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11 章

第 1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辩论赛的会场人声嘈杂,成岩身边来来往往经过了很多人,江暮平的声音淹没在喧闹的人声中,变得朦朦胧胧。

    成岩后来回想起当时的情状,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不然就是记忆出现了偏差。

    他们没有继续谈下去,江暮平被他的助教喊走了。

    “到时候再联系。”江暮平对成岩说。

    成岩迷惘地点点头。

    但是那天后来江暮平并没有联系成岩,成岩不知道这个“到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

    江暮平提出结婚这件事对成岩冲击太大,以至于整整一天成岩干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后来干脆推掉了所有的现活,早早地回家了。

    成岩难得早睡,睡得也不太/安稳,半夜醒来倒了小半杯红酒,看了眼手机——十一点半,江暮平没给他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

    成岩端着酒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莫名焦躁。

    如果今天没有收到江暮平的消息,他恐怕一整晚都睡不着。

    沉不住气的成岩还是给江暮平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两秒就被成岩挂了。他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想了想,还是决定明天再联系江暮平,不想打扰他休息。

    成岩起身去厨房洗酒杯,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江暮平的来电。

    成岩把酒杯放在了茶几上,接通了电话。

    江暮平的声线压得很低,听上去有些疲惫:“成岩,怎么了?”

    “是不是吵醒你了?”

    “没有,我还没睡。”江暮平合上电脑,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我以为你睡了……”

    “还有些东西没写完。”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成岩觉得身上升起了一阵热意,他将空调温度调低了几度,又往酒杯里倒了点酒。

    “江教授,有些事想跟你确认一下。”

    “你说。”

    “你今天是提过结婚的事,对吗?”

    电话里传来很轻的笑声:“是。你不是答应了吗,难道又后悔了。”

    “我是怕你后悔。”

    成岩不知道江暮平忽然间提出结婚的原因,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答应。

    “江教授,你不了解我。”成岩说。

    江暮平说:“现在就可以了解。”

    成岩想说可以改日当面细细地谈,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履历和身世像差生的草稿纸一样乏善可陈,所以还是决定在这个难以入眠的夜晚拉近一点与江暮平的距离。

    “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只有个不跟我姓的弟弟,我高中没毕业,没上过大学,没什么文化,”成岩顿了下,提了一下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还有……我抽烟的。”

    成岩断定江暮平肯定不抽烟,他知道抽烟不好,但戒烟对他来说太困难了。

    江暮平有那么几秒没说话,成岩猜他的理智应该是回来了。

    “结婚的事,”成岩说,“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今天在辩论赛会场的时候我已经考虑过了。”江暮平重新戴上眼镜,走出了书房,“抽烟——”

    “我戒不了。”成岩率先道,“戒过很多次了,没戒得成。”

    江暮平老师口吻:“那是你对自己的要求不够严格。”

    成岩现在很怀疑江暮平可能要因为抽烟的问题放弃这场婚约了。

    可是江暮平的包容度很高:“我知道你抽烟,结婚之后我会监督你慢慢改掉这个习惯。”

    成岩没想到江暮平都已经在考虑结婚以后的计划了,他的心情好像没那么焦躁了,心底渐渐溢出一种安逸的平静。

    成岩喝掉了最后一点酒,哑着嗓子说:“江教授,我没什么文化,我们以后可能会没有共同语言,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

    江暮平说:“到那时,希望你愿意迁就我。”

    成岩愣了一下,喉咙有些发干。

    “……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成岩还是问了这个问题,其实他大概能猜到一点。

    江暮平是那种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清冷自持,对自己要求高,却很容易对他人心软,身上有种悲悯的气质。成岩不讨厌他这种悲悯的气质,甚至还觉得很迷人。江暮平是不会因为可怜他而牺牲自己的婚姻的,江暮平的悲悯是有原则的,他追求的是共同的欢喜。

    “那你呢,为什么会答应跟我结婚。”江暮平很擅长掌握话语的主导权,轻轻松松地反客为主。

    “我不知道。”成岩如实回答。

    江暮平说:“慢慢会知道的。”

    江暮平也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他告诉成岩他的母亲是建筑师,父亲是医院的院长,还有三年就要退休。

    两人还交流了一番各自的经济状况,总体来看,成岩比江暮平要富一点,江暮平吃的是体制内的饭,体面,但是赚不了大钱。

    还有一些琐碎的问题两人决定日后再慢慢商议,眼下最重要的是,决定结婚这件事还没跟江暮平的父母商量。

    “这事……是不是要跟你父母商量一下?”

    “我会跟他们说的。”江暮平摘掉了腕表,看到时间已经不早,说:“很晚了,你是不是该睡觉了。”

    成岩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

    江暮平早就察觉到他说话时语调黏黏的,语速也有点慢,便问:“你是不是喝酒了?”

    “喝了一点。”成岩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我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因为你说要跟我结婚。”

    成岩睡意渐渐上来了,声音懒懒的:“江教授,我有点困了。”

    “睡吧。”

    成岩没喝醉,但酒意总能催逼着人说些不过脑子的话:“睡醒之后你还会不会跟我结婚?”

    “会的。”江暮平的声音里藏着浅浅的笑意。

    成岩把酒杯洗干净倒扣在杯橱里,往卧室走去,喃喃道:“要是你家长不同意怎么办呢……”

    成岩觉得自己对江暮平的好感可能远不止自己想的那样“正当”,不然他又怎么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一副十分想跟江暮平结婚的样子。

    江暮平说出“我会好好跟他们说的”的时候,成岩举着手机躺在床上回想江暮平的面孔。

    他在脑海中一点点地勾勒出江暮平的五官线条,不禁感叹江暮平长得真的很英俊。

    江暮平高中的时候就长了一张霍霍小姑娘的脸,现在又来祸害他这种老东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