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同学婚约 > 第 44 章

第 44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来接机的是成岩的表兄,姨妈的大儿子,成岩多年不回乡,差点没有认出他。他们在机场转了一会,才顺利跟表兄汇合。

    表兄一眼就看到了成岩,忙走过来帮他们拿行李。

    “成岩!”

    成岩愣了愣,喊了声:“哥。”

    表兄笑了笑:“发什么愣,是不是没认出来我?”

    “……是,好几年没见了。”

    “哪里是好几年,都快十来年了,我女儿小学都快毕业了。”表兄皮肤黑,笑的时候露出一排白牙,“这么多年,你还是以前那个样子,一点没变。这不结婚就是好啊,看着就是年轻。”

    表兄顿了顿,不好意思地一笑:“忘了你刚结婚。”他说着看向江暮平,伸出手,说:“你好,我是成岩的表哥,我叫赵靖。”

    江暮平跟他握了握手,“你好,江暮平。”

    “我该叫你弟婿吧?”赵靖笑声洪亮,“我家在乡下,离机场比较远,家里老人年纪大了,过来不方便,所以今儿就我一个人过来接你们,多担待。”

    赵靖开了一辆面包车,他们把行李箱搬上车后,成岩在副驾驶座坐了下来,江暮平坐在后座。

    其实赵靖也没比成岩大几岁,但成岩和江暮平比他看着年轻很多,仿佛不是一个年龄段的。

    他俩上车后,赵靖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投向后视镜,很坦荡地打量江暮平。

    赵靖是个直性子,有话直接问:“弟婿,你跟成岩一样的年纪吗?还是比他大点?”

    “一样。”

    “你们城里人长得就是显年轻啊,成岩就比我小了两岁,你俩看着跟我不像一个辈分的。”

    成岩出神地望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喃喃道:“变了好多。”

    赵靖接了句:“那肯定啊,祖国在发展。”

    赵靖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沿途的风景从高楼林立变成水田村落,这几年江州发展得很快,乡下的道路修得平坦开阔,成岩记得他小时候跟他妈回家乡的时候,这里还是坑坑洼洼的泥路。

    夜幕降临,面包车驶进了熟悉的村庄,在拐了几个路口后,终于抵达目的地。

    乡下的房子都大,一般都是自建房,成岩姨妈家还是独栋的,外边围了铁栏,房子旁边有仓库,赵靖把面包车开了进去。

    赵靖开门下车,“到了到了,坐了这么久的车,累坏了吧。”

    “哥,辛苦你了。”成岩客气道。

    “哎,你还是跟小时候那样叫我赵靖吧,别叫我哥,听着怪别扭的。”

    成岩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拿出来,往仓库外面探了一眼,说:“我怎么感觉门口好多人。”

    “都是吃饱了过来窜门的。”

    江暮平和成岩各自推着行李箱跟在赵靖后面,江暮平走在成岩旁边,低声说:“这里环境不错,你姨妈家挺大的。”

    成岩笑了笑:“乡下房子都这样,就是装修得有点浮夸。”

    “我们要不要也换个这样的。”

    成岩转头看他。

    “换个独栋的别墅。”江暮平也转过头,与他对视,“我们可以有个院子,院子里可以种花。”

    “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江暮平看着他,“你喜欢吗?你喜欢,我们可以把手底下的几套房卖了,换个新的。”

    成岩当然喜欢,他很想要一个带花园的房子。

    成岩想了想,说:“好。”

    其实他并没有很认真地考量。北城市里的别墅房价都是天价,他俩就算卖了手底下的几套房,大概率还是要贴点钱进去的,到那时,日子或许会不如现在滋润。

    可是带花园的房子对成岩实在太有吸引力,跟江暮平共同生活在那样的房子里也是成岩向往的事。

    成岩以为江暮平一向是理智的,保守的,他没想到换房子这种事会由江暮平主动提起。

    仔细想想,从他们决定结婚的那一刻开始,此后的每一步几乎都是江暮平先迈出的。

    江暮平是理智的,但是他不保守,他很先进。

    成岩莫名笑了起来:“但愿换完房子我们不要负债。”

    江暮平哑然失笑,道:“那还不至于,咱们有四套房。”

    “现在住的那套我不想卖。”成岩说。

    “那就不卖。”

    “你俩说啥呢?”赵靖回了下头,“我说怎么走着走着听不到你俩的声儿了。”

    他们跟了上去。

    江暮平说:“回家后我们去看房子。”

    成岩应道:“好。”

    家门口聚了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天气冷,院子里放了一个炭盆,上面罩着金属罩子,老头老太坐在长板凳上,围一块聊天。

    赵靖扬着声音喊了一圈的长辈,然后冲屋里喊了一声:“妈,成岩回来了!”

