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爱的那个人。

    何钰心中五味杂陈,有些无奈地又是笑又是叹气,双眼红红的,又用力吸了一口气,继续工作。

    顾池在单位请好了假,又将手里的工作交接了一下,将几种正在研究的药物数据和进度阶段说明交给了组里的几个副手,才回家收拾了些简单的行李,在网上订了高铁票就去接江倩兮。

    他在江倩兮的公司楼下等着江倩兮下楼的时候,心里居然久违地雀跃了起来,好像沉寂了二十三年的心脏又跳动了起来,血液也重新流动,整个人都像年轻了十几岁。他甚至忍不住从车上下来,站在车边,眼神期待地看着公司门口。

    远远地看着江倩兮背着包包一蹦一跳地跑过来的时候,他居然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忍不住大步走过去迎她。看着她完全没变化的容颜,他有些恍惚地想起年轻的时候,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在她家楼下的小巷里,在她宿舍后面的小树林里,用这样的心情等着她,急切又火热,甜蜜又激动。

    顾池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包包,绅士地为她打开后座的车门,看着她钻进去后,绕到驾驶室开车:“假请好了?”

    “请好了。”江倩兮笑着说,“有你的面子,周南水批假单批得不要太爽快。”

    顾池笑了笑:“车票和酒店我都订好了,走吧!”

    “嗯!”江倩兮开心地答应着,过了一会儿又靠过去问:“你订了几间房啊?”

    “两间。”顾池道。

    “啧啧,浪费钱了吧!”江倩兮笑着摸了一把他的大腿,顾池差点跳起来,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司机,见司机没注意到后面,松了一口气轻斥道,“别闹。”

    “哦!”江倩兮捂着嘴巴笑,乖乖坐着不动。眼睛一动不动地勾着他,就像个想吃人的妖精一样。

    两人到了高铁大厅,进站的时候人有些拥挤,江倩兮被急着进站的人撞了一下,顾池连忙上前扶了她一把,扶稳后刚想放手,却发现手被她紧紧抓住。顾池挣了一下,没挣开,江倩兮拽得更紧了,还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好多人,好怕走丢。人家从来没坐过高铁。”

    顾池在心里挣扎许久,很怕自己沦陷在这温柔的亲密之下,可又无法真的狠心甩开她的手,只能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护着她穿过人群,走到检票口。

    江倩兮笑着偷看着两人十指交叉紧紧握住的手,仰起脸来,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她就知道顾池根本没办法拒绝她,他所有的抵抗在她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嘛!

    很快,他们坐上了高铁,在江倩兮惊讶的呼声中到了老家哈尔滨市。到下车的那一刻江倩兮还连连惊叹地说:“天哪,居然真的只要两个半小时就到了!以前开车都得八个小时啊!”

    “那我们现在在B市上班,不是周末都能回老家?真的太方便了!”

    “哦……回来也没用……”

    “老家都没人了。”

    江倩兮说到这儿,失落地低下头,整个人又难过了起来。顾池走过去主动揽住她的胳膊轻声道:“走吧,有人来接我们。”

    “嗯?有人来接我们?谁?”江倩兮好奇地问。

    顾池却不回答,两人一起走出车站,还没到出站口,只见出站口外站着七八个中年男女,年龄都在四十岁左右,看到江倩兮忍不住大声叫:“天哪!班长!真的是班长!”

    “兮兮!”

    “江倩兮!”

    “兮兮!天哪!兮兮你一点也没变!”

    江倩兮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仔细辨认,天哪,这不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们吗?

    他们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江倩兮忍不住快步奔跑过去,冲到他们面前,抱住其中一个女人大声哭道:“小美,你怎么变得这么胖?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了!”

    和江倩兮同学了十几年的徐美又气又激动地使劲抱着她拍:“你能不能说人话?你生两个孩子试试变不变胖。”

    “天哪、天哪,你们都变样了。”江倩兮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激动地哭着,明明在她的印象里不久前还和这些发小聚过,大家还男的帅气女的妖娆,现在居然有的胖有的秃,但依然是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老伙伴们。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在海楼订了包间,先去吃饭!”一个看上去比较镇定,气质又冷然的男人扒拉着抱在一起哭成一团的女人们说。

    “嗯嗯!”大家擦着眼泪,手牵手往出站口走,谁都舍不得放手。江倩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这些一起玩耍、一起打球、一起旅游、一起学习又一起考试的伙伴变化都挺大的。

    这种感觉好奇妙,但是她能感觉到,大家对她的心情依然是和从前一样的。

    “兮兮和顾池坐我的车吧,你们几个自己开车去,包间207。”刚才那个男人说着。

    小伙伴们都没意见。张乐鱼从小就是这样,在他们一群人中总是担任做主的那个人,小的时候挺不受欢迎的,大家都觉得他这个人比较霸道,有点装,可是后来相处之后发现他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对朋友也很义气,只要不和他意见相左,和他玩在一起还是挺舒服的,因为他能帮人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哦,忘了说了,江倩兮当年暗恋过张乐鱼,但是张乐鱼非常直男地完全没接收到这个粉红色的信号,因为这件事江倩兮被顾池嘲笑了一整个高三。

    江倩兮坐在后座上,仔细看了看张乐鱼,四十四岁的男人依然结实高大,五官俊朗,依然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英俊的男人,他的头上有了一些白发,眼角有些明显的细纹,深刻的法令纹和下垂的嘴角让他显得更加严肃,戴着一本正经的黑框眼镜特别像记忆中他们最害怕的高中班主任。

