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1 章

第 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嗡嗡”的声响终于停止,李思知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会她正趴在小床上,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好了?”李思知问了句。

    成岩点点头,许是太久没说话,一出声嗓子有些哑:“好了。”

    他本来的嗓音就是那种有些低哑的烟嗓,只是这会声音听上去没什么气力。

    李思知作势要起来,成岩拦住说:“先趴会儿,背上还在流组织液,观察一会。”

    “那我坐起来给你观察行吗?趴太久了,难受。”

    成岩摘下口罩,脱掉乳胶手套扔进垃圾桶,转头看了李思知一眼:“纹过的地方还不能碰,你没办法穿衣服。”

    李思知点了点头,了然。

    她在后肩的位置纹了个图,刚才是成岩的女助理给她脱的衣服和内衣,她现在没有穿上衣,女助理给她裹了一条薄毯,用夹子从背后夹住,只露出肩膀的部位。

    李思知等待被观察的当儿,开始跟成岩闲聊,她叫了一声:“成岩?”

    成岩正收拾工具,头也不抬:“嗯?”

    “听那个短头发的小丫头说…你还没结婚?”

    她说的短发小丫头应该是成岩的助理,李思知是成岩的旧识,以前做过成岩的老师,两人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了。前不久李思知寻摸到这间纹身工作室,想纹纹身,才发现工作室的老板是位老朋友。

    这几天,她几乎天天来这里看成岩工作,还喜欢跟这里的小姑娘聊天,聊成岩。

    成岩应了声:“嗯。”

    “也没谈恋爱?”

    成岩似笑非笑,走到她身边看了看伤口:“没谈,怎么了?”

    “你喜欢男的?”李思知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带着疑问的语气,但目光笃定,看上去还很明亮。

    “也是我们小丫头告诉你的?”成岩问道。

    “是啊。”李思知很浅地笑了一下,她快四十了,面相十分年轻,留着过肩的乌黑大波浪,气质娴雅,性格却很爽利。

    成岩承认:“嗯,我喜欢男的。”他拿干净的毛巾在李思知的肩上轻轻按压,听到李思知说:“我想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领我这个情。”

    成岩在李思知的肩上抹了一层纹身药膏,撕开保鲜膜贴在纹身处,问:“哪种介绍?”

    “还能是哪种?”李思知直言不讳,“介绍伴侣的那种介绍。”

    “相亲啊。”

    “你可以这么理解。”

    成岩没回答,朝门外唤了一声:“毛毛。”

    “哎!”

    “过来帮客人换一下衣服。”成岩吩咐着,“把纹身的效果拍给她看一下。”

    “好嘞。”助理应声进屋,手里拿着李思知的衣服。成岩随之走出了工作间。

    对话中断,片刻后,李思知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成岩的办公室。成岩端起一杯水仰起头猛灌,李思知拉了张椅子在他办公桌前坐下。

    “纹的图小丫头拍给我看了,我很喜欢。”

    成岩放下水杯,用手指蹭了下嘴角的水珠,“你喜欢就好。回去六个小时之内不要碰水,洗澡不要用沐浴乳,每天记得抹药膏,伤口结痂不要抓。”

    成岩简洁干脆地交代着注意事项,李思知继续方才的话题:“怎么样?愿意领我的情吗?”

    成岩握着水杯沉默了会,如果是别人,他应该会直接结束这个话题。李思知是他曾经的老师,教过他一段时间的美术,虽然只大了他几岁,但对他有知遇之恩。

    于是成岩顺着她的话头问了下去:“什么人?”

    “我表弟,跟你同龄。”

    成岩问了个挺现实的问题:“做什么的?”

    “学校里教书的。”

    成岩摇摇头,他高中都没毕业,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对方又是老师,估计聊不到一块去。

    成岩说:“不太适合。”

    “什么原因?”

    “或许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李思知笑了:“你怎么年纪轻轻思想这么保守,你以为他是那种之乎者也的老学究?还是Polo衫秃头大叔?”

    成岩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叫江暮平。”李思知笑了笑,“长得还行,人也不错。”

    江暮平一进院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桌上摆满了菜肴,保姆阿姨端着刚炖好的鱼汤从厨房间里走了出来。

    “先生回来了?”

