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4 章

第 4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两天江暮平回他父母家回得有点勤,导致他一进那间四合院就迎来了他表姐李思知的质疑。

    “你这几天怎么回家回这么勤?”

    李思知正坐在院里的石桌前,桌上摆着一瓶清酒和一只精巧的酒杯,杯里斟了小半杯酒。

    江暮平先进屋放了包,听到李思知在外头喊他陪她喝点酒。

    九月的天气,夜晚还有些热意,江母切了一盘西瓜,让江暮平端到院里去跟李思知一块吃。

    江暮平把水果盘搁在了石桌上,他的领带已经解去,领口的纽扣解开了一颗,袖子也松松地挽到了手腕上方。

    “你要回来住了?”李思知拿了一瓤西瓜咬了一口,“怎么最近天天有空回来?”

    江暮平也拿了一瓤:“这学期带了个博士生,三天两头上我那请教问题,我来我爸妈这躲躲清静。”

    李思知问:“什么意思?”

    江暮平没说话。

    李思知笑盈盈的,八卦道:“那学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呢。”

    江暮平不关心:“不知道。”

    “男孩女孩?他怎么知道你住哪?”

    “男生。”江暮平咬了口西瓜,“估计问他爸的吧。”

    “他爸是谁?”

    “我们院的院长。”

    “……”李思知笑了声,笑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学生找你请教问题你怎么能避而不见呢,有失师德啊江教授。”

    江暮平脸上的笑意浅浅,看上去挺无奈:“三天两头的谁受得了。”

    李思知端起酒杯,忽然停下:“哎我想起来了,今天你是不是去见成岩了?”

    “见了。”

    李思知放下酒杯:“怎么样?”

    “就那样。”江暮平给了个模模糊糊的答案。

    “什么叫就那样啊,不满意啊?”

    江暮平把西瓜皮扔进脚边的垃圾桶,手指上有汁水,他抽了张纸巾慢慢地擦拭:“姐,你当过他的老师?”

    “行啊,都聊到这个了啊。”李思知笑道,“我教过他画画,那个时候他还小呢,就二十出头。”

    “他那个时候没在上学吗?”江暮平抬头看着李思知。

    “没有,他高中没毕业,没上大学。怎么了?”

    李思知很了解江暮平,他是个很宽厚的人,不会在意另一半的学历是高是低。

    “他是我高中同学。”

    李思知吃了一惊:“真的假的?”

    “真的。”江暮平说,“我跟他快二十年没见了。”

    “这都能遇到,是怎样的缘分啊,兜兜转转,冥冥之中。”

    江暮平看了她一眼,李思知如此热衷地撮合他跟成岩的样子,让他不由得失笑。他没发表什么意见,于是李思知追着问他对成岩是什么感觉。

    江暮平回答说:“我们俩就见了一面,能有什么感觉,你这个问题不现实。”

    “你不知道有个词叫‘一见倾心’吗?”

    “那是‘见色起意’吧。”江暮平的小臂搭在石桌上,另一只手拿着西瓜,很慢地咬着。

    “那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江暮平点了点头。

    “他的长相,是不是你喜欢的?”

    江暮平想了想,态度并不忸怩,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

    江暮平之所以单身到现在的原因,除了早年因为工作太忙错过了谈恋爱的最佳阶段导致之后再也懒得找对象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眼光太挑。

    李思知依稀记得年幼时曾问过江暮平将来要找什么样的妻子,江暮平用那种很稚气的嗓音告诉她“要找非常漂亮的”。

    曾经以为的孩童的戏言,其实都是真的,并且,江暮平恪守这一“找老婆”的标准长达三十余载。

    成岩确实高度符合江暮平的审美。

    漂亮,又不会艳俗,看上去很好接近,但本人实际上有一种柔和的冷感。

    李思知露出了孩子气的得意神情,“所以呢,你什么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暂时不太想打破现在的生活节奏。”

    李思知可以理解,两个人来不来电还是得看感觉,不是看脸。

    江暮平又说:“而且我觉得跟老同学谈恋爱有点…说不上来,感觉有点别扭。”

    “这叫天降竹马。”李思知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词。

    江暮平笑了:“竹马那得是穿开裆裤就认识了,不懂别瞎说。”

    李思知朗声笑了起来,斟了杯酒一饮而尽,脸红扑扑的仿佛是醉了:“没机会当竹马,还有机会来一段黄昏恋嘛。”

    自那次相亲之后,江暮平和成岩没再取得联系,成岩早把江暮平的联系方式扔进了垃圾桶,从没抱有能跟江暮平进一步的想法,而江暮平则是因为学校刚开学不久,大事小事积压,忙得根本顾不上去管工作以外的事。

    直到今天江暮平才闲了下来,所以心情也不错,心情一不错,就想点名。

    江暮平的课一向座无虚席,他点名也是偶尔,而且每次都是挑着点。

    今天心情好,江暮平进教室还多说了两句与课堂无关的玩笑话,倒数第二排有两个位置空着,有个位置上放了一捧鲜红的玫瑰,江暮平看到了,教案往讲台上一搁,翻开教案漫不经心地说:“今天不是情人节吧。”

