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29 章

第 2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暮平确实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可谁让他也最满意这一张抽烟的。成片没出来前,他是想着要把穿正装的结婚照挂在客厅,可是没想到看到街头风的那一张就打脸了。

    江暮平暂时还没考虑要怎么应付他爸那边,反正自从他从家里搬出去住后,他爸来他家看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估计也不太会来这边。

    “你现在抽烟了啊?”邵远东问。

    “没有。”

    邵远东看了一眼照片上的江暮平,那蹲在矮墙上咬着烟的样子,明显就是真抽了。

    邵远东继续欣赏那张照片。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结婚照,太有个性了。

    “你们怎么会拍这样的结婚照?”

    “成岩选的。”

    邵远东赞赏道:“挺酷。”

    他也是第一次见识江暮平穿这种风格的衣服,感觉很新鲜。

    邵远东的目光从江暮平移到成岩,成岩的五官变化不大,但是精神气质变了很多,高中的时候是个阴郁的拽哥,眼神总是很阴沉;而现在,照片上的人虽然嘴角还是紧抿着,向下撇出一个桀骜的弧度,但眼神很明亮。他抬头望着蹲在墙垣上的江暮平,脚下踩着一块滑板。

    “成岩现在是纹身师?”

    “嗯。”

    邵远东还记得他与江暮平之前的交谈内容,里面有一些重点,比如江暮平不喜欢成岩,但是想好好经营这段婚姻。

    想来也合理,成岩应该不是江暮平喜欢的类型。

    就邵远东来看,他也觉得江暮平和成岩完全不搭。

    如果不结婚,他们的人生轨迹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相交的一天。邵远东不明白江暮平为什么会调整平行线的角度,强行跟成岩的那一条相交了。

    “我还是想不通,”邵远东看着江暮平,“你怎么会跟他结婚,有那么多人可以选择,你为什么选了一个离你的世界最远的人。”

    “你根据什么判断他是离我的世界最远的人。”

    邵远东没说话。

    “远不远的,你怎么会知道,再说现在我把他拉进来了,他就在我的世界里,没有距离。”

    邵远东以己之见,猜测:“他应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其实他对成岩还是有些偏见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你怎么到这个年纪了,还是这么傲慢。”江暮平说。

    “我怎么又傲慢了?”

    “偏见就是傲慢。”

    江暮平莫名笑了:“你知道我喜欢哪种类型?”

    邵远东不知道,没听江暮平说过,但他潜意识里就认为江暮平不会喜欢成岩那样的,身上没有文气,又过分漂亮,职业也跟江暮平天差地别。

    “Disea,你不仅傲慢,还不太聪明。”

    邵远东噎住。

    “成岩是我最喜欢的那个类型。”

    成岩刚结束掉一个活,他倒了杯水,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江暮平可能是怕打扰到他工作,没有给他打电话,只发了一条信息,就在两分钟前-

    邵远东已经到家里了,说想去你的工作室看看

    成岩喝着水,单手打字:来

    江暮平的电话打了过来,成岩接通了。

    “工作结束了?”江暮平在电话那头问。

    成岩哑着嗓子说:“还没,还有个小图。他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闲的吧。”

    成岩笑了一声。

    “你的嗓子怎么这么哑?”

    成岩又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润了润嗓子,然后才开口:“三个小时一口水没喝,喉咙太干了。”

    “我们一会过来。”

    “嗯。”

    “他想吃火锅,我等会去买食材。”

    成岩坐了下来,看了一眼下一位客户的信息,随口道:“我去买,你不会买的。”

    电话那头沉寂了两秒,说:“对我这么不放心。”

    成岩愣了愣,然后笑了一下:“倒也没有。”

    跟客人约定的时间到了,助理进来通知客人已经在外面等候。

    “我继续干活了,先不说了。”

    “嗯,我们马上过来。”

    江暮平开车带邵远东去了成岩的工作室。

    工作室规模不小,一进门就有接应的:“是要纹身吗?请问有预约吗?”

    前台晃了一眼才看见邵远东身后的江暮平,笑道:“是江老师啊,你来找成老师吗?”

    江暮平嗯了一声。

    前台看了一眼邵远东,问:“你呢,是要纹身吗?”

    邵远东笑了笑:“我不纹身。”

    “他是我朋友。”江暮平说。

    “好的,”前台把他们领了进去,态度熟络地跟江暮平说着话:“成老师还在干活,江老师,你们先坐一会吧。”

    江暮平和邵远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邵远东环顾四周,发现工作室里有好几个房间,有的房门半开,有的房门紧闭,屋里传来“嗡嗡”的震动声。

    “这么多纹身师呢?”邵远东往屋里探了一眼,“成岩跟别人合伙的?”

    “不是,他是老板。”

    “这间工作室是他开的?”