    江暮平在大学里教书,是教授,保姆阿姨年纪大,思想传统,喜欢按照旧时代对老师的尊称称呼他为“先生”。

    “蔡姨。”江暮平打了声招呼。

    “哎,快去屋里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今天这么多菜?”江暮平扫了一眼餐桌。

    江暮平的父母住在一间四合院里,江暮平走进正房,江母坐在沙发上看图纸,说:“思知今天也过来,说是纹了个纹身,要给我们看看。”

    “纹身?”江暮平拎起茶几上的茶壶倒了杯水。

    “她向来想起一出是一出,说是熟人给纹的,特别好看。”

    江暮平无声地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李思知一来就把披在身上的白纱披肩脱掉了,她穿了件半露背的连衣裙,脱下披肩能看到一半的纹身,纹身处还贴着保鲜膜,线条周围红红的,沿边有些肿,看着渗人。

    “怎么样?姨妈姨夫?”

    江母江父一把年纪,不懂年轻人的审美,道不出个所以然来,江父只是捡重点的问:“你纹这个疼不疼。”

    “还行。”李思知把披肩拉了上去,“纹身师傅技术好。”

    李思知的父母在她儿时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母亲是江暮平母亲的妹妹,她自小由江暮平的父母抚养长大。江父江母向来温良开明,从不左右晚辈的决定,都道“思知觉得好就好”。

    江暮平无声地用餐,一点声响也没有,虽然他平时吃饭就是这个状态,今日李思知却有心放大他的存在感。

    “暮平。”李思知喊他。

    江暮平抬起头来。

    “怎么不说话呢,评价一下我的纹身。”

    江暮平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才开口:“纹的是只虎鲸吗?”

    “看出来了?”李思知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江暮平夹了一筷菜,“看着像,我挺喜欢虎鲸的。”

    “我也喜欢。”

    虎鲸是李思知给成岩提的主要元素,除此之外她还提了很多琐碎的要求,成岩最终设计出来的其实是一副形和意都很朦胧的画作。

    “有什么寓意吗?”江暮平颇识时务地问了一句,其实他没那么想知道,就是难得看到李思知劲头这么足,觉得很有意思,不想败了她的兴致。

    “有自由,有力量。”

    江父点头道:“这个寓意好。”

    李思知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江暮平:“你感兴趣也可以去。”

    江暮平垂眸瞥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一本正经地说:“我一个教书的,纹纹身不太适合。”

    李思知张嘴就道:“纹屁股上谁看得到你。”

    江母端着饭碗呛了一声,笑骂:“说什么呢。”

    江暮平嘴角带着点淡淡的笑意,把名片推了回去:“等我哪天不教书了,可以考虑一下。”

    江暮平今天在父母这里住下,他的房间在西边的偏房,东边是李思知的,两人大学毕业后没几年就各自离开了这间老宅。

    李思知进屋的时候,江暮平正在看学生的论文,李思知手里拿了杯咖啡,搁在了江暮平的书桌上。

    “晚上我不喝咖啡。”江暮平头也不抬道,“睡不着。”

    “我就是不想让你那么早睡才给你泡了杯咖啡的,你一个正值青壮年的小伙子,怎么跟个老大爷一样天天到点了就睡觉。”李思知看着他。

    “三十五还小伙子啊。”

    “那也不是老大爷啊。”

    “我不喜欢喝咖啡。”

    “行。”李思知不再为难他,把咖啡端起来自己喝了一口,“暮平,我想给你介绍个对象。”

    江暮平抬起了头,架在鼻梁上的镜片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淡蓝色的光,“就猜你有事儿。”

    “不跟你开玩笑,我也从来没跟你提过这种事情。”李思知表情和语气都很认真,她倚靠在书桌上,背对着江暮平,“是我一个老朋友,很好的一个人。”

    江暮平很快猜到了李思知口中的这个“他”是谁,便问:“给你纹身的纹身师?”

    “是的。”李思知转过身来,“姨妈最近也给你介绍过几个人吧,你都没见?”

    “我没时间。”江暮平重新看向电脑。

    “少来,你就是敷衍。”李思知一语中的,“也就是姨妈姨夫太佛了,不跟你唠叨。”

    江暮平嘴角一弯,没说什么。

    过了会,江暮平问:“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介绍对象。”

    李思知随意道:“因为我觉得他会是你喜欢的长相。”

    江暮平莫名笑了:“你怎么知道?”

    “猜的。”李思知眨眨眼睛。

    江母进来时,李思知转身道:“姨妈,我这边有个人想介绍给暮平认识。”

    “好啊。”

    “就是给我纹身的那个纹身师。”

    “纹身师啊……”江母脚步缓了下来,看看江暮平,又看看李思知,“人好就行,暮平?”

    江暮平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他扶了扶眼镜,抬眸,视线看向他的母亲:“好,有空见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