    学生们明白他的意思,纷纷转过头看那捧花,讲台底下传来大家的笑声。

    等同学们笑声渐止,江暮平简短道:“点个名。”

    江暮平抽出压在教案下的名单:“老规矩,跳着点,请假的先把请假条交给我。”

    江暮平的课一般没人请假,很多学生甚至还会提早来抢占前排的位置。没有收到请假条,江暮平直接开始点名。

    “包明辉。”

    “到。”

    “曹雪。”

    “到。”

    “房瑜言。”

    “到。”

    “康铭。”

    无人应答。

    江暮平抬起头:“康铭。”

    依旧没有回应,江暮平低头在名单上划了一道,继续报名字:“林为径。”

    教室里一片静寂,学生们交头接耳,连续两个人逃课,江暮平这回连第二遍都懒得喊,直接在名单上记下名字。

    “教授,”前排有学生举手站了起来,“林为径他去医务室了,康铭送他去的。”

    “怎么了?”

    “我也不太清楚……”那位学生指了指那两张空着的座位,还有桌上的花,“林为径好像花粉过敏,他刚才喘得特别厉害,康铭就带他去医务室了。”

    江暮平眉心微蹙:“喘得很厉害?”

    学生点点头。

    江暮平先给辅导员打了个电话,辅导员没接,没多久发了条信息过来,说自己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问江暮平有什么事,江暮平回了消息,说了林为径的情况,然后合上教案,对学生们说:“大家先自习,我马上过来。”

    推拿师的手劲很大,每一下都按到了穴位上,成岩趴在理疗床上,舒服得昏昏欲睡。

    猝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成岩惊醒了,成岩迷迷糊糊地弹开眼皮,有些不耐地拿过了手机,推拿师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放轻了。

    成岩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号码。

    “喂?”

    “成岩先生吗?”

    “哪位?”

    “我是北城大学的校医,你是林为径的哥哥吗?”

    成岩抬手示意推拿师停下,他支起上半身坐了起来:“我是,林为径怎么了?”

    “他哮喘病犯了,他让我们这边帮忙联系家属,你现在方便来一趟学校吗?”

    “我马上过来。”

    成岩起身道:“老曹,今天先不按了。”

    按摩的师傅关心道:“怎么了?出啥事了?”

    “我弟弟,”成岩急匆匆地换上衣服,“他身体不太好,在学校犯病了。”

    “哎哟,那得快点过去。”

    让成岩庆幸的是,北城大学离按摩的地方不远,成岩很快就赶到了。

    林为径的哮喘症是小时候落下的病根,不是急性疾病,平时很少出现特别严重的情况,这是他第一次在学校犯病,校医还专门打电话过来,成岩一路上心都是悬着的。

    城大的医务室设施很完备,规模抵得上小镇上的卫生院,成岩被校医领着找到了林为径休息的病房。

    虚惊一场。

    看到林为径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成岩一直悬着的心才重新落了回去。

    林为径的情况看上去并没有成岩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只是嘴唇有点发白,这对于从小见惯弟弟犯病的成岩来说,校医的那通电话显得特别小题大做,而且校医第一时间联系的人不应该是他。

    林为径本来在跟同学说话,忽然抬起头往门外看了一眼,弯着眼睛一笑:“哥。”

    成岩皱着眉:“怎么回事?”

    “犯病。”林为径可怜得像只小狗,就差给他屁股上安个尾巴。

    “怎么犯的?”

    站在林为径旁边的康铭说:“花粉过敏了。”

    “哥。”林为径喊成岩。

    “怎么了?”

    “你刚刚在工作吗?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

    “没有。”

    林为径很擅长装可怜,并且每次都能成功。

    成岩知道一定是林为径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校医,于情于理林为径都应该选择自己的第一监护人,可他还是选择了成岩这个跟他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的哥哥——

    应该是故意的,他和林为径很久没见过面了。

    成岩维持着不冷不热的神情,走过去用手捂住了林为径的心脏,问:“胸闷吗?”

    林为径很乖地摇摇头。

    “没带药吗?”

    “带了。”

    康铭说:“他带了的,我就是担心再出什么事,才把他带到医务室来的。”

    成岩转头看向康铭:“谢谢你了。”

    “嗨,谢什么啊,应该的。”

    门外传来不太清晰的谈话声,康铭转过了头,看到门口走进来个人,他打了声招呼:“教授。”

    江暮平点了点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林为径。

    成岩的手离开了林为径的心口,转过身来。

    江暮平的目光从林为径转向成岩,与成岩对视了一眼。

    成岩微愣,一时间叫不出江暮平的名字。

    江暮平换了一件黑色衬衫,系一条灰蓝色的领带,他衣着正式,气质出尘,神色却流露出几分疏懒。成岩承认自己现在有些心率不齐,因为江暮平这一身有禁欲的气息。

    他发了好一会的怔,直到江暮平开口:“又见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