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38 章

第 38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暮平的手从成岩的后颈一寸寸地往前抚,抚到了他的耳后。成岩的耳朵热得发烫,江暮平的手指捏住他的耳垂轻柔地摩挲,江暮平手上的力度放轻了一些,嘴唇却依旧用力地覆在成岩的嘴唇上,舔舐舌尖的动作也近乎粗暴。

    直到成岩的鼻腔里传来一声近似低吟的闷哼声,江暮平才仿佛忽然回神,离开了成岩的嘴唇。

    他有点冲动了,没有给成岩思考的时间。

    成岩的嘴唇被亲肿了,红润而饱满。他的嘴唇不像江暮平那样薄,湿湿的,润润的,吻上去的感觉非常柔软。

    江暮平的呼吸仍旧急促沉重,他的手扶在成岩的侧颈上,低头看着他,哑声道:“抱歉,没有事先经过你的同意。”

    这是成岩第一次从江暮平的神色中察觉到尴尬的情绪,而且他发现江暮平的喉结已经不露声色地动了好几下——

    江暮平看上去有些心浮气躁。

    成岩很喜欢江暮平今天的这个吻,也很喜欢他毫无征兆的强势。这种带着掠夺性的吻是成岩从未体验过的,就像成岩一直认为的那样,江暮平是纯净的,但又很风情,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吻他没有任何循序渐进的过渡,就向成岩表露出最原始的力量和欲.望。

    成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江暮平的道歉,他不想回应,甚至想问他“可不可以再亲一下”。

    可是江暮平已经放开了他。

    成岩长久地不说话。

    “阿岩,”江暮平有些犹疑,“你生气了?”

    成岩觉得他是亲嘴亲昏头了,怎么会发出这么荒唐的疑问。

    江暮平是有点昏头,但主要还是因为刚才全程都是他掌握主动权,成岩被他蛊惑着、引导着,表现得有点被动,似乎算不上回应了他的吻。

    “没有。”成岩低头收拾画笔,“江教授,你是不是昏头了。”

    江暮平神情疑惑。

    成岩起身,抚了抚他的额头。刚才接吻的时候就觉得江暮平的手心很烫。

    “你额头有点烫。”成岩的手覆在江暮平的额头上,“介意我用额头碰一碰吗?”

    “不介意。”

    成岩的手放了下来,向江暮平靠近,踮起脚,摘掉他的眼镜,额头轻轻抵住他的额头。

    “你有点发烧,”成岩贴着江暮平的额头,呼吸扑洒在江暮平的唇间,“受凉了吗?”

    “确定发烧了吗?”江暮平问。

    “我再确认一下。”成岩用脸贴了贴江暮平的右脸,“脸也有点烫。”

    江暮平侧过脸,把左脸也对着他,“这边也确认一下。”

    成岩抿了抿嘴唇,又贴了贴他的左脸。

    两个人的脸颊都很烫,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发烧。

    江暮平确实有点低烧,不是贴脸测出来的,是温度计测出来的。

    其实江暮平在南城的时候就有些不舒服,北城气温骤降,南城也迎来了冷空气,天气变得格外湿冷。

    成岩觉得江暮平应该是有点水土不服,加上天气原因,所以体质变弱了。

    成岩把书桌收拾了一下,打算给江暮平熬点姜汤。

    “家里有退烧药,我去帮你拿。”成岩说,“一会给你熬点姜汤,你应该是受凉了。”

    “阿岩,我给你带了礼物。”

    成岩抬头看了江暮平一眼,江暮平的脸颊微微泛红,瞳孔也有些浑浊。

    成岩笑了笑:“什么礼物?”

    江暮平走出书房,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礼物袋。

    成岩接过,拿出了袋子里的礼物盒,他打开了盖子,看到里面放了一块镇尺。

    “镇尺?”成岩把镇尺拿了出来。他从来没用过这种东西,辨别不出优劣,就是觉得上面的蜘蛛浮雕很漂亮。

    江暮平嗯了声。

    镇尺上雕刻的图案多半是有寓意的,成岩不太懂这些,他问江暮平:“蜘蛛有什么寓意吗?”