    “嗯。”

    “可以啊,”邵远东在金钱这方面一向嗅觉敏锐,“他八成比你富。”

    邵远东站起来四处参观了一下,墙上挂了很多纹身图案的照片,跟他想象中的纹身不太一样。他对纹身的印象还停留在过去社会人士身上纹的那种很粗糙的纹身,还有那种特别俗气的。

    墙上的这些纹身图案看起来很高级,富有美感,艺术感浓烈,线条和构图都十分精细。

    总结下来,成岩给人纹的肯定是那种价格不菲的纹身。

    邵远东满脑子的铜臭味。

    “成岩平时赚的挺多的吧,”邵远东看了眼江暮平,“这墙上的都是他纹的吗?”

    “大部分是,有的是别人纹的。”

    邵远东一瞬间对成岩另眼相看,他没想到成岩竟然是这种高水平的一流纹身师。

    江暮平走到纹身室门口,邵远东跟在他后面,越过他的肩膀往里面看了一眼。

    成岩戴着口罩,握着纹身机在客人手臂上勾线,可能是余光扫到了门口的身影,他很快地抬眸看了一眼。

    成岩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听到客人发出轻微的叹息声。

    邵远东微笑着朝成岩挥了挥手,成岩盯着他看了几秒,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他的目光移向江暮平。

    成岩的口罩有皱起的幅度,邵远东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笑。

    反正不是对着他笑。

    “成老师?”

    “嗯。”成岩收回目光,继续勾线。

    “您慢点来,让我缓口气,不着急。”

    “快点慢点你都是这么疼。”成岩的声音闷在口罩底下,沉闷又低哑,“忍着吧,快好了。”

    “我刚刚一直抖,会不会影响您发挥啊,我看网上说身体发抖的话勾出来的线都不流畅。”

    线条流不流畅主要还是看纹身师的水平,但成岩不想解释太多,于是简洁干脆地说:“不会。”

    江暮平和邵远东在外面等了一会,助理毛毛拎着个纸袋子走进了工作室。

    “江教授你来啦。”毛毛跟江暮平打了声招呼,然后拎着纸袋走进了纹身室。

    “成老师,东西我帮您拿回来了。”

    成岩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说:“教授就在外面,你帮我给他吧。”

    “啊?您送的东西您不亲自给他吗?”

    “都一样。”

    “好吧。”

    毛毛出去后把纸袋交给了江暮平。

    江暮平接过纸袋,表情疑惑地看着她。

    “这是成老师让我给您的。”

    江暮平打开纸袋,里面是一件纯白色的高领毛衣,面料柔软,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江暮平抚摸着毛衣,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他怎么不自己给我?”

    毛毛干笑了一声,帮成岩说好话:“江教授,我们成老师没谈过恋爱的,有时候可能会有点不解风情,您理解一下。”

    江暮平半真半假地说:“理解不了。”

    旁边的邵远东忍不住笑了起来。

    毛毛回到纹身室,把自己和江暮平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转达给了成岩。

    成岩手上一顿,抬头看着她。

    “他不高兴了?”

    “倒也没有。”毛毛笑了笑,“男人嘛,都这样,哄两句就好了。”

    大约一刻钟后,江暮平他们看到成岩从屋里走了出来,紧跟着一个助理走进了纹身室,处理善后工作。

    成岩去卫生间洗了个手。

    “久等了。”成岩走了过来。

    成岩态度客气,反应也很平淡,邵远东猜他八成是不记得自己了。

    “邵远东。”江暮平介绍道。

    邵远东看成岩笑了笑:“不记得我了吗?”

    成岩点了下头:“记得。”

    江暮平提邵远东这个名字成岩确实没什么印象,但一看到人就能把名字和人对上号了。

    往事历历在目,成岩的记性没有那么好,但他记得与江暮平有关联的一切。邵远东是江暮平的发小,高中时期与他形影不离,成岩当时觉得江暮平和邵远东简直天上地下,他一直不明白江暮平为什么会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成岩那个时候也很想跟江暮平做朋友,他觉得自己不比邵远东差多少,至少他的成绩甩邵远东一大截。

    可他连跟江暮主动搭话的勇气都没有。

    他没有成为江暮平的朋友,而邵远东却仍然很幸运地跟江暮平形影不离。

    成岩上高中的时候不爱跟人说话,虽然性子孤僻但很少与人为敌,可他却经常跟邵远东发生矛盾。最严重的一次,他记得他把邵远东打破相了,还为此受到了处分。

    少年时期的纠葛说来道去无非就是一些男女情爱问题,面对邵远东的挑衅,他可以选择无视,但他还是采用了最激进的解决方式。

    看不惯邵远东是真,情绪积压爆发似乎也是个很完美的说辞,不过这些情绪里肯定还夹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嫉妒。

    嫉妒邵远东能跟江暮平走得那么近,嫉妒他能轻而易举地做出一些自己需要演练上百次的举动。

    现在年纪大了,心态肯定跟当初不一样了。

    “真的还记得我啊?”邵远东笑了,“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我因为你受过处分,忘不了的。”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咱们就别提了吧,伤和气。”

    “成岩。”邵远东伸出手,“好久不见。”

    成岩跟他握了握手,“好久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