    老头老太的视线全落在成岩和江暮平身上,几双眼睛同时向他们投来探究的目光。

    姨妈风风火火从屋里赶出来,在门口站住脚,盯着成岩看了一会。

    “彩凤,这就是你那个城里的外甥啊?长得可真俊呐。”有人道。

    又有人说:“长得跟彩芸年轻的时候一个样儿。”

    姨妈看向说话的那人,细眉一拧:“怎么就一个样儿了,你这眼睛是不是不大好使。行了行了,都散了吧,别跟我家门口杵着了,今天我家要招待客人。”

    众人闻言散去,似乎这里的村民相处模式就是如此,大伙都没把成岩姨妈直来直去的难听话放在心上,一笑了之,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姨妈。”成岩喊了一声。

    姨妈看着他有些发怔,片刻后,“哎”了一声:“可算到了。”

    江暮平也跟着喊道:“姨妈。”

    “哎,哎。”姨妈细细地端详江暮平,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频频点头,“真配。”

    一个扎马尾的女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了眼成岩,又看了看江暮平。

    “妈。”

    姨妈转过头。

    “哪个是成岩哥哥啊?”

    这女生是赵靖的妹妹,她比赵靖小了一轮,生下来就没见过成岩。当年老太太一心想要个女儿,奈何多年未孕,四十多才生下的小女儿。

    “不戴眼镜的这个。”姨妈跟成岩介绍道,“这是你表妹,赵清语。”

    赵清语扶了扶眼镜,轻声道:“成哥好。”

    成岩微微笑了下:“你好。”

    姨妈又对赵清语说:“这是你表哥的老公,叫江暮平,是大学教授,要叫江老师。”

    江暮平眉梢一挑,成岩太阳穴一跳。

    老太太叭叭说了一通,也没感觉到不对劲,倒是赵清语,听到“老公”两个字悄悄红了耳朵,低声道:“妈,你说什么呢……”

    “干嘛了?”老太太扭头看她。

    “没什么。”赵清语摇摇头。

    赵靖催促:“哎哟,赶紧进屋吧,外面冷死了,都杵在这干嘛啊。”

    成岩和江暮平跟着赵靖进了屋,赵清语挽住她母亲的胳膊,小声说:“妈,您刚才说的也太直接了,什么‘老公’‘老公’的啊,人家都说‘先生’,或者‘爱人’。”

    老太太拍了一下她的手,“我这不是说顺嘴了吗,没多想,再说你当我是你啊,一肚子墨水,还‘先生’‘爱人’的,你可饶了我,我说不习惯。”

    姨妈让赵清语带成岩和江暮平去他们的房间。

    赵清语走在他们前面,说:“客房可能会有点小,不过床还是蛮大的,我妈都给你们收拾好了。”

    “房间够住吗?”成岩问道,“如果不够,我们可以住酒店的。”

    “够,家里房间多着呢,我哥他不住这,他跟嫂子自己有房子,家里就我跟我妈住。”

    “我们住一间房?”

    “对呀,怎么了?”赵清语不明就里,“你们不住一间吗?”

    成岩说:“住。”

    赵清语从来没见过成岩,也不知道母亲常常提起的那个外甥竟然长得这么帅,当然,她也没想到她表哥的先生颜值也这么高。

    赵清语的性格不像她的母亲,安安静静的。小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喜欢帅哥,但是性格有些害羞,想多看几眼又不敢太明目张胆,成岩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也总是脸红。

    “你现在几年级了?”成岩问赵清语。

    “高三。”

    “这么小。”

    “我妈生我的时候岁数已经不小了。”赵清语抿了抿唇,“所以我也从来没见过你。”

    “我不怎么回来。”

    “嗯我知道。”赵清语打开房门,按下墙上的灯,“屋里已经收拾干净了。”

    成岩看着里面一愣,整个人懵住。

    屋里是一张双人床,床上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花瓣摆成了爱心的形状,床头柜上也摆着花,昏黄的灯光笼罩着床,一眼看过去,仿佛来到情趣酒店。

    “这……”成岩看了眼赵清语。

    赵清语无奈地笑了笑:“我妈准备的。”

    江暮平不由得笑了一声。

    “我劝过她,她不听,非得摆,她说你没办婚礼,肯定也没走过这个流程,所以……我妈就这口味,成哥你理解一下吧。”赵清语也觉得有些尴尬,想尽快逃离现场,“我先下去了,一会下来吃晚饭啊。”

    “好。”

    “这也太夸张了。”成岩看着满床的花瓣,“我还以为进了情趣酒店。”

    “你去过情趣酒店?”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成岩弯腰捏了一片玫瑰花瓣,放到鼻间闻了闻,“老太太真能折腾。”

    江暮平避开床上的玫瑰花瓣,在空着的地方坐了下来,问:“你不喜欢吗?”

    成岩抬头看向他,笑道:“你喜欢啊?”

    “还可以。”江暮平将眼镜摘下,从包里拿出眼镜布,慢慢地擦拭,“不是挺有情调的么。”

    虽然有些粗糙。

    “下次我们可以去真的情趣酒店。”成岩忽然说。

    江暮平抬起眼睛看着他,眼镜捏在手里。

    虽然江暮平没戴眼镜视线模糊,成岩还是下意识看向别的地方,“我没去过,想开开眼。”

    江暮平戴上眼镜,走到他身边,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好。”

    “你最近总是亲我。”成岩微微仰头,注视着他。

    “喜欢才亲。”

    “那再亲一口。”

    “哪里?”

    “亲个没亲过的地方。”

    江暮平双手轻轻捧住成岩的脸侧,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