    “财运亨通。”

    成岩笑了一下:“我喜欢。”他看着江暮平,“谢谢江教授,很好看,我很喜欢。”

    成岩把礼物收起来,说:“我去拿退烧药,你先去洗澡吧,洗完就回房间休息。”

    江暮平吃了药,喝了姜汤就在床上躺下了。可能是因为两人刚刚才接过很激烈的吻,等到夜深人静共处一室的时候,那种微妙的感觉又溢了出来,尤其是他们此刻还躺在一床被窝里。

    江暮平的体温比平时高,成岩躺进被窝的时候特意往他身边靠了靠,避免热气分散。

    “难受吗?”成岩轻声问道。

    江暮平摇摇头。

    “捂一晚上应该就好了。”

    江暮平没什么力气,很轻地嗯了一声。吃了退烧药,他很快就困了,眼皮有些酸涩。

    心头的悸动被浑身的热意盖过去了,如果不是发烧转移了成岩的注意力,成岩一定会发现他今天持续性的失态。

    “阿岩,晚安。”

    “晚安。”

    翌日早晨,成岩率先醒来,下意识去摸江暮平的额头。江暮平闭着眼睛睡得很安逸,额头已经不烫了。

    今天成岩不太空闲,他上午有一个客人,是很久之前预约的。

    成岩做完早餐,江暮平还没醒,退烧药让他睡得很沉。成岩没有叫醒江暮平,把做好的早餐放进蒸箱里保温,给江暮平留了条信息,然后出了门。

    雪下了一夜已经停了,雪后的北城空气十分清新,室外温度很低,工作室里打着暖气,人声纷扰,语气兴奋,好像是在讨论昨夜的初雪。

    “成老师早啊。”

    大伙跟成岩打招呼,成岩点头应着,走进了办公室。今天成岩来得早,毛毛照例去隔壁的咖啡店给他买了一杯咖啡,端进办公室。

    毛毛推门进屋的时候,成岩正拿着江暮平送他的镇尺细细观赏。

    “成老师,这是什么?”毛毛把咖啡放在桌上。

    “镇尺,压纸的。”成岩用手指摩挲着蜘蛛浮雕,越看越喜欢。看来江暮平也知道他是个财迷,给他买了这个寓意这么合他心意的物件。

    成岩眉梢微挑,心情看上去非常好。毛毛笑问:“江教授送的吗?”

    “嗯。”

    “做工真精致,蜘蛛也挺酷的。”毛毛低头看了眼手机,“成老师,十点你有个客人,十一月份预约的,叫肖宇飞。”

    “我知道。”

    九点多的时候,江暮平醒了,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摸了摸床头柜,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弹出来成岩给他发的信息-

    今天有客人,先去工作室了,早餐在蒸箱。记得再量一下.体温。

    早上成岩可能是走得匆忙,江暮平洗碗的时候在水池边上看到了他的戒指。成岩好像从来不会在洗碗的时候戴戒指,他在水池边专门放了一个放戒指的盒子。

    难得休息,江暮平今天想去趟工作室,如果成岩不忙,还可以跟他一起吃顿午餐。

    江暮平在衣帽间挑衣服,他翻遍了衣柜,忽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常服,他的衣服款式都很单调,颜色也很素。

    换上衣服,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然后走进了书房。

    江暮平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之前在眼镜城买的那副镜链眼镜,他摘下现在戴的眼镜,戴上了这副镜链眼镜。

    出门的时候,江暮平拿走了成岩遗落在水池边的戒指。

    上午十点之前,跟成岩预约好的客人提前到了,毛毛把人领了进来。这位客人几个月前就在成岩这订好了设计图,不过当时不是本人来看的。

    图已经设计好了,这人今天是直接来纹身的。

    “老师,跟你预约的客人到了。”

    成岩把烟摁进烟缸里熄灭,抬眸看了一眼。是个模样周正的年轻男人,个子挺高。

    “肖宇飞先生吗?”

    “对。”那人走进来,用那种有些意想不到的眼神看着成岩,“你是成岩老师?”

    “嗯。”成岩站了起来,在桌上的几张稿纸中抽出了肖宇飞的纹身设计稿。

    “没想到成老师这么年轻啊。”肖宇飞走到成岩面前,目光直白地盯着他看。

    “没你想的那么年轻。”成岩把图交给他看,“之前是你朋友过来看的图,他当时打视频电话给你看了吧。”

    “对,我当时在国外,最近刚回国。”

    成岩嗯了一声:“那就开始吧,你是打算纹在腰上,是吗?”

    “对。”

    “跟我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