    江倩兮一边偷偷打量他,一边忍不住笑了一下,刚想转头和顾池说些什么,只见顾池正斜斜地瞥着她,看她望了过来,居然高冷地转过头去不搭理她。

    江倩兮吓得立马坐得直直的,目不斜视,再也不敢看张乐鱼一眼。

    啊,她忘记了,身边这位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醋桶呢,因为自己第一个喜欢的人不是他,不知道折腾过她多少次……

    她记得大二的时候,张乐鱼从上海来北京城玩,来之前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招待。这对江倩兮来说自然没问题,老同学来找她玩,她当然是欢迎的。

    那是一个周末,她本来和顾池约了一起去图书馆。那时她和顾池还没在一起,虽然那时她已经喜欢顾池了,但学习和出去玩一比,自然是和张乐鱼出去玩比较有意思。

    所以她就失约了,给顾池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不去图书馆了。

    “那你去哪儿?”少年顾池在电话里问。

    “张乐鱼来北京了,说让我和他一起去香山看枫叶,晚上还请我吃烤鸭。”江倩兮的声音里满是欢乐之意。

    顾池在电话里冷笑道:“你英语四级过了吗?马上期末考了,你高数的题都会做了吗,你还想着出去玩?”

    “……”江倩兮无语了三秒钟,纠结道,“哎呀,就今天一天休息一下,我都去了一个月的图书馆了。我就休息一天。”

    “不行!”顾池不同意,“不许休息,马上过来,我在图书馆等你。”

    “不要,我要出去玩。”江倩兮年轻时候也是个任性宝宝。

    “行,你去吧,我以后再给你讲一道题我就是小狗。”顾池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江倩兮在寝室里收拾来收拾去,纠结来纠结去,最后想想还是跑去了图书馆。唉,谁让她是“舔狗”,谁舔谁知道,就是两个字:卑微!

    江倩兮把买来的饮料从顾池身后放在了顾池的座位上,顾池抬起头来看她,漂亮的嘴唇紧紧抿着,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看了一眼江倩兮道:“不是不来吗?”

    因为在图书馆,他压着的声音里居然听出了一点点小小的抱怨。

    江倩兮连忙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道:“怕你生气呀!”

    顾池“哼”了一声道:“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我生什么气?”

    “是、是、是。”江倩兮坐到一边,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书,兴趣缺缺地翻了起来。

    顾池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想去香山,等下周考完试了,我陪你去。”

    “我又不想去香山,是张乐鱼想去。”江倩兮翻着书叨咕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还喜欢张乐鱼吧?”顾池的俊脸有点黑,声音又小又急。

    江倩兮没听清,又靠过去一点问:“什么?”

    这样隐秘的私事顾池也不好意思问第二遍,只能转过头看着眼前的书,一本正经地教训道:“我让你好好学习,别天天想着谈恋爱。”

    江倩兮嘿嘿一笑,捧着脸颊说:“可是我有喜欢的人怎么办呢?我就想和他谈恋爱,想每天和他牵手、拥抱,想和他一起吃饭、玩耍,每天打电话打到半夜两点还是想念。”

    顾池捏紧手里的笔,目光沉沉地望着她问:“你喜欢谁?”

    江倩兮歪着头,双手依然捧着脸颊,一脸带着对甜蜜爱情的向往,小拇指还轻轻敲着自己的脸颊,愉快地看着他道:“不、告、诉、你。”

    顾池瞪了她一眼,转头继续在书本上写着字,过了一会儿又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啪”的一声又把水杯放下,整个人似乎都在压抑克制着什么情绪。

    后来他们正式在一起了,顾池还是一听到张乐鱼的名字就黑脸。他和她说,那时候他最怕的就是某天她跑去告诉他,她和张乐鱼谈恋爱了。

    江倩兮那时好笑地说:“你这么怕我和他谈恋爱怎么不来追我啊?还闷骚地等着我去告白,哼。”

    “我怕你不喜欢我。”年轻俊美的顾池低下头来,那一副害怕不被爱的人所喜欢的表情,简直让人看得心里直颤。

    江倩兮更是受不了这种美色的勾引,立刻把自己所有的小骄傲都扔了,跑过去抱住他:“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这么可爱,我爱死你了,我最爱的就是你!”

    “可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又不是我。”顾池一副没自信的样子。

    “哎哟,那谁让你小时候比我矮呢!”

    顾池瞥了她一眼,江倩兮连忙讨好地笑笑,赶忙走过去哄道:“小时候我一心学习,没有这些想法嘛,你看我一有想法不就找你了,对吧?”

    “你的第一封情书好像是写给张乐鱼的。”顾池淡淡地说。

    “我那是从众心里,高三的时候嘛学习压力大,好多人都写了,我就随便写写。”

    “呵。”顾池冷笑。

    “不要翻旧账嘛。人家最爱你了。”江倩兮摇摇他的手。

    顾池听她这样的表白,忍不住抿着嘴唇笑了:“那兮兮姐姐亲亲我。”

    “哎哟喂,真受不了!”江倩兮叫了一声,再也受不住诱惑,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把他按倒了。

    欢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粉色泡泡不停地往外冒着,幸福的味道将他们紧紧包裹着。

    那时的顾池想,这样的日子真好啊,他要永远和怀里的这个人在一起,永远。

    可谁知道,这样甜蜜欢愉的日子仅有两年而已,可这两年,依然是他这一生中最明亮的日子。

    他不管三十岁、四十岁,闭上眼睛,总能想起江倩兮每次看着他扑过来的样子,那满眼的星星和急不可耐的动作,就像一汪满是爱意的泉水将他溺入其中,让他沉沦痛苦,甜蜜刻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